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班加西的年轻人  

2011-04-28 16: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天,他背着枪,显得很随意的问我们,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枪声?看到我们摇头,他显得有些失望,他告诉我们,他和他的同伴,在班加西找到一个卡扎菲革命委员会成员藏身的安全屋,打了三个小时,打死了一个,抓了三个。他是那样急切地希望能够去到最前线,看到我们正在申请前往米苏拉塔,他不停地提醒我们,一定要把他带上。当然,他的打算是,去了,就要留在那里,直到把政府军打跑。 这样的年轻人很多,也是反对派武装在城市的主要军事力量。采访从米苏拉塔转送到班加西的伤者,他们有的失去了手臂,有的失去了一条腿,他们都很年轻,从来都没有拿过武器,问他们未来的打算,他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继续战斗。 其实,政府军士兵同样年轻,这些原本是同胞的利比亚人,一个相信自己在为争取自由而战,一个则相信自己在履行军人的职责。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孔,就算是那些来自非洲乍得,尼日利亚的雇佣兵,都会觉得一种悲伤,这些年轻的生命,原本可以不需要流血,为了信仰也好,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好,为何不能够有其他的方式? 在班加西的一所学校礼堂里面,每天都会有一批年轻的女孩子在这里工作,她们都是志愿者,自发的成立了这个协调中心,招募志愿者打扫街道,帮助那些需要食物或者医疗援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不管是坐车,还是走在班加西的街头,那些在你身边走过的年轻人,或者是开车经过的年轻司机或者是车上的那些年轻的乘客,总是要向你举起一个v字,不单单是对着我们这些外国人,这也是他们相互致意的一个新的方式。

这场发生在利比亚国内的革命,从班加西开始,而首先走向街头的,正是年轻人,不过,二个月过去,过渡政府已经成立,所有的运作已经由那些从国外回来,或者是从卡扎菲政府倒戈的官员以及律师经济学家这样的人士所控制,在整个过渡政府里面,有一个青年代表。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不管是坐车,还是走在班加西的街头,那些在你身边走过的年轻人,或者是开车经过的年轻司机或者是车上的那些年轻的乘客,总是要向你举起一个v字,不单单是对着我们这些外国人,这也是他们相互致意的一个新的方式。 这场发生在利比亚国内的革命,从班加西开始,而首先走向街头的,正是年轻人,不过,二个月过去,过渡政府已经成立,所有的运作已经由那些从国外回来,或者是从卡扎菲政府倒戈的官员以及律师经济学家这样的人士所控制,在整个过渡政府里面,有一个青年代表。 学校停课,年轻的大学男生,在学习如何使用武器,走上前线和政府军对抗。其他的年轻人,则每天参加示威集会,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有枪,而且兴奋起来,就会向天鸣枪,算是宣泄,也算是庆祝,甚至是友好的打招呼的方式,而周边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 当然,也有人表示异议,我们的司机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会摇头说,这不是好习惯,他们太年轻。我忍不住问他,难道你二十多岁,不是年轻人吗?他很认真地回应,至少比他们要大一些。司机的后备箱里面有一把AK47,一看到我们,就给我们看他在上个月,政府军进攻的时候,被他打伤的几个雇佣兵的手机录影片段,他很骄傲。就在我们刚到之后的

学校停课,年轻的大学男生,在学习如何使用武器,走上前线和政府军对抗。其他的年轻人,则每天参加示威集会,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有枪,而且兴奋起来,就会向天鸣枪,算是宣泄,也算是庆祝,甚至是友好的打招呼的方式,而周边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

