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告别曼谷  

2011-07-11 1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专栏 -------------------- 在曼谷待了一个多星期,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reconciliation“和解”。从政治人物,到泰国报章的一篇篇社论,甚至是街头采访的民众。 这个词代表了一种期待,人们厌倦了连年的政治动荡,尤其是去年红衫军冲突造成的流血事件。91个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事实上,如果从2006年军事政变开始计算,加上黄衫军的街头冲突,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一千人。这和人们印象中的“微笑国度”反差太大,也和泰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期待,反差太大。 在去年的那场冲突中,有一名护士,因为去救助收伤的红衫军示威者,结果中了流弹死亡。她的母亲说,女儿以为自己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天真的人为,自己一定是安全的。但是子弹从来是不长眼睛的,就好像在那场冲突中死去的我的那几个记者同行,不管是清场,还是在红衫军焚烧轮胎的现场出现的冷枪,我和我的同事都明白,就算我们再小心,只要在现场,最终还是要看运气。 这位护士的母亲,从此成为了红衫军的支持者,而在这场冲突中,另一名泰国女性,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他是一名军人,在清场的过程中阵

外滩画报专栏

亡。这名妻子随后加入了军队,她说,她的丈夫是为了国家,因为军人的职责而死亡,她这样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这是一个开始族群分裂的国家。虽然选举期间没有出现一宗冲突和流血事件,一切顺利,但是如果去看看那些社交网站,听听政客们拉票时候的煽动的语言,你会感受到一种仇恨。因为这样的仇恨而产生对立,人们不是用是非,而是用颜色来判断对错,只要是自己阵营的人,就算违反了法律,那没有关系,因为不管做了什麽,一定还是正确的。人们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就算这个结果,是透过不正确的手段得到。 在选民们还不够成熟的时候,政客们的操弄,自然会有这样的结果。就好像街头运动从来都是双刃剑一样,能不能把仇恨化解成爱,能不能把盲目变换成理性,如果没有来自民众的自发愿望的话,要真正和解,实在太难。 阿披实在承认落败的同时,恭喜对手英禄可以成为第一位泰国女总理,而他也信守承诺,辞去了民主党主席的职位,为民主党选举失利负责。人在迪拜的他信,虽然没有透过电视访问,面对泰国民众,承认自己做错了什麽,但是也已经一改过往那种霸气,和去年红衫军集会时候的强硬姿态,判若两人。

--------------------

 

在曼谷待了一个多星期,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reconciliation“和解”。从政治人物,到泰国报章的一篇篇社论,甚至是街头采访的民众。

 

这个词代表了一种期待,人们厌倦了连年的政治动荡,尤其是去年红衫军冲突造成的流血事件。91个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事实上,如果从2006年军事政变开始计算,加上黄衫军的街头冲突,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一千人。这和人们印象中的“微笑国度”反差太大,也和泰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期待,反差太大。

 

亡。这名妻子随后加入了军队,她说,她的丈夫是为了国家,因为军人的职责而死亡,她这样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这是一个开始族群分裂的国家。虽然选举期间没有出现一宗冲突和流血事件,一切顺利,但是如果去看看那些社交网站,听听政客们拉票时候的煽动的语言,你会感受到一种仇恨。因为这样的仇恨而产生对立,人们不是用是非,而是用颜色来判断对错,只要是自己阵营的人,就算违反了法律,那没有关系,因为不管做了什麽,一定还是正确的。人们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就算这个结果,是透过不正确的手段得到。 在选民们还不够成熟的时候,政客们的操弄,自然会有这样的结果。就好像街头运动从来都是双刃剑一样,能不能把仇恨化解成爱,能不能把盲目变换成理性,如果没有来自民众的自发愿望的话,要真正和解,实在太难。 阿披实在承认落败的同时,恭喜对手英禄可以成为第一位泰国女总理,而他也信守承诺,辞去了民主党主席的职位,为民主党选举失利负责。人在迪拜的他信,虽然没有透过电视访问,面对泰国民众,承认自己做错了什麽,但是也已经一改过往那种霸气,和去年红衫军集会时候的强硬姿态,判若两人。

