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为何觉得行贿可以原谅?   

2013-04-05 14:49:00|  分类: 贪污,行贿,受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起自己的女儿读书的学校,校长被调走接受反贪局的调查了。原因是有人怀疑,这位校长和一家旅行社有利益关联,每次学生外游,收费都要比其他旅行社高,而且一直找这家公司。朋友估计,举报的应该是学生家长,他虽然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合理,但是只是让女儿退出学校的活动而已,并没有想到要去举报。而现在,回头再想,其实举报的好处,能够把可能的贪污罪行曝光,而曝光的结果,就是未来可以警醒其他人,不敢去这样做,而且,

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环境里面。

 

我一直记得香港的一名立法会议员讲的一句话:在香港,我为何要请官员吃饭?是的,商家请客吃饭,联络感情,说到底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这个利益远远大于他们的付出,因为官员手中有权。但是如果有一天,好像香港的官员那样,没有办法直接透过批示,给某个人好处的话,还有请客吃法送礼的必要吗?

起自己的女儿读书的学校,校长被调走接受反贪局的调查了。原因是有人怀疑,这位校长和一家旅行社有利益关联,每次学生外游,收费都要比其他旅行社高,而且一直找这家公司。朋友估计,举报的应该是学生家长,他虽然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合理,但是只是让女儿退出学校的活动而已,并没有想到要去举报。而现在,回头再想,其实举报的好处,能够把可能的贪污罪行曝光,而曝光的结果,就是未来可以警醒其他人,不敢去这样做,而且, 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环境里面。 我一直记得香港的一名立法会议员讲的一句话:在香港,我为何要请官员吃饭?是的,商家请客吃饭,联络感情,说到底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这个利益远远大于他们的付出,因为官员手中有权。但是如果有一天,好像香港的官员那样,没有办法直接透过批示,给某个人好处的话,还有请客吃法送礼的必要吗? 所以,除了让社会具备共识:行贿受贿是犯罪,更重要是制度设计,制约权力。

 

所以,除了让社会具备共识:行贿受贿是犯罪,更重要是制度设计,制约权力。

  评论这张
 
阅读(26339)| 评论(1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