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我眼中的朝鲜  

2011-12-23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正日去世,全世界的人透过朝鲜电视台,看到朝鲜举国上下悲痛欲绝的景象。对于很多中国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离世,会让民众悲痛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如果去过朝鲜,那末对于这样的场面就不会觉得奇怪,我还记得平壤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讲述金日成父子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的满眶泪水,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真诚。只是,这两个人和我没有自己任何关系,这也使得讲解员的泪水在我眼中显得有些突兀,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对方毫不收敛自己的情感,甚至让我觉得很是尴尬,因为我不知道用一种怎样的神情去回应,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对方。 我不会嘲笑这名女士,就好像我不会去嘲笑那个朝鲜电视台的女主播,嘲笑她说话的腔调,她的表情,她的眼泪,因为我清晰的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也用差不多铿锵的语调上台表演过,做过那些标准化的动作,表达自己对祖国和党的热爱。 09年的时候去过一次朝鲜,在平壤,中国和朝鲜的艺术团,联合举办了一场演出,为了展现两国之间的友谊。朝鲜女报幕员的音腔,他们表演的曲目,在很多人看来,歌颂的味道过于的直白,过于的不加修饰,也就是早就过时,那都是我们八十年代晚会样式,舞蹈,合唱,独唱,但是如果撇开外表的包装,朝鲜演员们的表演却显得更加的纯粹,不想同台演出的来自中国的节目,艳丽性感的服装,灯光,刻意展现的各种曲线,终于明白,为何和朝鲜那个年轻的外交官聊天,他很认真告诉我,在他的眼中,中国已经偏离了社会主义。 这个年轻的外交官,并不是我们对朝鲜人的刻板印象,香港同行笑他长得像一个歌星,他会讲流利的英文,他说,他们在大学里面,学习英文,很多时候会靠看美国电影,这很像八十年代的中

金正日去世,全世界的人透过朝鲜电视台,看到朝鲜举国上下悲痛欲绝的景象。对于很多中国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离世,会让民众悲痛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如果去过朝鲜,那末对于这样的场面就不会觉得奇怪,我还记得平壤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讲述金日成父子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的满眶泪水,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真诚。只是,这两个人和我没有自己任何关系,这也使得讲解员的泪水在我眼中显得有些突兀,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对方毫不收敛自己的情感,甚至让我觉得很是尴尬,因为我不知道用一种怎样的神情去回应,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对方。

 

我不会嘲笑这名女士,就好像我不会去嘲笑那个朝鲜电视台的女主播,嘲笑她说话的腔调,她的表情,她的眼泪,因为我清晰的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也用差不多铿锵的语调上台表演过,做过那些标准化的动作,表达自己对祖国和党的热爱。

 

09年的时候去过一次朝鲜,在平壤,中国和朝鲜的艺术团,联合举办了一场演出,为了展现两国之间的友谊。朝鲜女报幕员的音腔,他们表演的曲目,在很多人看来,歌颂的味道过于的直白,过于的不加修饰,也就是早就过时,那都是我们八十年代晚会样式,舞蹈,合唱,独唱,但是如果撇开外表的包装,朝鲜演员们的表演却显得更加的纯粹,不想同台演出的来自中国的节目,艳丽性感的服装,灯光,刻意展现的各种曲线,终于明白,为何和朝鲜那个年轻的外交官聊天,他很认真告诉我,在他的眼中,中国已经偏离了社会主义。

金正日去世,全世界的人透过朝鲜电视台,看到朝鲜举国上下悲痛欲绝的景象。对于很多中国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离世,会让民众悲痛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如果去过朝鲜,那末对于这样的场面就不会觉得奇怪,我还记得平壤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讲述金日成父子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的满眶泪水,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真诚。只是,这两个人和我没有自己任何关系,这也使得讲解员的泪水在我眼中显得有些突兀,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对方毫不收敛自己的情感,甚至让我觉得很是尴尬,因为我不知道用一种怎样的神情去回应,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对方。 我不会嘲笑这名女士,就好像我不会去嘲笑那个朝鲜电视台的女主播,嘲笑她说话的腔调,她的表情,她的眼泪,因为我清晰的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也用差不多铿锵的语调上台表演过,做过那些标准化的动作,表达自己对祖国和党的热爱。 09年的时候去过一次朝鲜,在平壤,中国和朝鲜的艺术团,联合举办了一场演出,为了展现两国之间的友谊。朝鲜女报幕员的音腔,他们表演的曲目,在很多人看来,歌颂的味道过于的直白,过于的不加修饰,也就是早就过时,那都是我们八十年代晚会样式,舞蹈,合唱,独唱,但是如果撇开外表的包装,朝鲜演员们的表演却显得更加的纯粹,不想同台演出的来自中国的节目,艳丽性感的服装,灯光,刻意展现的各种曲线,终于明白,为何和朝鲜那个年轻的外交官聊天,他很认真告诉我,在他的眼中,中国已经偏离了社会主义。 这个年轻的外交官,并不是我们对朝鲜人的刻板印象,香港同行笑他长得像一个歌星,他会讲流利的英文,他说,他们在大学里面,学习英文,很多时候会靠看美国电影,这很像八十年代的中

 

这个年轻的外交官,并不是我们对朝鲜人的刻板印象,香港同行笑他长得像一个歌星,他会讲流利的英文,他说,他们在大学里面,学习英文,很多时候会靠看美国电影,这很像八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候,社会上掀起了学习英文的热潮,尽管没有资源,还是有很多人自学成才。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去过很多国家,承认自己的国家贫穷,还有饥荒问题,相信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是来自美国的制裁。讲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刚刚对朝鲜的访问,他两眼放光,因为他有机会看到了克林顿本人。

