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为了它们,他们的努力  

2012-05-02 09: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专栏

了规定。不如,大家都留点余地。 就在之前一天,另外几名志愿者,在搞同样的宣传活动的时候,有民众报警,指他们搞反动活动,于是他们被请到了派出所,在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们很快离开了,也因为这样,他们觉得,这次,也只不过是例行的询问。但是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那就是,这样的活动,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因为,三个星期过去了,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可以和那个政府部门或者官员对话?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他们开始怀疑这样的行动的意义。但是他们同时又知道,如果不做点什麽,那就意味着很快,被视为家人的狗,要和自己分开,虽然即便做了,也无法阻止这样的结果的到来,但是他们清楚,如果不做,那就没有一点希望来改变分离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连想都不敢去想。 他们尝试找媒体,但是就在这两天,发现来采访过他们的本地媒体人,正在承受压力和后果,这让他们感到很过意不去,可是,政府,还有媒体都走不通,难道真的要去拿着牌子站到政府大楼门口吗? 这又是他们所不愿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既然自己希望看到结果,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结果,更需要把握好分寸:不对立,温和,理性。每当网络上出现谣言,特别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比如那些屠狗和强行带走狗的照片,他们第一时间出来澄清事实,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不能用谎言去争取关注和同情,既然觉得自己有道理,那就慢慢讲道理。 打开当地报纸,我让这些志愿者们仔细看前些天,当地的公安部门的澄清,在被问到,温顺大型犬是否能够解禁,当局的回答非常有意思:“在条例实施后,经过长期规范的综合治理,取缔不文明养犬行为等手段的实施,在养犬市民普遍提高素质,能够依法文明养犬后,哈市立法机构将可能会同各有关部门,在听取多方意见后,适时修改禁养犬范围。” “也就是说,未来会有一天。”至于会是哪一天,已经不重要,因为当宽限期结束,这些狗就要和主人分离,当政府说可以的时候,这些狗里面的很多,回不来了,狗主人的伤痛,也已经承受了。 而

-------------------------------

 

在哈尔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几位志愿者神色凝重,因为三个和他们一起在道外清真寺门口搞宣传活动的志愿者被警察带走问话,而这三个人里面,另外两个,他们也不认识。

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事实上,坐在我眼前的这几个志愿者,三个多星期前,虽然生活在一个城市,但是生活没有任何交集,直到有一天,早上醒来,从广播电视还有报纸知道,四月一日开始,哈尔滨养犬条例开始实施,根据规定,49种犬类,以及其他外形超过规定的狗只,不能在家中饲养,每户只能养一只狗,宽限期到十月底。于是,他们透过网络上不同的qq群,决定走上街头,在街头相遇相识。

 

了规定。不如,大家都留点余地。 就在之前一天,另外几名志愿者,在搞同样的宣传活动的时候,有民众报警,指他们搞反动活动,于是他们被请到了派出所,在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们很快离开了,也因为这样,他们觉得,这次,也只不过是例行的询问。但是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那就是,这样的活动,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因为,三个星期过去了,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可以和那个政府部门或者官员对话?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他们开始怀疑这样的行动的意义。但是他们同时又知道,如果不做点什麽,那就意味着很快,被视为家人的狗,要和自己分开,虽然即便做了,也无法阻止这样的结果的到来,但是他们清楚,如果不做,那就没有一点希望来改变分离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连想都不敢去想。 他们尝试找媒体,但是就在这两天,发现来采访过他们的本地媒体人,正在承受压力和后果,这让他们感到很过意不去,可是,政府,还有媒体都走不通,难道真的要去拿着牌子站到政府大楼门口吗? 这又是他们所不愿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既然自己希望看到结果,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结果,更需要把握好分寸:不对立,温和,理性。每当网络上出现谣言,特别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比如那些屠狗和强行带走狗的照片,他们第一时间出来澄清事实,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不能用谎言去争取关注和同情,既然觉得自己有道理,那就慢慢讲道理。 打开当地报纸,我让这些志愿者们仔细看前些天,当地的公安部门的澄清,在被问到,温顺大型犬是否能够解禁,当局的回答非常有意思:“在条例实施后,经过长期规范的综合治理,取缔不文明养犬行为等手段的实施,在养犬市民普遍提高素质,能够依法文明养犬后,哈市立法机构将可能会同各有关部门,在听取多方意见后,适时修改禁养犬范围。” “也就是说,未来会有一天。”至于会是哪一天,已经不重要,因为当宽限期结束,这些狗就要和主人分离,当政府说可以的时候,这些狗里面的很多,回不来了,狗主人的伤痛,也已经承受了。 而

就在二个多小时前,我和我的同事,在广场拍摄他们每天都进行的街头宣传活动,他们已经坚持了三个星期了,为了表示对政府的善意和正面,他们宣传的口号,传单,甚至横幅,都写着:“文明养犬.” 他们开玩笑说,政府应该感谢他们做的这些事情,管理养犬,不就是要提升狗主人的素质吗?他们更真实的想法是,如果狗主人们都自觉了,不被政府,或者那些不喜欢狗的市民抓到把柄,那么养狗的人,底气会更足一些,争取的声音能够更大一些,或许能争取更多人的支持,从而让政府愿意再考虑考虑,或许最终能让自己的狗,能够留下来。

 

