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聊聊保障房  

2011-10-16 09: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民众,他们的言语充满了对政府的感激,也感叹自己的好运,因为就拿经济适用房来说,目前只有三分之一抽中的机会,但是如果打开哈尔滨的一些论坛,甚至是我自己收到的哈尔滨网友私信,包括面对面遇到了一些哈尔滨民众以及同行,抱怨的声音很多:分配不公平,不透明,缺乏配套设施,一个老城区的居民告诉我,虽然生活在棚户区,但是要搬到如此偏远的地方,生活更不方面。 是否偏远,对于坐车从老城区出发,只花了十五分钟到的我来说,因为没有尝试公共交通,所以无法去体会和确认这种说法。是否分配不公平,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找不到人愿意作为当事人面对镜头,同样无法进行展现和确认。但是这是在不同的城市,人们谈论起保障房的时候,最多抱怨的两个问题。 作为一个外来者,看着这个新的社区,听着官员介绍他们的思路,会觉得大方向其实没有问题:政府的责任,应该是负担社会低收入人群的住房,而高收入人群的住房,则由市场解决。而保障房的用地,应该和商品房混合在一起。 哈尔滨人口接近一千万,十四万户保障房的需求,也就是占到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左右,撇除百分之十,对于已经均价上万的商品房不觉得昂贵的人群,那末在这个城市,夹心阶层的比例至少有七八成。来看看新加坡,差不多八成人住在政府

华商报专栏

华商报专栏 ----------------------- 进入哈尔滨的群力新区,会感叹又是一种中国速度和规模,几乎是一个新的城市拔地而起。就在这些楼房里面,按照当地官员的介绍,有各类保障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回迁房,还有马上要推出的公租房。 在这个过于安静,看不到行人,商店,甚至公交车的地方,我们采访了两户就在我们采访前一天搬进来的廉租房住户,因为匆忙,有些家居摆设都是当地的社区居委会提供,在一个住户的家里面,那张茶几,还写着社区的名字。 住户的男主人,都不擅言辞,但是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这个新家里面的一点局促以及欣喜。他们因为身体疾病一直依靠低保生活,在过去,他们依靠政府发放的租房补贴,其中一个,花五百元租住一个六平方米的房子,租约总是不长,每过三四个月,就要为寻找下一个居所而烦恼,而现在,他分配到的这个一室一厅的廉租房,每平方米三毛五分的租金,一个月他只要支付八元。 这被外界看成当地政府的一个政绩工程,其实如果最终能够让有需要的民众受惠,那末即便背上这样的标签并不是问题,作为政府,政绩,不就是要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吗?但是,虽然搬入新居的人,不管是廉租房,还是已经取得了经济适用房钥匙,正在为新居进行装修

-----------------------

 

进入哈尔滨的群力新区,会感叹又是一种中国速度和规模,几乎是一个新的城市拔地而起。就在这些楼房里面,按照当地官员的介绍,有各类保障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回迁房,还有马上要推出的公租房。

组屋,而香港,四成人的住房是由公众房屋解决。 政府官员一定会觉得委屈,因为政府如此大的投入,民众却依然有如此多的不满。没有办法,资源供应有限,人们自然对于分配的公正透明更加的关切。在保障房覆盖人群有限,商品房房价却依然节节攀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依然无法解决大部分人的问题。但是如果把保障房的受惠人群扩大,意味着政府更多的投入,是否愿意,是否有能力,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都是问题。 也因为这样,即便在当地一些哈尔滨人对于身边的这个保障房大计争议颇多的时候,这个城市之外的很多人却深感羡慕,因为在他们那里,比例更低,甚至没有,一些开工的保障房工程,正在变相成为商品房。

 

在这个过于安静,看不到行人,商店,甚至公交车的地方,我们采访了两户就在我们采访前一天搬进来的廉租房住户,因为匆忙,有些家居摆设都是当地的社区居委会提供,在一个住户的家里面,那张茶几,还写着社区的名字。

 

组屋,而香港,四成人的住房是由公众房屋解决。 政府官员一定会觉得委屈,因为政府如此大的投入,民众却依然有如此多的不满。没有办法,资源供应有限,人们自然对于分配的公正透明更加的关切。在保障房覆盖人群有限,商品房房价却依然节节攀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依然无法解决大部分人的问题。但是如果把保障房的受惠人群扩大,意味着政府更多的投入,是否愿意,是否有能力,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都是问题。 也因为这样,即便在当地一些哈尔滨人对于身边的这个保障房大计争议颇多的时候,这个城市之外的很多人却深感羡慕,因为在他们那里,比例更低,甚至没有,一些开工的保障房工程,正在变相成为商品房。

住户的男主人,都不擅言辞,但是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这个新家里面的一点局促以及欣喜。他们因为身体疾病一直依靠低保生活,在过去,他们依靠政府发放的租房补贴,其中一个,花五百元租住一个六平方米的房子,租约总是不长,每过三四个月,就要为寻找下一个居所而烦恼,而现在,他分配到的这个一室一厅的廉租房,每平方米三毛五分的租金,一个月他只要支付八元。

 

