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律师和记者  

2012-01-04 11: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指控有罪,就意味着这个罪名就无法推翻了,如果真的这样,谁还会觉得安全?如果一个社会,人们不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法律无法成为人们的信仰,那么到底还可以相信什麽? 一个老刑辩律师对我说,”正是因为现在在中国,做刑辩律师很难,所以我愿意做下去。“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自己正在做的记者这个行业,因为这个句式也是最近,我经常和那些想要成为记者的年轻学生和年轻同行们分享的。 当我听到他讲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煽情,因为在我看来,律师是一个专业,讲求的是专业技能,需要考虑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从被辩护人的利益出发,不需要有带着这种赴汤蹈火的精神。而这种反应,让我很快的想到自己,其实在其他地方,作为记者的我这种表达,也会让不少同行觉得煽情,甚至不够专业,因为记者和律师一样,遵守自己的专业守则,一切只要从公众知情权出发就可以了。 只是,在中国,太多原本简单专业的职业,被赋予太多情感和责任。我希望,终有一天,这些职业只是专业而已,大家只需要各司其职。

外滩画报专栏

------------------------

 

到现在为止,我最喜欢的美剧还是“Boston Legal”,讲述的是波士顿的一间律师行的故事。

指控有罪,就意味着这个罪名就无法推翻了,如果真的这样,谁还会觉得安全?如果一个社会,人们不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法律无法成为人们的信仰,那么到底还可以相信什麽? 一个老刑辩律师对我说,”正是因为现在在中国,做刑辩律师很难,所以我愿意做下去。“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自己正在做的记者这个行业,因为这个句式也是最近,我经常和那些想要成为记者的年轻学生和年轻同行们分享的。 当我听到他讲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煽情,因为在我看来,律师是一个专业,讲求的是专业技能,需要考虑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从被辩护人的利益出发,不需要有带着这种赴汤蹈火的精神。而这种反应,让我很快的想到自己,其实在其他地方,作为记者的我这种表达,也会让不少同行觉得煽情,甚至不够专业,因为记者和律师一样,遵守自己的专业守则,一切只要从公众知情权出发就可以了。 只是,在中国,太多原本简单专业的职业,被赋予太多情感和责任。我希望,终有一天,这些职业只是专业而已,大家只需要各司其职。

 

当然不是因为剧中办公室里面色香味俱全的情感纠葛和勾心斗角,有点点因为男主角有点不羁有点文艺再加上有点哲学家的孤独,但是说到底,还是每一集,都是一个独立的案例,这些案例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对错,控辩双方每一次的结案陈述,总是会让我陷入一种思考。

 

障无辜的人,不会被冤枉,而后者,其实也无法保证犯罪的人都遭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却增加了错杀一千的可能。 很多人以为,自己只要奉公守法,警察也好,司法机关也好,律师也好,都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支持厉法以及强力执法。这些人忘记了这样一点,每个人都有可能平白无故的遭到莫须有的指控,常常是因为一个偶然:碰巧经过了一个犯罪地点,或者碰巧样貌和真正的罪犯很相似,甚至是遭到栽赃陷害。这个时候,能够站在自己这一边,为自己说话的,只有一个平衡的制度,有为自己说话的人,因为法庭就好象一个天平,法官是保证天平平衡的秤砣,起诉的控方和为自己辩护的律师挂在两边,而法律,需要给与两边同样多的权利,让天秤不要天生就是倾斜。 在中国,涉及到法庭犯罪等的作品,主角总是控方或者警察,展现他们如何打击罪犯的努力。这当然没错,如果没有维持法纪的他们,社会就无法保持安宁,但是只有一种声音和形象,对于另外一边就非常的不公平。 如果说律师,特别是大律师应该是一份值得尊敬具有社会较高地位的职业,在中国肯定不是这样。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如何,我自己透过媒体或者私下交谈所得到的刑辩律师的印象,不是拿着钱捞人,就是言行会让人质疑他们的专业水平。 采访了一些刑辩律师,说起这些,他们感叹在中国存在对于刑辩律师的污名化,导致了民众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更大的问题是,有能力的人,不愿意担任刑辩律师,而是去做风险相对小,收入却要高很多的商业律师。而自己看到的一些刑辩律师,确实和自己对律师这个职业的想象差别太大,也许真的是电视剧看的太多。 遇到一个刑辩律师的年轻助手,她在那里感叹,也是外国电影看的太多,结果自己及”误入歧途“,做了刑辩这一行。其实这让人觉得很担忧,因为如果天平两边的重量,相差是如此悬殊,那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益?甚至可以这样设想,只要被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就是不那样的黑白分明,这个时候,到底哪个角度最终占了上风,不是取决于控辩双方的口才,当然,如果不能旗鼓相当,善于表达,或者专业技能强,能够抓到对方错漏的一方总是要更容易说服那些陪审员,或者是法官,但是大多数的时候,理由总是显得一半一半,站在被告席上的人,他或者她的行为,总是有从事实层面违法的地方,但是如果加上社会以及其他的周边的原因,却又能够找到这些行为的合理性以及深藏的无奈。这个时候,判决的结果很重要,因为社会的发展,法律可以起到向前或者向后的推动效果,因为法律可以让民众看到,这个社会是不是鼓励和保护人性中善的一面。