 

那一次去朝鲜,看到了金正日,在机场拍摄中国领导人即将抵达的专机,突然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转头一看,原来是金正日亲自到机场迎接,那个时候,外界都在传说,他病入膏肓,行动不便。后来因为送机的时候提早到了机场,才发现,原来这些欢呼声来自现场的几百名朝鲜男士,他们的面前有麦克风,他们站在举着鲜花欢呼的人群的后面,提供现场的音响效果。

 

朝鲜政府为了显示隆重,从机场到市中心,道路两旁安排了成群结队的欢迎人群。当然,这样的事情,在我小时候也曾经做过,带着红领巾,拿着纸做的花球,在那里有节奏的挥动着,脸上还会擦上胭脂。当车队经过哪些也是带着红领巾的朝鲜女孩的列队,我甚至在那一瞬间有点恍惚。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满心欢喜。

国,那个时候,社会上掀起了学习英文的热潮,尽管没有资源,还是有很多人自学成才。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去过很多国家,承认自己的国家贫穷,还有饥荒问题,相信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是来自美国的制裁。讲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刚刚对朝鲜的访问,他两眼放光,因为他有机会看到了克林顿本人。 那一次去朝鲜,看到了金正日,在机场拍摄中国领导人即将抵达的专机,突然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转头一看,原来是金正日亲自到机场迎接,那个时候,外界都在传说,他病入膏肓,行动不便。后来因为送机的时候提早到了机场,才发现,原来这些欢呼声来自现场的几百名朝鲜男士,他们的面前有麦克风,他们站在举着鲜花欢呼的人群的后面,提供现场的音响效果。 朝鲜政府为了显示隆重,从机场到市中心,道路两旁安排了成群结队的欢迎人群。当然,这样的事情,在我小时候也曾经做过,带着红领巾,拿着纸做的花球,在那里有节奏的挥动着,脸上还会擦上胭脂。当车队经过哪些也是带着红领巾的朝鲜女孩的列队,我甚至在那一瞬间有点恍惚。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满心欢喜。 还记得车窗外那一张张脸,有的激动,有的面无表情,会觉得有点点心痛,因为自己是从这样的过去走过来,明白这样的生活,其实真的,并不好。只是,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为什末会明白,原来生活应该有其他的样式和选择,甚至曾经相信,也许只是因为幸运,身处了一个美好的时代。 现在,回头再看,这些选择和改变的到来,是因为这个社会中我的无数前辈,还有比我觉悟的更早的人们,正是他们对变革的追求和努力,让我和其他和我曾经一样懵懂的人,搭上了一班向前的列车。 很多人关心没有了金正日的朝鲜,未来会是怎样,就好像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在关心,1976

 

还记得车窗外那一张张脸,有的激动,有的面无表情,会觉得有点点心痛,因为自己是从这样的过去走过来,明白这样的生活,其实真的,并不好。只是,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为什末会明白,原来生活应该有其他的样式和选择,甚至曾经相信,也许只是因为幸运,身处了一个美好的时代。

 

现在,回头再看,这些选择和改变的到来,是因为这个社会中我的无数前辈,还有比我觉悟的更早的人们,正是他们对变革的追求和努力,让我和其他和我曾经一样懵懂的人,搭上了一班向前的列车。

 

很多人关心没有了金正日的朝鲜,未来会是怎样,就好像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在关心,1976年九月九日之后的中国,会是怎样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中国,和现在的朝鲜一样,人们不知道,在这个封锁的国门里面,正在发生什末,将要发生什末。

 

那一年之后,中国没有垮,中国改变了,同样的事情,也许也会发生在朝鲜身上,作为外人,真的不知道,因为能够决定这个国家命运的,只有朝鲜人民。如果说,担心朝鲜人民没有追求改变的意识,没有那样的机会,其实这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年九月九日之后的中国,会是怎样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中国,和现在的朝鲜一样,人们不知道,在这个封锁的国门里面,正在发生什末,将要发生什末。 那一年之后,中国没有垮,中国改变了,同样的事情,也许也会发生在朝鲜身上,作为外人,真的不知道,因为能够决定这个国家命运的,只有朝鲜人民。如果说,担心朝鲜人民没有追求改变的意识,没有那样的机会,其实这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看到那些朝鲜媒体发放的照片,哭倒在地上的年轻的朝鲜女孩子,她们身上穿着各种颜色和款式的羽绒服,这已经和我两年前在平壤大街上看到的景象很是不同。忽然想起中国从统一的蓝水色制服开始的悄然改变,人们开始的自我选择。 想起高丽饭店旁边的那家火锅店,年轻的女服务员和我们一起唱那些中国流行歌曲。09年初,朝鲜只有六千人拥有手机,而到今年底,用户会突破一百万。总会变的,就像独裁者总是会死亡,改变只是快和慢而已。

看到那些朝鲜媒体发放的照片,哭倒在地上的年轻的朝鲜女孩子,她们身上穿着各种颜色和款式的羽绒服,这已经和我两年前在平壤大街上看到的景象很是不同。忽然想起中国从统一的蓝水色制服开始的悄然改变,人们开始的自我选择。

 

想起高丽饭店旁边的那家火锅店,年轻的女服务员和我们一起唱那些中国流行歌曲。09年初,朝鲜只有六千人拥有手机,而到今年底,用户会突破一百万。总会变的,就像独裁者总是会死亡,改变只是快和慢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2571)| 评论(5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