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面对这样一个勇敢的女孩   

2013-09-28 14:18:00|  分类: 马拉拉,责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应该是成年人做的事情,她原本只需要好好读书,快快乐乐上学就可以了,她原本是不需要有现在如此大的承担的。  很多人总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等着下一代去改变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总想问:为何不从自己开始,为何总要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如果我们足够负责,我们不是应该给下一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的吗?至少,应该让马拉拉们,可以不需要为上学的问题而担心,更不会被极端分子当成需要消灭的目标?  而现在,看到太多的成年人,一方面轻巧地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为自己的不负责寻找借口,一方面挥霍着属于下一代的资源,而且面不改色。不知道听到马拉拉们的声音,会反省,会改变吗?

华商报专栏本应该是成年人做的事情,她原本只需要好好读书,快快乐乐上学就可以了,她原本是不需要有现在如此大的承担的。  很多人总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等着下一代去改变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总想问:为何不从自己开始,为何总要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如果我们足够负责,我们不是应该给下一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的吗?至少,应该让马拉拉们,可以不需要为上学的问题而担心,更不会被极端分子当成需要消灭的目标?  而现在,看到太多的成年人,一方面轻巧地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为自己的不负责寻找借口,一方面挥霍着属于下一代的资源,而且面不改色。不知道听到马拉拉们的声音,会反省,会改变吗?
---------------------

 知道马拉拉,是之前她遭到了塔利班分子的枪击,原因是她透过自己的网志,鼓励巴基斯坦的女孩们接受教育。

 

本应该是成年人做的事情,她原本只需要好好读书,快快乐乐上学就可以了,她原本是不需要有现在如此大的承担的。  很多人总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等着下一代去改变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总想问:为何不从自己开始,为何总要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如果我们足够负责,我们不是应该给下一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的吗?至少,应该让马拉拉们,可以不需要为上学的问题而担心,更不会被极端分子当成需要消灭的目标?  而现在,看到太多的成年人,一方面轻巧地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为自己的不负责寻找借口,一方面挥霍着属于下一代的资源,而且面不改色。不知道听到马拉拉们的声音,会反省,会改变吗?

 这个在我们看来再平常不过的要求,原来在塔利班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于是他们选择了一种方法来阻止这种理念的传播:从肉体上消灭传播者。

 

 塔利班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看到,无法从精神上摧垮马拉拉。可以想象,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在国际社会对这个女孩给予关注前,她就是当地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说她和别的女孩有怎样的不同:她不仅仅自己去上学,还关心那些没有机会上学的女孩子们,并且把这种关心大声说了出来。而在一个女孩接受教育,在很多人还无法接受的地方,这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是在挑战当地的习俗和传统观念。

 

 这是社会发展必经的过程,只不过有些地方走得快,有些地方走得慢而已。就好像在美国,1920年,女性才有了投票的权利,在香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立法实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在中国内地,到现在,社会才开始讨论关于家庭暴力是否应该立法的问题。

 

华商报专栏 ---------------------  知道马拉拉,是之前她遭到了塔利班分子的枪击,原因是她透过自己的网志,鼓励巴基斯坦的女孩们接受教育。 这个在我们看来再平常不过的要求,原来在塔利班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于是他们选择了一种方法来阻止这种理念的传播:从肉体上消灭传播者。  塔利班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看到,无法从精神上摧垮马拉拉。可以想象,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在国际社会对这个女孩给予关注前,她就是当地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说她和别的女孩有怎样的不同:她不仅仅自己去上学,还关心那些没有机会上学的女孩子们,并且把这种关心大声说了出来。而在一个女孩接受教育,在很多人还无法接受的地方,这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是在挑战当地的习俗和传统观念。  这是社会发展必经的过程,只不过有些地方走得快,有些地方走得慢而已。就好像在美国,1920年,女性才有了投票的权利,在香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立法实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在中国内地,到现在,社会才开始讨论关于家庭暴力是否应该立法的问题。  要用开枪的方式让一个女孩子闭嘴,这当然是懦弱,也是残暴和专制的行为,因为无法从精神上摧毁对方

 要用开枪的方式让一个女孩子闭嘴,这当然是懦弱,也是残暴和专制的行为,因为无法从精神上摧毁对方。使用这样的方式的人很多,就好像不久前在肯尼亚商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这些人试图用暴力迫使别人认同自己的信仰,用暴力消灭他们眼中的异教徒。这样的事情,在宗教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太多次,即便人类发展到今天,同样的思维,依然存在于很多人的脑中。

 

 他们拒绝接受改变,也不允许别人改变。

本应该是成年人做的事情,她原本只需要好好读书,快快乐乐上学就可以了,她原本是不需要有现在如此大的承担的。  很多人总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等着下一代去改变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总想问:为何不从自己开始,为何总要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如果我们足够负责,我们不是应该给下一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的吗?至少,应该让马拉拉们,可以不需要为上学的问题而担心,更不会被极端分子当成需要消灭的目标?  而现在,看到太多的成年人,一方面轻巧地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为自己的不负责寻找借口,一方面挥霍着属于下一代的资源,而且面不改色。不知道听到马拉拉们的声音,会反省,会改变吗?