 

还有一套我很喜欢的电视剧Law and order,在这里面,主角是警察还有司法部门,他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寻找足够的证据,避免在程序上犯错,因为一旦犯错,被辩方律师抓住了把柄,那么即便一个人真的有罪,那也无法被定罪,程序正义,是最优先的原则。但是问题是,即便遵守了程序,还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无辜的人被判有罪,因为在控方掌握的证据面前,他反驳不了,这里面的原因包括:他请不起有能力的律师,糟糕的律师无法用专业来保障当事人的权益。

 

法律到底是保护每个人的人权,还是为了打击犯罪,这里面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可能会导致真正有罪的人逍遥法外,但是却能最大程度的保障无辜的人,不会被冤枉,而后者,其实也无法保证犯罪的人都遭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却增加了错杀一千的可能。

 

很多人以为,自己只要奉公守法,警察也好,司法机关也好,律师也好,都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支持厉法以及强力执法。这些人忘记了这样一点,每个人都有可能平白无故的遭到莫须有的指控,常常是因为一个偶然:碰巧经过了一个犯罪地点,或者碰巧样貌和真正的罪犯很相似,甚至是遭到栽赃陷害。这个时候,能够站在自己这一边,为自己说话的,只有一个平衡的制度,有为自己说话的人,因为法庭就好象一个天平,法官是保证天平平衡的秤砣,起诉的控方和为自己辩护的律师挂在两边,而法律,需要给与两边同样多的权利,让天秤不要天生就是倾斜。

 

在中国,涉及到法庭犯罪等的作品,主角总是控方或者警察,展现他们如何打击罪犯的努力。这当然没错,如果没有维持法纪的他们,社会就无法保持安宁,但是只有一种声音和形象,对于另外一边就非常的不公平。

 

如果说律师,特别是大律师应该是一份值得尊敬具有社会较高地位的职业,在中国肯定不是这样。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如何,我自己透过媒体或者私下交谈所得到的刑辩律师的印象,不是拿着钱捞人,就是言行会让人质疑他们的专业水平。

 

障无辜的人,不会被冤枉,而后者,其实也无法保证犯罪的人都遭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却增加了错杀一千的可能。 很多人以为,自己只要奉公守法,警察也好,司法机关也好,律师也好,都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支持厉法以及强力执法。这些人忘记了这样一点,每个人都有可能平白无故的遭到莫须有的指控,常常是因为一个偶然:碰巧经过了一个犯罪地点,或者碰巧样貌和真正的罪犯很相似,甚至是遭到栽赃陷害。这个时候,能够站在自己这一边,为自己说话的,只有一个平衡的制度,有为自己说话的人,因为法庭就好象一个天平,法官是保证天平平衡的秤砣,起诉的控方和为自己辩护的律师挂在两边,而法律,需要给与两边同样多的权利,让天秤不要天生就是倾斜。 在中国,涉及到法庭犯罪等的作品,主角总是控方或者警察,展现他们如何打击罪犯的努力。这当然没错,如果没有维持法纪的他们,社会就无法保持安宁,但是只有一种声音和形象,对于另外一边就非常的不公平。 如果说律师,特别是大律师应该是一份值得尊敬具有社会较高地位的职业,在中国肯定不是这样。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如何,我自己透过媒体或者私下交谈所得到的刑辩律师的印象,不是拿着钱捞人,就是言行会让人质疑他们的专业水平。 采访了一些刑辩律师,说起这些,他们感叹在中国存在对于刑辩律师的污名化,导致了民众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更大的问题是,有能力的人,不愿意担任刑辩律师,而是去做风险相对小,收入却要高很多的商业律师。而自己看到的一些刑辩律师,确实和自己对律师这个职业的想象差别太大,也许真的是电视剧看的太多。 遇到一个刑辩律师的年轻助手,她在那里感叹,也是外国电影看的太多,结果自己及”误入歧途“,做了刑辩这一行。其实这让人觉得很担忧,因为如果天平两边的重量,相差是如此悬殊,那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益?甚至可以这样设想,只要被

