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传统媒体和街头年轻人  

2011-10-20 08: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者一样,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提倡一种新的价值,这种价值,不再是资本说了算。 想起在哈佛的时候选修的一门课程:左翼,如何才是更好的选择,老师是著名的左派昂格尔。他说,其实环顾世界,美国目前的制度算是最不坏的,但是他希望这门课能够让大家寻求更好。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不是要革命,而是要寻求更好,就好像其他地方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渴望一种更加公平的规则和现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就好像当年工业革命之后赤裸裸的剥削,不也是在民众的抗议声中,终于出现了调整,让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一个在华尔街工作了十多年的朋友说,确实要反省,凭什末拿个MBA,啥也不懂,就可以拿十万美金的年薪,大家不觉得,这是问题吗?

外滩画报专栏

---------------------

当“occupy wall street”的口号刚刚在社交网站上传播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在意,一个每天都有无数游行示威在不同地方出现的国家,这样的口号,确实有点点与众不同,但是因为人数不多,所以还没有到吸引我每天花费一定时间去关注的地步,毕竟,那是美国的事情,从新闻角度来说,有点太本土化,就好像每次美国大选,那些美国人关心的议题,对于美国之外的人来说,很有距离感。

 

者一样,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提倡一种新的价值,这种价值,不再是资本说了算。 想起在哈佛的时候选修的一门课程:左翼,如何才是更好的选择,老师是著名的左派昂格尔。他说,其实环顾世界,美国目前的制度算是最不坏的,但是他希望这门课能够让大家寻求更好。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不是要革命,而是要寻求更好,就好像其他地方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渴望一种更加公平的规则和现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就好像当年工业革命之后赤裸裸的剥削,不也是在民众的抗议声中,终于出现了调整,让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一个在华尔街工作了十多年的朋友说,确实要反省,凭什末拿个MBA,啥也不懂,就可以拿十万美金的年薪,大家不觉得,这是问题吗?

当看到中国媒体如此关注这个发生在美国的运动的时候,一开始觉得有些无法理解,因为如果说要批评美国媒体的刻意淡化的话,单纯从新闻的专业技术层面来说,我觉得用不够敏感可能更加恰当一些。这样的情形其实不单单发生在美国媒体身上,看看香港,前两年香港一些年轻人的社运行动,比如苦行反高铁,也没有太多传统媒体关注。

 

这里面是一个新闻判断的问题,对于市场化媒体来说,需要的是那些有冲突性,或者是能够寻求到背后明确诉求的行动。但是不管是这些要占领华尔街的美国人,他们当中一开始的时候,绝大部分是年轻人,还是香港那些要挑战官商勾结,地产霸权的年轻人,因为没有明确的组织,甚至那些诉求对于媒体来说,过于的宏观模糊,对于习惯了用街头运动的组织性来进行思维的媒体主管们来说,这样的新闻,实在是有些不着边际。

者一样,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提倡一种新的价值,这种价值,不再是资本说了算。 想起在哈佛的时候选修的一门课程:左翼,如何才是更好的选择,老师是著名的左派昂格尔。他说,其实环顾世界,美国目前的制度算是最不坏的,但是他希望这门课能够让大家寻求更好。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不是要革命,而是要寻求更好,就好像其他地方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渴望一种更加公平的规则和现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就好像当年工业革命之后赤裸裸的剥削,不也是在民众的抗议声中,终于出现了调整,让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一个在华尔街工作了十多年的朋友说,确实要反省,凭什末拿个MBA,啥也不懂,就可以拿十万美金的年薪,大家不觉得,这是问题吗?

