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A货和民主  

2012-01-12 0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代表,甚至让学生们以为知道了他们,就好像理解了记者这个行业标准。 不过,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特别是有了互联网。只要有心和用心,就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虽然每年中国的电影院里面的外国电影依然屈指可数,但是只要有心,一样可以同步看到在北美上映的新出炉的电影。就算在正规的商店里面买不到那些国际知名歌手的唱片,并不阻碍喜爱音乐的年轻人们对于那些歌手的了解,想办法把他们的歌声,收录在自己的电脑或者ipod里面。 2011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观看哈佛耶鲁的公开课程,同样,主要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尽管没有坐在这些大学的课堂里面,但却有了机会去感受和国内的大学,完全不同的教学,更不要说,和过去相比,越来越多人走出了国门,就算里面走马观花的占了很大一部分,即便是这些人,也在游览的过程中,在提升自己对“好”的标准。 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面,对于“好”的标准,最多就是在自己视力范围所及的周边进行比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如果在可见范围内都看到太多的差别,那就会出现问题,更不要说,当信息开始流入,眼界开始变宽之后。 对生活有要求,就是一件好事情,把要求变成现实,就会有了行动。而在行动的过程中,就会对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制度,环境产生各种想法,至于当中包括的不满,是因为切实感受了各种制约,也因为看到了眼前难的种种不公。于是,有些人就会产生要求改变的想法,甚至行动。 从政治学的理论上,这种被称为维权革命,和暴力革命不同,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推翻一个政权,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一些而已。他们从自己经历的具体的事情上体会到,需要一种制度,提供社会共同认可的公平的游戏规则,有相互的制约和监督,自己能够在管治阶层,找到代言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其实这就

外滩画报专栏的代表,甚至让学生们以为知道了他们,就好像理解了记者这个行业标准。 不过,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特别是有了互联网。只要有心和用心,就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虽然每年中国的电影院里面的外国电影依然屈指可数,但是只要有心,一样可以同步看到在北美上映的新出炉的电影。就算在正规的商店里面买不到那些国际知名歌手的唱片,并不阻碍喜爱音乐的年轻人们对于那些歌手的了解,想办法把他们的歌声,收录在自己的电脑或者ipod里面。 2011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观看哈佛耶鲁的公开课程,同样,主要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尽管没有坐在这些大学的课堂里面,但却有了机会去感受和国内的大学,完全不同的教学,更不要说,和过去相比,越来越多人走出了国门,就算里面走马观花的占了很大一部分,即便是这些人,也在游览的过程中,在提升自己对“好”的标准。 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面,对于“好”的标准,最多就是在自己视力范围所及的周边进行比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如果在可见范围内都看到太多的差别,那就会出现问题,更不要说,当信息开始流入,眼界开始变宽之后。 对生活有要求,就是一件好事情,把要求变成现实,就会有了行动。而在行动的过程中,就会对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制度,环境产生各种想法,至于当中包括的不满,是因为切实感受了各种制约,也因为看到了眼前难的种种不公。于是,有些人就会产生要求改变的想法,甚至行动。 从政治学的理论上,这种被称为维权革命,和暴力革命不同,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推翻一个政权,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一些而已。他们从自己经历的具体的事情上体会到,需要一种制度,提供社会共同认可的公平的游戏规则,有相互的制约和监督,自己能够在管治阶层,找到代言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其实这就
----------------

看到华尔街日报有这样一篇报道,不少中国人热衷于在网上购买山寨名牌购物纸袋,然后提着上街。对我来说,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因为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拿着一个印着名牌标志的纸袋子走在街上,那是一件挺时髦的事情。

