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白领民工  

2012-04-26 12: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专栏外滩画报专栏 --------------------- 朋友是一位银行家,每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北京上海的五星级酒店里面渡过,也因为这样,慢慢的,和酒店里面的员工熟了起来。一开始,他只是好奇,看到自己早出晚归,员工还没有换人,于是开玩笑:“看来你们的加班费可以赚不少。”对方的回答让他觉得诧异,因为这些员工,从来都没有拿过加班费。不单单没有加班费,如果错过了最晚一班班车,她们还得自己坐出租车回家,由于通常住在比较远一些房租低一些的地方,一次的出租车费,远比一天的收入要高。 朋友告诉我,这些年轻女孩,工作四年,每个月不到三千。这让我很吃惊,因为九十年代初,很多师兄师姐到外资的五星级酒店工作,包括我自己也在深圳做过一段时间,一千多块还是有的,这也是当时为何能够吸引大学毕业生去工作的原因,还挺让人羡慕。 朋友开始鼓动这些女孩,去人事部询问,为何没有加班费,得到的答复是,这家酒店采取的是综合工时制工资计算,虽然加班,但是一周也有放假,所以扯平了。 朋友毕竟是银行家,对数字相当敏感,他计算了这些员工每个月的工作时数,发现远远超过了法定工作时间,根据规定,雇主也是应该要支付报酬的。于是,他继续让这些员工向人事部争取,并且帮她们写了文字的报告,由于担心,这样争取,会被视为麻烦人物,最终只有一个女孩子站出来去了,因为长期夜班,这个女孩的小腿静脉扩张,正准备请病假。 结果,这个女孩被炒鱿鱼了,而且是在发奖金的前一天。朋友很诧异,因为在他看来,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管理方,是国际酒店管理集团,依法经营是最基本的守则,至少,在员工生病期间辞退员工,就已经不合法。于是,他帮女孩找了一个律师,让她去仲裁。 结果,女孩胜诉了。现在,这个女孩已经回到了原来的
---------------------

朋友是一位银行家,每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北京上海的五星级酒店里面渡过,也因为这样,慢慢的,和酒店里面的员工熟了起来。一开始,他只是好奇,看到自己早出晚归,员工还没有换人,于是开玩笑:“看来你们的加班费可以赚不少。”对方的回答让他觉得诧异,因为这些员工,从来都没有拿过加班费。不单单没有加班费,如果错过了最晚一班班车,她们还得自己坐出租车回家,由于通常住在比较远一些房租低一些的地方,一次的出租车费,远比一天的收入要高。

朋友告诉我,这些年轻女孩,工作四年,每个月不到三千。这让我很吃惊,因为九十年代初,很多师兄师姐到外资的五星级酒店工作,包括我自己也在深圳做过一段时间,一千多块还是有的,这也是当时为何能够吸引大学毕业生去工作的原因,还挺让人羡慕。

朋友开始鼓动这些女孩,去人事部询问,为何没有加班费,得到的答复是,这家酒店采取的是综合工时制工资计算,虽然加班,但是一周也有放假,所以扯平了。

朋友毕竟是银行家,对数字相当敏感,他计算了这些员工每个月的工作时数,发现远远超过了法定工作时间,根据规定,雇主也是应该要支付报酬的。于是,他继续让这些员工向人事部争取,并且帮她们写了文字的报告,由于担心,这样争取,会被视为麻烦人物,最终只有一个女孩子站出来去了,因为长期夜班,这个女孩的小腿静脉扩张,正准备请病假。

结果,这个女孩被炒鱿鱼了,而且是在发奖金的前一天。朋友很诧异,因为在他看来,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管理方,是国际酒店管理集团,依法经营是最基本的守则,至少,在员工生病期间辞退员工,就已经不合法。于是,他帮女孩找了一个律师,让她去仲裁。

结果,女孩胜诉了。现在,这个女孩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而这家酒店,也开始每个月公布每个员工的工作时间,在过去,是根本没有上下班时间记录的。

不过,朋友说,事情还没有完,因为他说,根据自己住酒店的经验,从员工的收入来看,相信很多酒店是采用这样的计算方法的,但是却在钻这个计算方法的空子,而员工,太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原来被损害了。关键是即便知道,也不敢争取,那个女孩子虽然赢了,却不保证别人会赢,打官司除了钱,还要拚关系,他们虽然赢得了仲裁,但是对方拒不执行,还在过了上诉期之后,找了关系成功上诉。

“我马上写投诉信给市委的官员。”这封信能够起作用,而且能够到达官员的手上,我很清楚,因为朋友本身的社会地位。如果他不动用自己的关系,只是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关注这件事情,结果未必理想。就好像他曾经去劳动执法大队,用酒店住客的身份,投诉酒店没有严格按照劳动法对待员工,执法大队去查了之后,回复他,根据酒店出示的资料,一切正常。

