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生命,不是数字  

2011-07-30 0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39个逝去的生命身上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何京珠公路上那41个生命,没有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目光?在这些逝者里面,一定也有同样的故事,以为他们同样也是急切想要归家的人,但是,我们为何不关心?

 

多,总不能够每一次事故都花费同样的精力。如果前者的理由能够得到理解,那后者就会觉得委屈,自己又错在了哪里? 这些年,看着自己,慢慢对矿难变得麻木,我开始担心,不需要多少年,铁路事故如果成为常态,是不是也就变得新闻价值越来越低?我开始反问自己,当自己批评政府,把死亡只是当成数字,而不是生命来看待的时候,当我在工作状态的时候,又是把死亡看成什麽?当我作为一个记者,在选择的时候,有没有进行过计算?而这种计算基于的标准到底是什麽? 很惭愧,我必须承认,在工作的时候,这些在突发事件中逝去的生命,人数的多少,或者是引发的公众关注度的多少,决定了我对他们的关注程度,我也可以确定的知道,和我一样的媒体人并不在少数:我们更关心新闻的爆炸力,传播广度,当然,我们有一个听上去很高尚的理由:希望能够透过报道能够带来改变

一个朋友这样评论我所在的行业:“媒体对何等灾难事件花精力这样报道 是有选择的:适用于那些已引起公众高度关注、有所"升华"的事件。所以京珠高速上惨死的遇难者很可能将只停留在41这个死亡人数上。”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但是如果想深一层,当我们在批评政府,每当有事故发生地时候,总是用数字来决定,对于事故的重视程度,但是如果归还到本质,我们这些媒体人进行选择的标准,和我们所批评的政府所采用的标准到底有没有不同?

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39个逝去的生命身上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何京珠公路上那41个生命,没有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目光?在这些逝者里面,一定也有同样的故事,以为他们同样也是急切想要归家的人,但是,我们为何不关心? 一个朋友这样评论我所在的行业:“媒体对何等灾难事件花精力这样报道 是有选择的:适用于那些已引起公众高度关注、有所升华的事件。所以京珠高速上惨死的遇难者很可能将只停留在41这个死亡人数上。”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但是如果想深一层,当我们在批评政府,每当有事故发生地时候,总是用数字来决定,对于事故的重视程度,但是如果归还到本质,我们这些媒体人进行选择的标准,和我们所批评的政府所采用的标准到底有没有不同? 我们有自己的理由:新闻太多,我们顾不过来了;政府同样也有理由:事故太

 

我们有自己的理由:新闻太多,我们顾不过来了;政府同样也有理由:事故太多,总不能够每一次事故都花费同样的精力。如果前者的理由能够得到理解,那后者就会觉得委屈,自己又错在了哪里?

 

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39个逝去的生命身上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何京珠公路上那41个生命,没有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目光?在这些逝者里面,一定也有同样的故事,以为他们同样也是急切想要归家的人,但是,我们为何不关心? 一个朋友这样评论我所在的行业:“媒体对何等灾难事件花精力这样报道 是有选择的:适用于那些已引起公众高度关注、有所升华的事件。所以京珠高速上惨死的遇难者很可能将只停留在41这个死亡人数上。”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但是如果想深一层,当我们在批评政府,每当有事故发生地时候,总是用数字来决定,对于事故的重视程度,但是如果归还到本质,我们这些媒体人进行选择的标准,和我们所批评的政府所采用的标准到底有没有不同? 我们有自己的理由:新闻太多,我们顾不过来了;政府同样也有理由:事故太

这些年,看着自己,慢慢对矿难变得麻木,我开始担心,不需要多少年,铁路事故如果成为常态,是不是也就变得新闻价值越来越低?我开始反问自己,当自己批评政府,把死亡只是当成数字,而不是生命来看待的时候,当我在工作状态的时候,又是把死亡看成什麽?当我作为一个记者,在选择的时候,有没有进行过计算?而这种计算基于的标准到底是什麽?

 

很惭愧,我必须承认,在工作的时候,这些在突发事件中逝去的生命,人数的多少,或者是引发的公众关注度的多少,决定了我对他们的关注程度,我也可以确定的知道,和我一样的媒体人并不在少数:我们更关心新闻的爆炸力,传播广度,当然,我们有一个听上去很高尚的理由:希望能够透过报道能够带来改变。

多,总不能够每一次事故都花费同样的精力。如果前者的理由能够得到理解,那后者就会觉得委屈,自己又错在了哪里? 这些年,看着自己,慢慢对矿难变得麻木,我开始担心,不需要多少年,铁路事故如果成为常态,是不是也就变得新闻价值越来越低?我开始反问自己,当自己批评政府,把死亡只是当成数字,而不是生命来看待的时候,当我在工作状态的时候,又是把死亡看成什麽?当我作为一个记者,在选择的时候,有没有进行过计算?而这种计算基于的标准到底是什麽? 很惭愧,我必须承认,在工作的时候,这些在突发事件中逝去的生命,人数的多少,或者是引发的公众关注度的多少,决定了我对他们的关注程度,我也可以确定的知道,和我一样的媒体人并不在少数:我们更关心新闻的爆炸力,传播广度,当然,我们有一个听上去很高尚的理由:希望能够透过报道能够带来改变

 

作为媒体人,我希望有一天,没有灾难,没有因为灾难造成的死亡。在这个愿望还无法实现的现在,除了反思,我想,作为媒体人可以做的,是用耐心和韧性,甚至一种近乎冷血的冷静,寻找细节,尝试还原现场,慢慢接近真相。

--------------------------------------------------------------- 

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39个逝去的生命身上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何京珠公路上那41个生命,没有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目光?在这些逝者里面,一定也有同样的故事,以为他们同样也是急切想要归家的人,但是,我们为何不关心? 一个朋友这样评论我所在的行业:“媒体对何等灾难事件花精力这样报道 是有选择的:适用于那些已引起公众高度关注、有所升华的事件。所以京珠高速上惨死的遇难者很可能将只停留在41这个死亡人数上。”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但是如果想深一层,当我们在批评政府,每当有事故发生地时候,总是用数字来决定,对于事故的重视程度,但是如果归还到本质,我们这些媒体人进行选择的标准,和我们所批评的政府所采用的标准到底有没有不同? 我们有自己的理由:新闻太多,我们顾不过来了;政府同样也有理由:事故太

无缘和”钱江晚报“读者见面,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再加一句:

 

记忆不会因为没有声音,没有画面,没有文字而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34932)| 评论(1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