采访了一些刑辩律师,说起这些,他们感叹在中国存在对于刑辩律师的污名化,导致了民众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更大的问题是,有能力的人,不愿意担任刑辩律师,而是去做风险相对小,收入却要高很多的商业律师。而自己看到的一些刑辩律师,确实和自己对律师这个职业的想象差别太大,也许真的是电视剧看的太多。

 

遇到一个刑辩律师的年轻助手,她在那里感叹,也是外国电影看的太多,结果自己及”误入歧途“,做了刑辩这一行。其实这让人觉得很担忧,因为如果天平两边的重量,相差是如此悬殊,那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益?甚至可以这样设想,只要被指控有罪,就意味着这个罪名就无法推翻了,如果真的这样,谁还会觉得安全?如果一个社会,人们不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法律无法成为人们的信仰,那么到底还可以相信什麽?

障无辜的人,不会被冤枉,而后者,其实也无法保证犯罪的人都遭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却增加了错杀一千的可能。 很多人以为,自己只要奉公守法,警察也好,司法机关也好,律师也好,都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支持厉法以及强力执法。这些人忘记了这样一点,每个人都有可能平白无故的遭到莫须有的指控,常常是因为一个偶然:碰巧经过了一个犯罪地点,或者碰巧样貌和真正的罪犯很相似,甚至是遭到栽赃陷害。这个时候,能够站在自己这一边,为自己说话的,只有一个平衡的制度,有为自己说话的人,因为法庭就好象一个天平,法官是保证天平平衡的秤砣,起诉的控方和为自己辩护的律师挂在两边,而法律,需要给与两边同样多的权利,让天秤不要天生就是倾斜。 在中国,涉及到法庭犯罪等的作品,主角总是控方或者警察,展现他们如何打击罪犯的努力。这当然没错,如果没有维持法纪的他们,社会就无法保持安宁,但是只有一种声音和形象,对于另外一边就非常的不公平。 如果说律师,特别是大律师应该是一份值得尊敬具有社会较高地位的职业,在中国肯定不是这样。不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如何,我自己透过媒体或者私下交谈所得到的刑辩律师的印象,不是拿着钱捞人,就是言行会让人质疑他们的专业水平。 采访了一些刑辩律师,说起这些,他们感叹在中国存在对于刑辩律师的污名化,导致了民众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更大的问题是,有能力的人,不愿意担任刑辩律师,而是去做风险相对小,收入却要高很多的商业律师。而自己看到的一些刑辩律师,确实和自己对律师这个职业的想象差别太大,也许真的是电视剧看的太多。 遇到一个刑辩律师的年轻助手,她在那里感叹,也是外国电影看的太多,结果自己及”误入歧途“,做了刑辩这一行。其实这让人觉得很担忧,因为如果天平两边的重量,相差是如此悬殊,那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益?甚至可以这样设想,只要被

 

一个老刑辩律师对我说,”正是因为现在在中国,做刑辩律师很难,所以我愿意做下去。“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自己正在做的记者这个行业,因为这个句式也是最近,我经常和那些想要成为记者的年轻学生和年轻同行们分享的。

 

当我听到他讲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煽情,因为在我看来,律师是一个专业,讲求的是专业技能,需要考虑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从被辩护人的利益出发,不需要有带着这种赴汤蹈火的精神。而这种反应,让我很快的想到自己,其实在其他地方,作为记者的我这种表达,也会让不少同行觉得煽情,甚至不够专业,因为记者和律师一样,遵守自己的专业守则,一切只要从公众知情权出发就可以了。

 

只是,在中国,太多原本简单专业的职业,被赋予太指控有罪,就意味着这个罪名就无法推翻了,如果真的这样,谁还会觉得安全?如果一个社会,人们不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法律无法成为人们的信仰,那么到底还可以相信什麽? 一个老刑辩律师对我说,”正是因为现在在中国,做刑辩律师很难,所以我愿意做下去。“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自己正在做的记者这个行业,因为这个句式也是最近,我经常和那些想要成为记者的年轻学生和年轻同行们分享的。 当我听到他讲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煽情,因为在我看来,律师是一个专业,讲求的是专业技能,需要考虑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从被辩护人的利益出发,不需要有带着这种赴汤蹈火的精神。而这种反应,让我很快的想到自己,其实在其他地方,作为记者的我这种表达,也会让不少同行觉得煽情,甚至不够专业,因为记者和律师一样,遵守自己的专业守则,一切只要从公众知情权出发就可以了。 只是,在中国,太多原本简单专业的职业,被赋予太多情感和责任。我希望,终有一天,这些职业只是专业而已,大家只需要各司其职。多情感和责任。我希望,终有一天,这些职业只是专业而已,大家只需要各司其职。

  评论这张
 
阅读(34418)| 评论(1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