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贫富差距这个问题  

2011-12-03 14: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专栏

外滩画报专栏 --------------- 这次去文莱,首都斯里班加湾没有太大的变化,天空还是那样兰,马路上车子还是那样少,城市还是那样整洁,当然人还是那样神情悠闲。只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物价很高,因为同一个牌子的连锁快餐店,同样一份套餐,算下来,价格是香港的一倍。当然,如果看看文莱的人均收入,已经在全球排名第四,那末这样的价格如果和瑞士相比的话,也就是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打开文莱当地的报纸,整整一个版面,在讨论如何消除国内贫穷这个问题。十年前第一次去文莱采访,就曾经让当地的司机,带我们去了算是当地贫民聚居的地方,因为这个给外界的印象相当富裕的国家,贫富差距严重,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依然是政府着手在解决的。 说到贫富差距,如果看基尼系数,属于发达经济体的美国还有新加坡都很严重,当然还有香港。这些地方,如果要说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有怎样不同的地方,自然是贫困的标准不同。就拿文莱来说,所谓的贫穷,至少十年前看到的贫民区,是和那些独栋的别墅进行比较,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甚至住房,基本需求政府都有提供,只不过是如何能做的更好,让这些人更加富裕而已。 就好像香港,虽然贫富差距相当严重,街头可以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但是如果了解香港的社会援助体系的话,就会知道,这些流浪者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不过他们自己决定了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生活。 当寒冷或者恶劣天气来临的时候,政府会开放避难

---------------

 

这次去文莱,首都斯里班加湾没有太大的变化,天空还是那样兰,马路上车子还是那样少,城市还是那样整洁,当然人还是那样神情悠闲。只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物价很高,因为同一个牌子的连锁快餐店,同样一份套餐,算下来,价格是香港的一倍。当然,如果看看文莱的人均收入,已经在全球排名第四,那末这样的价格如果和瑞士相比的话,也就是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打开文莱当地的报纸,整整一个版面,在讨论如何消除国内贫穷这个问题。十年前第一次去文莱采访,就曾经让当地的司机,带我们去了算是当地贫民聚居的地方,因为这个给外界的印象相当富裕的国家,贫富差距严重,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依然是政府着手在解决的。

 

说到贫富差距,如果看基尼系数,属于发达经济体的美国还有新加坡都很严重,当然还有香港。这些地方,如果要说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有怎样不同的地方,自然是贫困的标准不同。就拿文莱来说,所谓的贫穷,至少十年前看到的贫民区,是和那些独栋的别墅进行比较,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甚至住房,基本需求政府都有提供,只不过是如何能做的更好,让这些人更加富裕而已。

 

就好像香港,虽然贫富差距相当严重,街头可以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但是如果了解香港的社会援助体系的话,就会知道,这些流浪者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不过他们自己决定了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生活。

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当寒冷或者恶劣天气来临的时候,政府会开放避难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所给这些流浪者过夜,也有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提供免费膳食,在香港,再贫穷,要维持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必须承认,政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体制,包括资助社会团体,问题在于,社会对“基本服务”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提升,政府必须给与回应。 而在有些政府公共服务缺乏的国家,贫富差距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贫穷,意味着连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都无法负担,要担心自己病了,没有钱看病,担心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上学,接受基本教育。 当然,在那些贫穷国家,就算贫富差距不严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尊严两个字。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就在五星级酒店的外面,在市中心的公园周边,一到晚上,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睡在路边的人,他们白天在这个城市谋生,晚上则用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栖身。 看到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回应年轻人说,听到了年轻人对现实不满的声音,政府能够做的,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成为资本家,但是贫富差距肯定会存在的,要实现所有人同样富裕,只有共产主义。 可以想象,特首又要因为这番言论遭到舆论的狂轰乱炸了,就好像他之前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把文革作为极端民主的例子。 年轻人对贫富差距严重的不满,或许有些向往的是乌托邦式的平等,但是大部分,或者这种不满得到呼应,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正如占领华尔街的年轻人,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认为就应该转向社会主义。 而平均主义早就被证明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是行不通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中国内地的经济改革。即便是共同富裕,也只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在共同富裕之下存在的个体差异,只要制度是公平的,那麽也就可以接受。 至于共产主义,同样也是历史告诉我们,不管是左还是有右,如果走到了极端,本质上也就没有了区别,人类的发展,要防止的,就是走向极端。人们对于政府的期待,是可以从制度上消除,产生特权的根源。 ------------------------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补充,昨天看到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把贫穷线提高到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提高92%。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说,据测算,到2011年年底,对应扶贫对象规模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其实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收入每天1.25美元以下,这也就是刚刚和国际标准接轨。

  评论这张
 
阅读(49399)| 评论(3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