现在的山寨购物袋,都是PRRADA,LV这些中国消费者人群眼中的世界名牌,显然中国消费者对于奢侈品品牌的了解,依然有限。当然,这比起八十年代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那个时候,我们这些追求时尚的年轻人手里面拿着的,是印着皮尔卡丹的纸袋,西装袖子上的商标不舍得剪掉,太阳镜上贴着“made in china”,因为是英文,而不舍得拿下。而那些当时先富起来的人们,穿戴的是来自香港的所谓世界名牌金利来。电视台开始播放的那些奢侈品广告,是意大利的sacchi,被广告洗脑之后,认定送礼佳品是雀巢咖啡。麦当劳肯德基刚刚开出第一家店的时候,大家把那里当成宴请贵宾的高档场所,那个时候,很多国外的留学生都有这样的经历,被热情好客的中国同学,请到这两家快餐店,显示隆重。

对于外部的知识,那个时候,以为琼瑶就是爱情小说的代表,邓丽君代表了流行歌曲乐坛,大学里面学习西方哲学史,不知道密尔,罗素,罗尔斯。还好对于古代的西方哲学家们倒是有了入门的了解,就好像一直能够读到世界经典名著,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但是经典传世的东西,因为有普世价值的东西在那里,可以开启心智,也算是一种启蒙。只是接触这些学术理论,都是二手转述,很少有机会,也没有在大学里面学会一个学习的习惯,就是阅读原著,依靠自己的理解,而不是理解别人的解读来进行思考。

这种学习的方法,显然直到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改变,所以在新闻系里面,不少老师们总还是拿着法拉奇还有卡帕当成记者这个群体的代表,甚至让学生们以为知道了他们,就好像理解了记者这个行业标准。

不过,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特别是有了互联网。只要有心和用心,就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虽然每年中国的电影院里面的外国电影依然屈指可数,但是只要有心,一样可以同步看到在北美上映的新出炉的电影。就算在正规的商店里面买不到那些国际知名歌手的唱片,并不阻碍喜爱音乐的年轻人们对于那些歌手的了解,想办法把他们的歌声,收录在自己的电脑或者ipod里面。

是为何,任何一个社会,不管怎样的阶段,都需要民主。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所有人,甚至是大多数人是不愿意遵守规则的,想用快捷低廉的方式享受好处,或者搭个便车。就好像那些在网上购买山寨购物袋的人们。 这些人里面,有的知道名牌的好处,但是不想付出太多,有的只是跟风,要的只是一种表面形式,并不在乎名牌之所以成为名牌的原因。但是至少,这些人都认同一点,这些名牌可以显示自己的品味或者是一种社会地位,他们承认名牌的好处。同样的,就算一开始的民主,质量不高,但是至少大家有了一个相同的看法,那就是民主是一个好东西。 只要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会有寻求优质民主的可能。八十年代,我拿着山寨的纸袋,十年前,我也用过可以以假乱真的A货手袋,而现在的自己,则是清晰知道,如何过一种有品质的生活,不再是对名牌的盲目追求。对于民主的理解,也同样走过这样一个过程。 我看到自己在成长,所以我相信,其他人也在成长,社会也在成长,需要的,是开始拥有。

2011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观看哈佛耶鲁的公开课程,同样,主要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尽管没有坐在这些大学的课堂里面,但却有了机会去感受和国内的大学,完全不同的教学,更不要说,和过去相比,越来越多人走出了国门,就算里面走马观花的占了很大一部分,即便是这些人,也在游览的过程中,在提升自己对“好”的标准。

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面,对于“好”的标准,最多就是在自己视力范围所及的周边进行比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如果在可见范围内都看到太多的差别,那就会出现问题,更不要说,当信息开始流入,眼界开始变宽之后。

对生活有要求,就是一件好事情,把要求变成现实,就会有了行动。而在行动的过程中,就会对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制度,环境产生各种想法,至于当中包括的不满,是因为切实感受了各种制约,也因为看到了眼前难的种种不公。于是,有些人就会产生要求改变的想法,甚至行动。