工作岗位,而这家酒店,也开始每个月公布每个员工的工作时间,在过去,是根本没有上下班时间记录的。 不过,朋友说,事情还没有完,因为他说,根据自己住酒店的经验,从员工的收入来看,相信很多酒店是采用这样的计算方法的,但是却在钻这个计算方法的空子,而员工,太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原来被损害了。关键是即便知道,也不敢争取,那个女孩子虽然赢了,却不保证别人会赢,打官司除了钱,还要拚关系,他们虽然赢得了仲裁,但是对方拒不执行,还在过了上诉期之后,找了关系成功上诉。 “我马上写投诉信给市委的官员。”这封信能够起作用,而且能够到达官员的手上,我很清楚,因为朋友本身的社会地位。如果他不动用自己的关系,只是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关注这件事情,结果未必理想。就好像他曾经去劳动执法大队,用酒店住客的身份,投诉酒店没有严格按照劳动法对待员工,执法大队去查了之后,回复他,根据酒店出示的资料,一切正常。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那就是要再去劳动执法大队,问问他们,为何法庭判酒店管理公司违法,他们却查不出来。”朋友的愤怒,是因为他觉得,如果平时劳动执法大队只是这样监督的话,那末太多损害员工劳动权益的事情,不会被曝光出来。 听朋友讲完,我很是诧异,出钱出力,还有到现在还有的那种对不公平的愤怒,不想我之前印象中那个银行家。“我同情那些年轻人。想想在纽约,伦敦,这些酒店管理集团会这样对待他们的员工吗?这些酒店的价格,和纽约伦敦差不多,他们已经在中国享受到了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居然还要克扣员工这点对他们来说的小钱。” 朋友认真的对我说:“我希望媒体能够关注这些人,这些白领,他们的工作好像很风光,但是他们却在被剥削。我知道你们关心农民工,其实这些白领,也是弱势群体。”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那就是要再去劳动执法大队,问问他们,为何法庭判酒店管理公司违法,他们却查不出来。”朋友的愤怒,是因为他觉得,如果平时劳动执法大队只是这样监督的话,那末太多损害员工劳动权益的事情,不会被曝光出来。

听朋友讲完,我很是诧异,出钱出力,还有到现在还有的那种对不公平的愤怒,不想我之前印象中那个银行家。“我同情那些年轻人。想想在纽约,伦敦,这些酒店管理集团会这样对待他们的员工吗?这些酒店的价格,和纽约伦敦差不多,他们已经在中国享受到了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居然还要克扣员工这点对他们来说的小钱。”

朋友认真的对我说:“我希望媒体能够关注这些人,这些白领,他们的工作好像很风光,但是他们却在被剥削。我知道你们关心农民工,其实这些白领,也是弱势群体。”

工作岗位,而这家酒店,也开始每个月公布每个员工的工作时间,在过去,是根本没有上下班时间记录的。 不过,朋友说,事情还没有完,因为他说,根据自己住酒店的经验,从员工的收入来看,相信很多酒店是采用这样的计算方法的,但是却在钻这个计算方法的空子,而员工,太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原来被损害了。关键是即便知道,也不敢争取,那个女孩子虽然赢了,却不保证别人会赢,打官司除了钱,还要拚关系,他们虽然赢得了仲裁,但是对方拒不执行,还在过了上诉期之后,找了关系成功上诉。 “我马上写投诉信给市委的官员。”这封信能够起作用,而且能够到达官员的手上,我很清楚,因为朋友本身的社会地位。如果他不动用自己的关系,只是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关注这件事情,结果未必理想。就好像他曾经去劳动执法大队,用酒店住客的身份,投诉酒店没有严格按照劳动法对待员工,执法大队去查了之后,回复他,根据酒店出示的资料,一切正常。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那就是要再去劳动执法大队,问问他们,为何法庭判酒店管理公司违法,他们却查不出来。”朋友的愤怒,是因为他觉得,如果平时劳动执法大队只是这样监督的话,那末太多损害员工劳动权益的事情,不会被曝光出来。 听朋友讲完,我很是诧异,出钱出力,还有到现在还有的那种对不公平的愤怒,不想我之前印象中那个银行家。“我同情那些年轻人。想想在纽约,伦敦,这些酒店管理集团会这样对待他们的员工吗?这些酒店的价格,和纽约伦敦差不多,他们已经在中国享受到了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居然还要克扣员工这点对他们来说的小钱。” 朋友认真的对我说:“我希望媒体能够关注这些人,这些白领,他们的工作好像很风光,但是他们却在被剥削。我知道你们关心农民工,其实这些白领,也是弱势群体。”

朋友的这个故事,对于我来说,其实不觉得吃惊,因为看看自己周围,多少白领,为了一份工作,白天黑夜的劳碌,当中有太多人的待遇,如果细究起来,一定会违法劳动法。这里面,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因为企业文化,甚至社会,会灌输这样一个概念:努力工作,不求回报,实现自我,对于企业的不付出,不单单不是看不到,而是觉得自然不过。

和朋友告别,他告诉我自己的心愿:“我希望,透过这件事情,这个行业,能够杜绝综合工时制工资计算方法不被滥用,劳动部门在审批准许企业使用的时候,能够更加慎重。如果有这样的效果,我真的很满足了。”

朋友的担心颇有道理,随手查一下网络,就可以看到又有哪家酒店被批准使用综合工时制了,也有不少人网上咨询,按照这个办法,到底自己的工资可以有多少。于是,我在这里先写下这个故事,身为媒体人,可以做的,就是让大家看到,有一个问题的存在。至于能不能有所改变,那需要,更多更大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65474)| 评论(3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