不过,这次的活动从一开始就不太顺利,刚拿出横幅,城管就走过来,很友善的让他们收起来。再过了一会儿,警察来了,还有区政府的官员。一些志愿者带着大狗出现在广场,这是他们每次活动的内容,希望让那些不了解,甚至害怕狗的人,能够近距离接触一下。其中一只会发出类似”妈妈“叫声的哈士奇,很快成为了明星。但是很快,他们被要求把狗收起来。

 

广场上的气氛,在我看来,开始有点紧张,我和我的同事决定离开,我们也建议志愿者们不要继续他们的活动。如果仔细看过养犬条例,就可以发现,其中有一条规定,遛狗的时间,是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七点,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这些大狗出现在广场这样的公共场合,其实已经违反了规定。不如,大家都留点余地。

 

就在之前一天,另外几名志愿者,在搞同样的宣传活动的时候,有民众报警,指他们搞反动活动,于是他们被请到了派出所,在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们很快离开了,也因为这样,他们觉得,这次,也只不过是例行的询问。但是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那就是,这样的活动,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因为,三个星期过去了,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可以和那个政府部门或者官员对话?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他们开始怀疑这样的行动的意义。但是他们同时又知道,如果不做点什麽,那就意味着很快,被视为家人的狗,要和自己分开,虽然即便做了,也无法阻止这样的结果的到来,但是他们清楚,如果不做,那就没有一点希望来改变分离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连想都不敢去想。

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他们尝试找媒体,但是就在这两天,发现来采访过他们的本地媒体人,正在承受压力和后果,这让他们感到很过意不去,可是,政府,还有媒体都走不通,难道真的要去拿着牌子站到政府大楼门口吗?

 

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这又是他们所不愿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既然自己希望看到结果,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结果,更需要把握好分寸:不对立,温和,理性。每当网络上出现谣言,特别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比如那些屠狗和强行带走狗的照片,他们第一时间出来澄清事实,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不能用谎言去争取关注和同情,既然觉得自己有道理,那就慢慢讲道理。

 

打开当地报纸,我让这些志愿者们仔细看前些天,当地的公安部门的澄清,在被问到,温顺大型犬是否能够解禁,当局的回答非常有意思:“在条例实施后,经过长期规范的综合治理,取缔不文明养犬行为等手段的实施,在养犬市民普遍提高素质,能够依法文明养犬后,哈市立法机构将可能会同各有关部门,在听取多方意见后,适时修改禁养犬范围。”

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也就是说,未来会有一天。”至于会是哪一天,已经不重要,因为当宽限期结束,这些狗就要和主人分离,当政府说可以的时候,这些狗里面的很多,回不来了,狗主人的伤痛,也已经承受了。

 

而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了规定。不如,大家都留点余地。 就在之前一天,另外几名志愿者,在搞同样的宣传活动的时候,有民众报警,指他们搞反动活动,于是他们被请到了派出所,在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们很快离开了,也因为这样,他们觉得,这次,也只不过是例行的询问。但是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那就是,这样的活动,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因为,三个星期过去了,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可以和那个政府部门或者官员对话?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他们开始怀疑这样的行动的意义。但是他们同时又知道,如果不做点什麽,那就意味着很快,被视为家人的狗,要和自己分开,虽然即便做了,也无法阻止这样的结果的到来,但是他们清楚,如果不做,那就没有一点希望来改变分离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连想都不敢去想。 他们尝试找媒体,但是就在这两天,发现来采访过他们的本地媒体人,正在承受压力和后果,这让他们感到很过意不去,可是,政府,还有媒体都走不通,难道真的要去拿着牌子站到政府大楼门口吗? 这又是他们所不愿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既然自己希望看到结果,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结果,更需要把握好分寸:不对立,温和,理性。每当网络上出现谣言,特别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比如那些屠狗和强行带走狗的照片,他们第一时间出来澄清事实,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不能用谎言去争取关注和同情,既然觉得自己有道理,那就慢慢讲道理。 打开当地报纸,我让这些志愿者们仔细看前些天,当地的公安部门的澄清,在被问到,温顺大型犬是否能够解禁,当局的回答非常有意思:“在条例实施后,经过长期规范的综合治理,取缔不文明养犬行为等手段的实施,在养犬市民普遍提高素质,能够依法文明养犬后,哈市立法机构将可能会同各有关部门,在听取多方意见后,适时修改禁养犬范围。” “也就是说,未来会有一天。”至于会是哪一天,已经不重要,因为当宽限期结束,这些狗就要和主人分离,当政府说可以的时候,这些狗里面的很多,回不来了,狗主人的伤痛,也已经承受了。 而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我作为一个旁观和记录者,更担心的是,如果强行执行,当局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些狗主人,因为,狗就好象他们的家人一样。而如果最终因为做不到而不了了之,就像之前每次的运动型打狗一样,那条例,意义又在哪里? 一个这么好的让政府,社会,个体来进行互动,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来共同规范养狗管理的机会,是不是,其实,被忽略掉了呢? ------------------------------------------ 详细内容,请看本周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读大中华”,首播周五晚上1920,重播周六中午1125。 ----------------------------------------------------------------------- 后续:三位志愿者在接受完调查后回家了,之后第二天,一些志愿者去了人大信访办,也和公安局的官员见了面,但是都没有得到具体回应。街头行动暂停了,但是他们开设了微博,希望在网络上引发更多的关注。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用哈尔滨市民的身份,向省人大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其实,政治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民主的实践,就是从日常生活开始。和青岛种树一样,这也是一个例子。

  评论这张
 
阅读(58280)| 评论(2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