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关于活熊取胆  

2012-03-10 09: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外滩画报专栏

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

 

眼前的一只只月熊活泼可爱,很多站在那里,昂头看着上面围栏边站着的我们。它们的身体语言还有眼神,让我们觉得,它们好像是在等待人们快点喂食,而在我们的脚边,每隔几米,放着一个塑料桶,里面装满了胡萝卜,还有切开的苹果。

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这是饱受争议的归真堂,为媒体还有社会人士专门设立的开放日,在我们眼前的,都是一到三岁的小熊。他们还没有到接受无管引流的年纪。在采访的时候,一旦我用了取胆这个词,工作人员就会纠正我说,应该用引流,其实两者没有实质性的差别,都是从活熊的身上,取出了原本属于它身体一部分的胆汁,只不过后者不像前者,会让人产生太直接的想象,用传播学的理论,这属于宣传的手法之一,透过非直接描述的语言,减低公众的抵触和反感。

 

一起来参观的同行还有社会人士,忙着喂食这些小熊们,而它们的争抢,或者成功用嘴巴在空中接住食物,那憨憨的样子,不停的引起大家的笑声和夸奖声。我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看着脚边的塑料桶,不知道应该拿还是不拿,总觉得有点点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大家是带着一种要来为月熊寻求公义的心来到这里。

 

我忽然想起了电影“猩球崛起”,当主人公,那只名叫凯撒的猩猩长大,它的智商其实已经和少年没有不同,它渴望和人类平等相处,但是它的主人,再怎样爱它,也还只是把它当成动物,它必须带着颈绳外出,这在主人看来理所当然,对它而言,是一种耻辱。同样的,我在这里,依然用“它“。

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当然,这只是电影,没有人知道动物真正的感受,所谓的感受来自于人自己的判断,源自于人的道德要求。也因为这样,关于活熊取胆,才会产生这样的争论:“你不是熊,你怎末知道它不痛或者是痛。”

 

站在那里很久,最后还是从塑料桶里面捡起一块食物扔了下去,看到一只小熊抢到了它,趴在地上专心的抱着吃,我也变得高兴起来。只是,这种高兴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我再也没有兴致去看它们去等待和争夺人们仍下去的食物,我很迷茫。

 

当我拍摄完取胆过程,问完问题,准备要走的时候,那个带着口罩和眼镜,刚刚为我解释完整个过程的工作人员,忽然激动的拉着我的手:“你倒是说说,那些网站上,还有媒体刊登的照片,那张是我们归真堂的?”我知道她说的是那些,穿着铁马甲,被关在铁笼子里面的黑熊的照片,如果看过那些,再来到这里的话,只会觉得反差太大。“我们怎么会虐待它们,高质量的胆汁需要健康的熊,这是三岁小孩也懂得的道理。”

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我明白她的激动和委屈,作为这家企业的员工,看到那样多的谩骂,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难道自己在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吗?而他们还会有另外一种担心,这家公司究竟能不能维持下去,自己的这份工作,还能做多久。

 

几天之后,我来到了亚洲动物基金会在成都的黑熊救护中心,中心的墓地,埋藏着一百多头死去的黑熊,它们都是因为细菌感染,或者是癌症,所有的这些,都是因为活熊取胆。

 

基金会的创办人谢罗便臣站在墓地前,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我不明白,那些养殖场的人,为何会那样对待黑熊,他们难道不知道,不管怎样的取胆方式,都是不人道,都是会伤害熊的吗?”