是为何,任何一个社会,不管怎样的阶段,都需要民主。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所有人,甚至是大多数人是不愿意遵守规则的,想用快捷低廉的方式享受好处,或者搭个便车。就好像那些在网上购买山寨购物袋的人们。 这些人里面,有的知道名牌的好处,但是不想付出太多,有的只是跟风,要的只是一种表面形式,并不在乎名牌之所以成为名牌的原因。但是至少,这些人都认同一点,这些名牌可以显示自己的品味或者是一种社会地位,他们承认名牌的好处。同样的,就算一开始的民主,质量不高,但是至少大家有了一个相同的看法,那就是民主是一个好东西。 只要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会有寻求优质民主的可能。八十年代,我拿着山寨的纸袋,十年前,我也用过可以以假乱真的A货手袋,而现在的自己,则是清晰知道,如何过一种有品质的生活,不再是对名牌的盲目追求。对于民主的理解,也同样走过这样一个过程。 我看到自己在成长,所以我相信,其他人也在成长,社会也在成长,需要的,是开始拥有。

从政治学的理论上,这种被称为维权革命,和暴力革命不同,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推翻一个政权,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一些而已。他们从自己经历的具体的事情上体会到,需要一种制度,提供社会共同认可的公平的游戏规则,有相互的制约和监督,自己能够在管治阶层,找到代言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其实这就是为何,任何一个社会,不管怎样的阶段,都需要民主。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所有人,甚至是大多数人是不愿意遵守规则的,想用快捷低廉的方式享受好处,或者搭个便车。就好像那些在网上购买山寨购物袋的人们。

这些人里面,有的知道名牌的好处,但是不想付出太多,有的只是跟风,要的只是一种表面形式,并不在乎名牌之所以成为名牌的原因。但是至少,这些人都认同一点,这些名牌可以显示自己的品味或者是一种社会地位,他们承认名牌的好处。同样的,就算一开始的民主,质量不高,但是至少大家有了一个相同的看法,那就是民主是一个好东西。

的代表,甚至让学生们以为知道了他们,就好像理解了记者这个行业标准。 不过,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特别是有了互联网。只要有心和用心,就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虽然每年中国的电影院里面的外国电影依然屈指可数,但是只要有心,一样可以同步看到在北美上映的新出炉的电影。就算在正规的商店里面买不到那些国际知名歌手的唱片,并不阻碍喜爱音乐的年轻人们对于那些歌手的了解,想办法把他们的歌声,收录在自己的电脑或者ipod里面。 2011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观看哈佛耶鲁的公开课程,同样,主要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尽管没有坐在这些大学的课堂里面,但却有了机会去感受和国内的大学,完全不同的教学,更不要说,和过去相比,越来越多人走出了国门,就算里面走马观花的占了很大一部分,即便是这些人,也在游览的过程中,在提升自己对“好”的标准。 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面,对于“好”的标准,最多就是在自己视力范围所及的周边进行比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如果在可见范围内都看到太多的差别,那就会出现问题,更不要说,当信息开始流入,眼界开始变宽之后。 对生活有要求,就是一件好事情,把要求变成现实,就会有了行动。而在行动的过程中,就会对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制度,环境产生各种想法,至于当中包括的不满,是因为切实感受了各种制约,也因为看到了眼前难的种种不公。于是,有些人就会产生要求改变的想法,甚至行动。 从政治学的理论上,这种被称为维权革命,和暴力革命不同,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推翻一个政权,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一些而已。他们从自己经历的具体的事情上体会到,需要一种制度,提供社会共同认可的公平的游戏规则,有相互的制约和监督,自己能够在管治阶层,找到代言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其实这就

只要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会有寻求优质民主的可能。八十年代,我拿着山寨的纸袋,十年前,我也用过可以以假乱真的A货手袋,而现在的自己,则是清晰知道,如何过一种有品质的生活,不再是对名牌的盲目追求。对于民主的理解,也同样走过这样一个过程。

我看到自己在成长,所以我相信,其他人也在成长,社会也在成长,需要的,是开始拥有。

  评论这张
 
阅读(73011)| 评论(2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