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都市中的贫穷  

2011-08-10 08: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专栏

为在他们,还有我自己的想象当中,这个城市发展的如此之快,这个城市的表面是这样的光鲜,即便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个城市里面土生土长的人,至少应该分享到一些经济发展的成果,即便不富裕,也应该摆脱贫困。 坐在西康路的一家叫做“和平留言“的咖啡馆内,女主人和我讲述她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在这天下午,在这个咖啡馆内,有一批五岁到十二岁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上海孩子,他们就住在附近,但是是在那些旧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太小,一个女孩子每天只能够坐在小板凳上,于是当她来到这里,坐在宽大的沙发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是要滑下来,因为她习惯了蜷缩着坐。因为没有卫浴设备,一个女孩子,一年只能够洗几次澡,这并不让我惊讶,因为做为一个从弄堂里面走出来的人,我知道,要小小的空间,放上一个木桶,然后洗澡,是多麽不方便的事情。 我想起香港,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一年里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去吃一顿麦当劳,有的,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法想象他们的这种生活状况的,因为如果不是特意的去留意他们,他们是无法被主

-----------------

 

走在淮海路上,一对刚刚走出地铁站的母女,中学生模样的女儿拉着妈妈的手,兴奋的指着眼前三十多层的住宅大楼,用普通话说:“好漂亮呀!”

为在他们,还有我自己的想象当中,这个城市发展的如此之快,这个城市的表面是这样的光鲜,即便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个城市里面土生土长的人,至少应该分享到一些经济发展的成果,即便不富裕,也应该摆脱贫困。 坐在西康路的一家叫做“和平留言“的咖啡馆内,女主人和我讲述她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在这天下午,在这个咖啡馆内,有一批五岁到十二岁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上海孩子,他们就住在附近,但是是在那些旧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太小,一个女孩子每天只能够坐在小板凳上,于是当她来到这里,坐在宽大的沙发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是要滑下来,因为她习惯了蜷缩着坐。因为没有卫浴设备,一个女孩子,一年只能够洗几次澡,这并不让我惊讶,因为做为一个从弄堂里面走出来的人,我知道,要小小的空间,放上一个木桶,然后洗澡,是多麽不方便的事情。 我想起香港,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一年里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去吃一顿麦当劳,有的,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法想象他们的这种生活状况的,因为如果不是特意的去留意他们,他们是无法被主

 

一个南亚裔男子,在路边的小摊上翻找适合孩子的翻版光碟:“找到了,米老鼠。“他俯下身来,告诉站在一边,踮着脚,看着那一大堆光碟的儿子。

 

外滩画报专栏 ----------------- 走在淮海路上,一对刚刚走出地铁站的母女,中学生模样的女儿拉着妈妈的手,兴奋的指着眼前三十多层的住宅大楼,用普通话说:“好漂亮呀!” 一个南亚裔男子,在路边的小摊上翻找适合孩子的翻版光碟:“找到了,米老鼠。“他俯下身来,告诉站在一边,踮着脚,看着那一大堆光碟的儿子。 两个刚刚从附近的办公楼下班的办公室女郎,正在用上海话讲着办公室的八卦,那个对话里面的主角,有着一个英文名字,也让我确定,她们正在谈论办公室里面的另外一个女孩。 一个和我擦身而过的女孩,边走边打手机,大声的讲述一天工作的辛苦,还时不时的撒撒娇,猜想电话的那头,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和那些从外地来到上海,寻找着机会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这个城市里面打拼着。 地铁站门口,有几个地摊,有些惊讶,那几个看上去四五十岁,摆地摊的男子,都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当我告诉一些人,在上海,还有不少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依然住在没有卫生设备的弄堂里面,每天还要倒马桶的时候,我看到过同样的惊讶,因

两个刚刚从附近的办公楼下班的办公室女郎,正在用上海话讲着办公室的八卦,那个对话里面的主角,有着一个英文名字,也让我确定,她们正在谈论办公室里面的另外一个女孩。

 

一个和我擦身而过的女孩,边走边打手机,大声的讲述一天工作的辛苦,还时不时的撒撒娇,猜想电话的那头,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和那些从外地来到上海,寻找着机会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这个城市里面打拼着。

 

地铁站门口,有几个地摊,有些惊讶,那几个看上去四五十岁,摆地摊的男子,都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动看到的。 女主人特地留了几块这些女孩子做的曲奇饼,每个周末,这些女孩子都会来到这里,有的时候画画,有的时候一起学做蛋糕。 咖啡馆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女孩子的照片,她们笑的很开心。对于生活,她们还不懂得比较,因此从来也没有烦恼。她们甚至会笑着相互比较,谁身上被家长打的伤痕更多,因为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只是,随着她们慢慢长大,她们会明白,生活不是这个样子,她们会期待不一样的生活,而这些她们曾经不在乎的经历,不管是家庭暴力,还是性别歧视,甚至是性侵犯,都会变成她们的童年阴影。