外滩画报专栏 -------------------------- 眼前的一只只月熊活泼可爱,很多站在那里,昂头看着上面围栏边站着的我们。它们的身体语言还有眼神,让我们觉得,它们好像是在等待人们快点喂食,而在我们的脚边,每隔几米,放着一个塑料桶,里面装满了胡萝卜,还有切开的苹果。 这是饱受争议的归真堂,为媒体还有社会人士专门设立的开放日,在我们眼前的,都是一到三岁的小熊。他们还没有到接受无管引流的年纪。在采访的时候,一旦我用了取胆这个词,工作人员就会纠正我说,应该用引流,其实两者没有实质性的差别,都是从活熊的身上,取出了原本属于它身体一部分的胆汁,只不过后者不像前者,会让人产生太直接的想象,用传播学的理论,这属于宣传的手法之一,透过非直接描述的语言,减低公众的抵触和反感。 一起来参观的同行还有社会人士,忙着喂食这些小熊们,而它们的争抢,或者成功用嘴巴在空中接住食物,那憨憨的样子,不停的引起大家的笑声和夸奖声。我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看着脚边的塑料桶,不知道应该拿还是不拿,总觉得有点点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大家是带着一种要来为月熊寻求公义的心来到这里。 我忽然想起了电影“猩球崛起”,当主人公,那只名叫凯撒的猩猩长大,它的智商其实已经和少年没有不同,它渴望和人类平等相处,但是它的主人,再怎样爱它,也还只是把它当成动物,它必须带着颈绳外出,这在主人看来理所当然,对它而言,是一种耻辱。同样的,我在这里,依然用“它“。 当然,这只是电影,没有人知道动物真正的感受,所谓的感受来自于人自己的判断,源自于人的道德要求。也因为这样,关于活熊取胆,才会产生这样的争论:“你不是熊,你怎末知道它不痛或者是痛。” 站

 

我想起了那个激动的归真堂员工,我想她真心认为,他们已经用很人道的方式来对待黑熊了,他们同样认为,他们从事的工作,对社会有益,毕竟还是有很多人相信,熊胆可以治病救人,无可替代,这一点,就算是中医专家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同样的,中国的消费者,到现在为止,也远远谈不上达成共识。

 

救护中心的每头被救护的黑熊,都有一个名字,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让它们生活的更好,不是为了能够从它们身上获取任何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归真堂的那种困惑,因我在那里,熊只不过是人类的生财工具,无论它们生活环境比以前有怎样的提升,取胆的技术有怎样的提升,不管它痛还是不痛,它们和人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在那里很久,最后还是从塑料桶里面捡起一块食物扔了下去,看到一只小熊抢到了它,趴在地上专心的抱着吃,我也变得高兴起来。只是,这种高兴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我再也没有兴致去看它们去等待和争夺人们仍下去的食物,我很迷茫。 当我拍摄完取胆过程,问完问题,准备要走的时候,那个带着口罩和眼镜,刚刚为我解释完整个过程的工作人员,忽然激动的拉着我的手:“你倒是说说,那些网站上,还有媒体刊登的照片,那张是我们归真堂的?”我知道她说的是那些,穿着铁马甲,被关在铁笼子里面的黑熊的照片,如果看过那些,再来到这里的话,只会觉得反差太大。“我们怎么会虐待它们,高质量的胆汁需要健康的熊,这是三岁小孩也懂得的道理。” 我明白她的激动和委屈,作为这家企业的员工,看到那样多的谩骂,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难道自己在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吗?而他们还会有另外一种担心,这家公司究竟能不能维持下去,自己的这份工作,还能做多久。 几天之后,我来到了亚洲动物基金会在成都的黑熊救护中心,中心的墓地,埋藏着一百多头死去的黑熊,它们都是因为细菌感染,或者是癌症,所有的这些,都是因为活熊取胆。 基金会的创办人谢罗便臣站在墓地前,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我不明白,那些养殖场的人,为何会那样对待黑熊,他们难道不知道,不管怎样的取胆方式,都是不人道,都是会伤害熊的吗?” 我想起了那个激动的归真堂员工,我想她真心认为,他们已经用很人道的方式来对待黑熊了,他们同样认为,他们从事的工作,对社会有益,毕竟还是有很多人相信,熊胆可以治病救人,无可替代,这一点,就算是中医专家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同样的,中国的消费者,到现在为止,也远远谈不上达成共识。 救护中心的每头被

 

归真堂的负责人接受访问的时候对我说,养熊这么多年,总是会有感情,在公司创办人的眼中,这些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反问,人很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谋取利益吧?生意就是生意,打情感牌,只会显得更加虚假。

 

只是,这样的生意至少在现在是完全合法的,不管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保护人士怎样反对。同样的,至少在一部分公众看来,自己是可以从这样的生意中透过买卖得到好处的,而如果这种好处,只不过是牺牲了动物的一点权益,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不是以人为本,其它资源,不都是为我所用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987)|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