在去年的那场冲突中,有一名护士,因为去救助收伤的红衫军示威者,结果中了流弹死亡。她的母亲说,女儿以为自己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天真的人为,自己一定是安全的。但是子弹从来是不长眼睛的,就好像在那场冲突中死去的我的那几个记者同行,不管是清场,还是在红衫军焚烧轮胎的现场出现的冷枪,我和我的同事都明白,就算我们再小心,只要在现场,最终还是要看运气。

 

这位护士的母亲,从此成为了红衫军的支持者,而在这场冲突中,另一名泰国女性,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他是一名军人,在清场的过程中阵亡。这名妻子随后加入了军队,她说,她的丈夫是为了国家,因为军人的职责而死亡,她这样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这是一个开始族群分裂的国家。虽然选举期间没有出现一宗冲突和流血事件,一切顺利,但是如果去看看那些社交网站,听听政客们拉票时候的煽动的语言,你会感受到一种仇恨。因为这样的仇恨而产生对立,人们不是用是非,而是用颜色来判断对错,只要是自己阵营的人,就算违反了法律,那没有关系,因为不管做了什麽,一定还是正确的。人们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就算这个结果,是透过不正确的手段得到。

 

在选民们还不够成熟的时候,政客们的操弄,自然会有这样的结果。就好像街头运动从来都是双刃剑一样,能不能把仇恨化解成爱,能不能把盲目变换成理性,如果没有来自民众的自发愿望的话,要真正和解,实在太难。

 

阿披实在承认落败的同时,恭喜对手英禄可以成为第一位泰国女总理,而他也信守承诺,辞去了民主党主席的职位,为民主党选举失利负责。人在迪拜的他信,虽然没有透过电视访问,面对泰国民众,承认自己做错了什麽,但是也已经一改过往那种霸气,和去年红衫军集会时候的强硬姿态,判若两人。军方,在选举的第二天,公开表示接受选举结果,而英禄则表示,国家和解是新政府的首要工作。

 

所有的这些都是好的迹象,在经过了五年政治动荡之后,泰国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是,这个原点却也已经不同于当初,因为泰国的社会结构,在过去的五年里面正在发生变化。社会阶层的重整,导致收入分配的矛盾,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导致对政府新的要求,这使得泰国的和解,已经不是他信的问题,而是不同阶层民众之间的和解问题。

 

外滩画报专栏 -------------------- 在曼谷待了一个多星期,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reconciliation“和解”。从政治人物,到泰国报章的一篇篇社论,甚至是街头采访的民众。 这个词代表了一种期待,人们厌倦了连年的政治动荡,尤其是去年红衫军冲突造成的流血事件。91个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事实上,如果从2006年军事政变开始计算,加上黄衫军的街头冲突,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一千人。这和人们印象中的“微笑国度”反差太大,也和泰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期待,反差太大。 在去年的那场冲突中,有一名护士,因为去救助收伤的红衫军示威者,结果中了流弹死亡。她的母亲说,女儿以为自己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天真的人为,自己一定是安全的。但是子弹从来是不长眼睛的,就好像在那场冲突中死去的我的那几个记者同行,不管是清场,还是在红衫军焚烧轮胎的现场出现的冷枪,我和我的同事都明白,就算我们再小心,只要在现场,最终还是要看运气。 这位护士的母亲,从此成为了红衫军的支持者,而在这场冲突中,另一名泰国女性,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他是一名军人,在清场的过程中阵

一位泰国华人对我说:“泰国正在经历转型的阵痛,就好像分娩前,很痛很痛。但是泰国毕竟在向前走着。五年的混乱,让民众醒悟了不少,政客也意识到要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50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