这被外界看成当地政府的一个政绩工程,其实如果最终能够让有需要的民众受惠,那末即便背上这样的标签并不是问题,作为政府,政绩,不就是要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吗?但是,虽然搬入新居的人,不管是廉租房,还是已经取得了经济适用房钥匙,正在为新居进行装修的民众,他们的言语充满了对政府的感激,也感叹自己的好运,因为就拿经济适用房来说,目前只有三分之一抽中的机会,但是如果打开哈尔滨的一些论坛,甚至是我自己收到的哈尔滨网友私信,包括面对面遇到了一些哈尔滨民众以及同行,抱怨的声音很多:分配不公平,不透明,缺乏配套设施,一个老城区的居民告诉我,虽然生活在棚户区,但是要搬到如此偏远的地方,生活更不方面。

 

是否偏远,对于坐车从老城区出发,只花了十五分钟到的我来说,因为没有尝试公共交通,所以无法去体会和确认这种说法。是否分配不公平,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找不到人愿意作为当事人面对镜头,同样无法进行展现和确认。但是这是在不同的城市,人们谈论起保障房的时候,最多抱怨的两个问题。

 

华商报专栏 ----------------------- 进入哈尔滨的群力新区,会感叹又是一种中国速度和规模,几乎是一个新的城市拔地而起。就在这些楼房里面,按照当地官员的介绍,有各类保障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回迁房,还有马上要推出的公租房。 在这个过于安静,看不到行人,商店,甚至公交车的地方,我们采访了两户就在我们采访前一天搬进来的廉租房住户,因为匆忙,有些家居摆设都是当地的社区居委会提供,在一个住户的家里面,那张茶几,还写着社区的名字。 住户的男主人,都不擅言辞,但是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这个新家里面的一点局促以及欣喜。他们因为身体疾病一直依靠低保生活,在过去,他们依靠政府发放的租房补贴,其中一个,花五百元租住一个六平方米的房子,租约总是不长,每过三四个月,就要为寻找下一个居所而烦恼,而现在,他分配到的这个一室一厅的廉租房,每平方米三毛五分的租金,一个月他只要支付八元。 这被外界看成当地政府的一个政绩工程,其实如果最终能够让有需要的民众受惠,那末即便背上这样的标签并不是问题,作为政府,政绩,不就是要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吗?但是,虽然搬入新居的人,不管是廉租房,还是已经取得了经济适用房钥匙,正在为新居进行装修

作为一个外来者,看着这个新的社区,听着官员介绍他们的思路,会觉得大方向其实没有问题:政府的责任,应该是负担社会低收入人群的住房,而高收入人群的住房,则由市场解决。而保障房的用地,应该和商品房混合在一起。

 

哈尔滨人口接近一千万,十四万户保障房的需求,也就是占到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左右,撇除百分之十,对于已经均价上万的商品房不觉得昂贵的人群,那末在这个城市,夹心阶层的比例至少有七八成。来看看新加坡,差不多八成人住在政府组屋,而香港,四成人的住房是由公众房屋解决。

组屋,而香港,四成人的住房是由公众房屋解决。 政府官员一定会觉得委屈,因为政府如此大的投入,民众却依然有如此多的不满。没有办法,资源供应有限,人们自然对于分配的公正透明更加的关切。在保障房覆盖人群有限,商品房房价却依然节节攀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依然无法解决大部分人的问题。但是如果把保障房的受惠人群扩大,意味着政府更多的投入,是否愿意,是否有能力,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都是问题。 也因为这样,即便在当地一些哈尔滨人对于身边的这个保障房大计争议颇多的时候,这个城市之外的很多人却深感羡慕,因为在他们那里,比例更低,甚至没有,一些开工的保障房工程,正在变相成为商品房。

 

政府官员一定会觉得委屈,因为政府如此大的投入,民众却依然有如此多的不满。没有办法,资源供应有限,人们自然对于分配的公正透明更加的关切。在保障房覆盖人群有限,商品房房价却依然节节攀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依然无法解决大部分人的问题。但是如果把保障房的受惠人群扩大,意味着政府更多的投入,是否愿意,是否有能力,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都是问题。

 

华商报专栏 ----------------------- 进入哈尔滨的群力新区,会感叹又是一种中国速度和规模,几乎是一个新的城市拔地而起。就在这些楼房里面,按照当地官员的介绍,有各类保障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回迁房,还有马上要推出的公租房。 在这个过于安静,看不到行人,商店,甚至公交车的地方,我们采访了两户就在我们采访前一天搬进来的廉租房住户,因为匆忙,有些家居摆设都是当地的社区居委会提供,在一个住户的家里面,那张茶几,还写着社区的名字。 住户的男主人,都不擅言辞,但是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这个新家里面的一点局促以及欣喜。他们因为身体疾病一直依靠低保生活,在过去,他们依靠政府发放的租房补贴,其中一个,花五百元租住一个六平方米的房子,租约总是不长,每过三四个月,就要为寻找下一个居所而烦恼,而现在,他分配到的这个一室一厅的廉租房,每平方米三毛五分的租金,一个月他只要支付八元。 这被外界看成当地政府的一个政绩工程,其实如果最终能够让有需要的民众受惠,那末即便背上这样的标签并不是问题,作为政府,政绩,不就是要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吗?但是,虽然搬入新居的人,不管是廉租房,还是已经取得了经济适用房钥匙,正在为新居进行装修

也因为这样,即便在当地一些哈尔滨人对于身边的这个保障房大计争议颇多的时候,这个城市之外的很多人却深感羡慕,因为在他们那里,比例更低,甚至没有,一些开工的保障房工程,正在变相成为商品房。

  评论这张
 
阅读(40789)|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