当然,也有人表示异议,我们的司机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会摇头说,这不是好习惯,他们太年轻。我忍不住问他,难道你二十多岁,不是年轻人吗?他很认真地回应,至少比他们要大一些。司机的后备箱里面有一把AK47,一看到我们,就给我们看他在上个月,政府军进攻的时候,被他打伤的几个雇佣兵的手机录影片段,他很骄傲。就在我们刚到之后的第四天,他背着枪,显得很随意的问我们,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枪声?看到我们摇头,他显得有些失望,他告诉我们,他和他的同伴,在班加西找到一个卡扎菲革命委员会成员藏身的安全屋,打了三个小时,打死了一个,抓了三个。他是那样急切地希望能够去到最前线,看到我们正在申请前往米苏拉塔,他不停地提醒我们,一定要把他带上。当然,他的打算是,去了,就要留在那里,直到把政府军打跑。

这样的年轻人很多,也是反对派武装在城市的主要军事力量。采访从米苏拉塔转送到班加西的伤者,他们有的失去了手臂,有的失去了一条腿,他们都很年轻,从来都没有拿过武器,问他们未来的打算,他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继续战斗。

第四天,他背着枪,显得很随意的问我们,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枪声?看到我们摇头,他显得有些失望,他告诉我们,他和他的同伴,在班加西找到一个卡扎菲革命委员会成员藏身的安全屋,打了三个小时,打死了一个,抓了三个。他是那样急切地希望能够去到最前线,看到我们正在申请前往米苏拉塔,他不停地提醒我们,一定要把他带上。当然,他的打算是,去了,就要留在那里,直到把政府军打跑。 这样的年轻人很多,也是反对派武装在城市的主要军事力量。采访从米苏拉塔转送到班加西的伤者,他们有的失去了手臂,有的失去了一条腿,他们都很年轻,从来都没有拿过武器,问他们未来的打算,他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继续战斗。 其实,政府军士兵同样年轻,这些原本是同胞的利比亚人,一个相信自己在为争取自由而战,一个则相信自己在履行军人的职责。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孔,就算是那些来自非洲乍得,尼日利亚的雇佣兵,都会觉得一种悲伤,这些年轻的生命,原本可以不需要流血,为了信仰也好,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好,为何不能够有其他的方式? 在班加西的一所学校礼堂里面,每天都会有一批年轻的女孩子在这里工作,她们都是志愿者,自发的成立了这个协调中心,招募志愿者打扫街道,帮助那些需要食物或者医疗援

其实,政府军士兵同样年轻,这些原本是同胞的利比亚人,一个相信自己在为争取自由而战,一个则相信自己在履行军人的职责。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孔,就算是那些来自非洲乍得,尼日利亚的雇佣兵,都会觉得一种悲伤,这些年轻的生命,原本可以不需要流血,为了信仰也好,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好,为何不能够有其他的方式?

在班加西的一所学校礼堂里面,每天都会有一批年轻的女孩子在这里工作,她们都是志愿者,自发的成立了这个协调中心,招募志愿者打扫街道,帮助那些需要食物或者医疗援助的人。她们协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带着他们走入沙漠,探访那些因为目前的战事,而缺水断电的人们。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指着他们对我说,其实她们连NGO这个词汇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她们做得真的是很出色。

在记者聚集的酒店大堂,每天都会有当地的年轻人出现,询问大家是不是需要翻译和司机,这样的场景在阿富汗的喀布尔,在伊拉克的巴格达也同样出现过。战争把世界各地的记者们带到了这个地方,对于当地的年轻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机会,也是帮助自己国家的一个途径,因为可以透过他们的帮助,让更多利比亚之外的人,知道利比亚人,至少班加西这里的人们,到底要什麽。助的人。她们协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带着他们走入沙漠,探访那些因为目前的战事,而缺水断电的人们。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指着他们对我说,其实她们连NGO这个词汇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她们做得真的是很出色。 在记者聚集的酒店大堂,每天都会有当地的年轻人出现,询问大家是不是需要翻译和司机,这样的场景在阿富汗的喀布尔,在伊拉克的巴格达也同样出现过。战争把世界各地的记者们带到了这个地方,对于当地的年轻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机会,也是帮助自己国家的一个途径,因为可以透过他们的帮助,让更多利比亚之外的人,知道利比亚人,至少班加西这里的人们,到底要什麽。

  评论这张
 
阅读(1140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