 

但是我们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有决策权的媒体主管,和年轻前线记者之间,对于这样的运动会有不同的判断,纽约时报的记者,本身就是走上布鲁克林桥的示威者里面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被警方拘捕的一部分,香港的不少年轻记者,本身也是这些社会运动的积极参与者,而媒体主管,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绝对不是亲建制或者亲资本的,甚至有很多本身就是相当自由派左翼,但是在面对这个新型的社会运动方式的时候,他们丧失了判断力,在我看来,他们有点点过时,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于网络社交媒体带来的变化,没有当真过。

 

样的新闻,实在是有些不着边际。 但是我们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有决策权的媒体主管,和年轻前线记者之间,对于这样的运动会有不同的判断,纽约时报的记者,本身就是走上布鲁克林桥的示威者里面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被警方拘捕的一部分,香港的不少年轻记者,本身也是这些社会运动的积极参与者,而媒体主管,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绝对不是亲建制或者亲资本的,甚至有很多本身就是相当自由派左翼,但是在面对这个新型的社会运动方式的时候,他们丧失了判断力,在我看来,他们有点点过时,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于网络社交媒体带来的变化,没有当真过。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马德里广场,当西班牙的年轻人开始占领广场之后,直到一个星期,西班牙的投票日,国际媒体才开始关注到这些年轻人,之前如果说面对全球的媒体的话,只有一家受众不多的欧盟名下的电视台。国际媒体关注,也是因为相信,这些年轻人,会成为改变西班牙政局的力量,影响投票结果,但是听听那些在广场上的年轻人自己的声音,他们不想支持任何一个政党,在他们眼中,没有一个政党和政客值得信任。 同样的,对于占领华尔街的美国民众以及他们的支持者来说,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值得信任,他们需要寻求的是一种改变,一种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的改变。就好像香港的那些年轻的社运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马德里广场,当西班牙的年轻人开始占领广场之后,直到一个星期,西班牙的投票日,国际媒体才开始关注到这些年轻人,之前如果说面对全球的媒体的话,只有一家受众不多的欧盟名下的电视台。国际媒体关注,也是因为相信,这些年轻人,会成为改变西班牙政局的力量,影响投票结果,但是听听那些在广场上的年轻人自己的声音,他们不想支持任何一个政党,在他们眼中,没有一个政党和政客值得信任。

 

同样的,对于占领华尔街的美国民众以及他们的支持者来说,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值得信任,他们需要寻求的是一种改变,一种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的改变。就好像香港的那些年轻的社运者一样,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提倡一种新的价值,这种价值,不再是资本说了算。

 

想起在哈佛的时候选修的一门课程:左翼,如何才是更好的选择,老师是著名的左派昂格尔。他说,其实环顾世界,美国目前的制度算是最不坏的,但是他希望这门课能够让大家寻求更好。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不是要革命,而是要寻求更好,就好像其他地方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渴望一种更加公平的规则和现实。

 

样的新闻,实在是有些不着边际。 但是我们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有决策权的媒体主管,和年轻前线记者之间,对于这样的运动会有不同的判断,纽约时报的记者,本身就是走上布鲁克林桥的示威者里面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被警方拘捕的一部分,香港的不少年轻记者,本身也是这些社会运动的积极参与者,而媒体主管,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绝对不是亲建制或者亲资本的,甚至有很多本身就是相当自由派左翼,但是在面对这个新型的社会运动方式的时候,他们丧失了判断力,在我看来,他们有点点过时,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于网络社交媒体带来的变化,没有当真过。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马德里广场,当西班牙的年轻人开始占领广场之后,直到一个星期,西班牙的投票日,国际媒体才开始关注到这些年轻人,之前如果说面对全球的媒体的话,只有一家受众不多的欧盟名下的电视台。国际媒体关注,也是因为相信,这些年轻人,会成为改变西班牙政局的力量,影响投票结果,但是听听那些在广场上的年轻人自己的声音,他们不想支持任何一个政党,在他们眼中,没有一个政党和政客值得信任。 同样的,对于占领华尔街的美国民众以及他们的支持者来说,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值得信任,他们需要寻求的是一种改变,一种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的改变。就好像香港的那些年轻的社运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就好像当年工业革命之后赤裸裸的剥削,不也是在民众的抗议声中,终于出现了调整,让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一个在华尔街工作了十多年的朋友说,确实要反省,凭什末拿个MBA,啥也不懂,就可以拿十万美金的年薪,大家不觉得,这是问题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