当我告诉一些人,在上海,还有不少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依然住在没有卫生设备的弄堂里面,每天还要倒马桶的时候,我看到过同样的惊讶,因为在他们,还有我自己的想象当中,这个城市发展的如此之快,这个城市的表面是这样的光鲜,即便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个城市里面土生土长的人,至少应该分享到一些经济发展的成果,即便不富裕,也应该摆脱贫困。

 

坐在西康路的一家叫做“和平留言“的咖啡馆内,女主人和我讲述她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在这天下午,在这个咖啡馆内,有一批五岁到十二岁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上海孩子,他们就住在附近,但是是在那些旧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太小,一个女孩子每天只能够坐在小板凳上,于是当她来到这里,坐在宽大的沙发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是要滑下来,因为她习惯了蜷缩着坐。因为没有卫浴设备,一个女孩子,一年只能够洗几次澡,这并不让我惊讶,因为做为一个从弄堂里面走出来的人,我知道,要小小的空间,放上一个木桶,然后洗澡,是多麽不方便的事情。

为在他们,还有我自己的想象当中,这个城市发展的如此之快,这个城市的表面是这样的光鲜,即便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个城市里面土生土长的人,至少应该分享到一些经济发展的成果,即便不富裕,也应该摆脱贫困。 坐在西康路的一家叫做“和平留言“的咖啡馆内,女主人和我讲述她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在这天下午,在这个咖啡馆内,有一批五岁到十二岁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上海孩子,他们就住在附近,但是是在那些旧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太小,一个女孩子每天只能够坐在小板凳上,于是当她来到这里,坐在宽大的沙发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是要滑下来,因为她习惯了蜷缩着坐。因为没有卫浴设备,一个女孩子,一年只能够洗几次澡,这并不让我惊讶,因为做为一个从弄堂里面走出来的人,我知道,要小小的空间,放上一个木桶,然后洗澡,是多麽不方便的事情。 我想起香港,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一年里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去吃一顿麦当劳,有的,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法想象他们的这种生活状况的,因为如果不是特意的去留意他们,他们是无法被主

 

我想起香港,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一年里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去吃一顿麦当劳,有的,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法想象他们的这种生活状况的,因为如果不是特意的去留意他们,他们是无法被主动看到的。

 

外滩画报专栏 ----------------- 走在淮海路上,一对刚刚走出地铁站的母女,中学生模样的女儿拉着妈妈的手,兴奋的指着眼前三十多层的住宅大楼,用普通话说:“好漂亮呀!” 一个南亚裔男子,在路边的小摊上翻找适合孩子的翻版光碟:“找到了,米老鼠。“他俯下身来,告诉站在一边,踮着脚,看着那一大堆光碟的儿子。 两个刚刚从附近的办公楼下班的办公室女郎,正在用上海话讲着办公室的八卦,那个对话里面的主角,有着一个英文名字,也让我确定,她们正在谈论办公室里面的另外一个女孩。 一个和我擦身而过的女孩,边走边打手机,大声的讲述一天工作的辛苦,还时不时的撒撒娇,猜想电话的那头,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和那些从外地来到上海,寻找着机会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这个城市里面打拼着。 地铁站门口,有几个地摊,有些惊讶,那几个看上去四五十岁,摆地摊的男子,都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当我告诉一些人,在上海,还有不少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依然住在没有卫生设备的弄堂里面,每天还要倒马桶的时候,我看到过同样的惊讶,因

女主人特地留了几块这些女孩子做的曲奇饼,每个周末,这些女孩子都会来到这里,有的时候画画,有的时候一起学做蛋糕。

 

咖啡馆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女孩子的照片,她们笑的很开心。对于生活,她们还不懂得比较,因此从来也没有烦恼。她们甚至会笑着相互比较,谁身上被家长打的伤痕更多,因为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为在他们,还有我自己的想象当中,这个城市发展的如此之快,这个城市的表面是这样的光鲜,即便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个城市里面土生土长的人,至少应该分享到一些经济发展的成果,即便不富裕,也应该摆脱贫困。 坐在西康路的一家叫做“和平留言“的咖啡馆内,女主人和我讲述她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在这天下午,在这个咖啡馆内,有一批五岁到十二岁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上海孩子,他们就住在附近,但是是在那些旧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太小,一个女孩子每天只能够坐在小板凳上,于是当她来到这里,坐在宽大的沙发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是要滑下来,因为她习惯了蜷缩着坐。因为没有卫浴设备,一个女孩子,一年只能够洗几次澡,这并不让我惊讶,因为做为一个从弄堂里面走出来的人,我知道,要小小的空间,放上一个木桶,然后洗澡,是多麽不方便的事情。 我想起香港,也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一年里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去吃一顿麦当劳,有的,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法想象他们的这种生活状况的,因为如果不是特意的去留意他们,他们是无法被主

 

只是,随着她们慢慢长大,她们会明白,生活不是这个样子,她们会期待不一样的生活,而这些她们曾经不在乎的经历,不管是家庭暴力,还是性别歧视,甚至是性侵犯,都会变成她们的童年阴影。

  评论这张
 
阅读(194097)| 评论(3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