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中间路线  

2010-07-01 10: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香港2012年政改方案大比数通过,对于追求普选来说,这当然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在政府的起锚推销陷入僵局,大家开始不抱希望的时候,被视为反对派之一的民主党的退步,中央政府的妥协,特区政府以及一批中间人的斡旋,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要谈香港的政治改革问题,先要大致了解香港的政治光谱。立法会议员,现在被分为两大阵营,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

 

 

所谓的泛民主派并没有定义,只不过大家有着一些共同的诉求,比如要求行政长官以及立法会议员全面普选,监察政府,把人权,平等,正义,言论自由等视为社会的重要价值,但是在很多经济以及政治理念上又不尽相同。05年,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遭到否决,政府称呼投下了反对票的议员们为反对派之后,一些媒体以及一些批评他们的人士开始称呼这些议员为反对派。

 

 

所谓的建制派,在香港媒体以及学者口中,还有很多其他的称呼,比如亲中派,保皇党,或者传统左派等,基本上指很少对特区政府的运作和政策提出批评和质疑的政党以及政治人物。在立法会投票的时候,总是站在政府一边。

 

 

而传统左派,大部份来自基层﹐不少参加工人组织和参与工运﹐当中还有不少是共产主义者。在港英政府时期,由于只有支持殖民统治的港人可以加入建制﹐传统左派被排除在建制之外,是名副其实的左派,而在回归之后,这类左派人士终于可以加入建制。也因为这样,谈论香港的左右之分往往会引发困扰,这一点有些像中国内地,左右的定义也同样和西方学术意义上的定义相反。

 

 

不久前,和一位旧同事叙旧。旧同事已经脱离了新闻行业跨入了香港政圈,从一名议员助理开始,最后自己成为了一名区议员。和其他的区议员一样,她所做的大部分是地区基层工作,主要是帮助基层劳工解决问题,比如提供培训课程。如果来看看她所在的这个团体的目标,维护劳工权益,建立公平正义社会,从字面上,和那些泛民主派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问题在这里,作为建制派,在关键议题的投票问题上,往往因为政府一句顾全大局而投下赞成票,这可能导致两个后果,第一,如果政府是过于重商的话,通过的会导致更多的社会不公,而这些不公平,是再多的地区基层工作都无法弥补的。第二,导致强势政府,让立法会变成一个橡皮图章。

 

 

她也看到了这一点,也因为这样,她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作为议员,走中间路线的可行性。不过在香港走中间路线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在香港,一直有这样的站队,或者是被标签的习惯,媒体是这样,立法会议员也是这样,即便议员表示自己是独立的,但是也会因为在一些事情上的表态,而被标签到其中一方,而久而久之,就连当事人也接受了这样的标签。

 

 

在政改方案投票前夕,就连一直支持激进民主运动的报纸,也透过社论的方式,理性分析了民主党改良方案的利弊,因为各方的妥协议及理性思考,使得香港的政改终于起锚。虽然,正如反对者所担心的,这样的起步到底距离普选有多远,但是只要明白这只是开始,不放弃,才是最重要。

 

 

这次关于政改的辩论,外界开始把泛民分成温和派和激进派,而这种多元化路线的出现,对于泛民并不是坏事,因为两者正好可以相互弥补,当理性的诉求压力不够的时候,街头运动的方式可以增加筹码。

 

 

这个时候,建制派也需要走多元路线,改变外界认定只会投赞成票的印象。至于这样的路线是否走得成功,当然最终还是由选民决定,香港社会是否足够理性,选民是否准备好了双普选,下一次的选举就可以看出来。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14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