 

 因为及时的治疗,想要让马拉拉无法开口的人达不到他的目的。因为枪手的暴力,让关注她的人遍布了全世界。因为马拉拉的勇敢,她继续为贫困地区的女孩子们发声,她的声音已经不仅仅在网络上,在巴基斯坦的女孩子当中传播。她站在联合国的讲台上,对着台下的美国听众说:“即便是在美国,大家还在等待第一个女总统。”

 

华商报专栏 ---------------------  知道马拉拉,是之前她遭到了塔利班分子的枪击,原因是她透过自己的网志,鼓励巴基斯坦的女孩们接受教育。 这个在我们看来再平常不过的要求,原来在塔利班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于是他们选择了一种方法来阻止这种理念的传播:从肉体上消灭传播者。  塔利班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看到,无法从精神上摧垮马拉拉。可以想象,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在国际社会对这个女孩给予关注前,她就是当地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说她和别的女孩有怎样的不同:她不仅仅自己去上学,还关心那些没有机会上学的女孩子们,并且把这种关心大声说了出来。而在一个女孩接受教育,在很多人还无法接受的地方,这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是在挑战当地的习俗和传统观念。  这是社会发展必经的过程,只不过有些地方走得快,有些地方走得慢而已。就好像在美国,1920年,女性才有了投票的权利,在香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立法实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在中国内地,到现在,社会才开始讨论关于家庭暴力是否应该立法的问题。  要用开枪的方式让一个女孩子闭嘴,这当然是懦弱,也是残暴和专制的行为,因为无法从精神上摧毁对方

 很多时候,孩子们反而是如此的大无畏,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机会接触到世界的险恶,用大人们的话来说:无知者无畏。但是面对这样的女孩,大人们是不是应该觉得惭愧?因为她所争取的权利,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本来就是成年人主导的这个世界,应该给予保障的。但是事实上,正是一些成年人,把这个权利从无数个女孩子手上剥夺了。

 

 当马拉拉现在得到如此多的赞扬和表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成年人的世界,给予这个孩子的补偿,因为她在做着原本应该是成年人做的事情,她原本只需要好好读书,快快乐乐上学就可以了,她原本是不需要有现在如此大的承担的。

。使用这样的方式的人很多,就好像不久前在肯尼亚商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这些人试图用暴力迫使别人认同自己的信仰,用暴力消灭他们眼中的异教徒。这样的事情,在宗教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太多次,即便人类发展到今天,同样的思维,依然存在于很多人的脑中。  他们拒绝接受改变,也不允许别人改变。  因为及时的治疗,想要让马拉拉无法开口的人达不到他的目的。因为枪手的暴力,让关注她的人遍布了全世界。因为马拉拉的勇敢,她继续为贫困地区的女孩子们发声,她的声音已经不仅仅在网络上,在巴基斯坦的女孩子当中传播。她站在联合国的讲台上,对着台下的美国听众说:“即便是在美国,大家还在等待第一个女总统。”  很多时候,孩子们反而是如此的大无畏,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机会接触到世界的险恶,用大人们的话来说:无知者无畏。但是面对这样的女孩,大人们是不是应该觉得惭愧?因为她所争取的权利,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本来就是成年人主导的这个世界,应该给予保障的。但是事实上,正是一些成年人,把这个权利从无数个女孩子手上剥夺了。  当马拉拉现在得到如此多的赞扬和表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成年人的世界,给予这个孩子的补偿,因为她在做着原

 

 很多人总是说,这个世界,只有等着下一代去改变了。听到这样的话,我总想问:为何不从自己开始,为何总要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如果我们足够负责,我们不是应该给下一代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的吗?至少,应该让马拉拉们,可以不需要为上学的问题而担心,更不会被极端分子当成需要消灭的目标?

 

。使用这样的方式的人很多,就好像不久前在肯尼亚商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这些人试图用暴力迫使别人认同自己的信仰,用暴力消灭他们眼中的异教徒。这样的事情,在宗教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太多次,即便人类发展到今天,同样的思维,依然存在于很多人的脑中。  他们拒绝接受改变,也不允许别人改变。  因为及时的治疗,想要让马拉拉无法开口的人达不到他的目的。因为枪手的暴力,让关注她的人遍布了全世界。因为马拉拉的勇敢,她继续为贫困地区的女孩子们发声,她的声音已经不仅仅在网络上,在巴基斯坦的女孩子当中传播。她站在联合国的讲台上,对着台下的美国听众说:“即便是在美国,大家还在等待第一个女总统。”  很多时候,孩子们反而是如此的大无畏,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机会接触到世界的险恶,用大人们的话来说:无知者无畏。但是面对这样的女孩,大人们是不是应该觉得惭愧?因为她所争取的权利,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本来就是成年人主导的这个世界,应该给予保障的。但是事实上,正是一些成年人,把这个权利从无数个女孩子手上剥夺了。  当马拉拉现在得到如此多的赞扬和表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成年人的世界,给予这个孩子的补偿,因为她在做着原

 而现在,看到太多的成年人,一方面轻巧地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为自己的不负责寻找借口,一方面挥霍着属于下一代的资源,而且面不改色。不知道听到马拉拉们的声音,会反省,会改变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35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