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起锚 超錯 香港政改  

2010-06-20 23: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www.my1510.cn

起锚 超錯  香港政改 - 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的博客

起锚 超錯  香港政改 - 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的博客

 

起锚是特区政府为2012政改方案起的口號,不过被反对方案的网友很快改成了“超错”,比较两个字,九成相似,不得不佩服网友的创意。

 

 

周末和好几拨朋友聚会,话题当然离不开这份方案,多得曾特首敢于上电视进行辩论,连带不关心这个话题的朋友,也好奇起来。不过儘管有兴趣,对於方案的了解並不足够,更不要说现在又出来了民主党的改良方案。

 

 

先从05年说起,事实上,目前的香港政改,主要集中在立法会以及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上,因为现在的行政长官是8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的,六十个立法会议员,三十个直选,三十个来自功能组別。

 

 

2005年10月,香港政制发展专责小组发表《香港政制发展第五號报告书》,就2007年香港行政长官產生办法及2008年香港立法会產生办法提出具体的建议改革方案。

 

 

2007年香港行政长官產生办法,根据香港政府建议,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委员人数將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增加的选举委员包括全港十八区区议员。

 

 

2008年香港立法会產生办法,根据香港政府建议,香港立法会议席会由60个增加至70个,其中分区直选和功能组別各增加5席。分区直选方面,五个选区將各自增加1席;功能组別方面,区议会代表將由1席增加至6席。

 

 

报告没有提到是否在2007、2008年的后一轮选举中实现普选或双普选。

 

 

05年12月,立法会以34票赞成,24票反对,1票弃权,否决了方案,赞成率是57。6%。当时的民调显示,35%支持否决,56。3%反对否决。

 

 

2007年12月,人大常委会通过关於香港特別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產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认为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的具体產生办法和第五届立法会的具体產生办法可以作出適当修改﹔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產生的办法﹔在行政长官由普选產生以后,香港特別行政区立法会的选举可以实行全部议员由普选產生的办法,也就是2020年立法会可以普选產生。

 

 

2009年11月 政府公布2012政改諮询文件;同月底,社民连公布「五区总辞」构思。12月,近百名政经界人士组成「政制向前走大联盟」撑政府方案,2010年1月,温和民主派成立「终极普选联盟」,主张与中央沟通。1月27日 公民党和社民连五名议员请辞。

 

 

2010年4月,特区政府发表《二零一二年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產生办法建议方案》:

 

 

2012年行政长官產生办法建议,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委员人数將由800人增加至1200人,四大界別各增加100人。

 

 

2012年香港立法会產生办法,建议立法会议席会由60个增加至70个,其中分区直选和功能组別各增加5席。功能组別方面,区议会代表將由1席增加至6席,由民选区议员以比例代表制互选產生,取消委任区议员投票权。

 

 

至於是否在后一轮选举中实现普选或双普选,特区政府建议中认为2007年人大的决定已经为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及2020年普选立法会订下时间表,但建议並未为普选订下实行方式及路线图。

 

 

特首曾荫权强调,方案较2005年方案“更加前卫、更加进步、更加民主”,而香港经已错失了2005年的机会,因此呼吁立会各党派议员“以开放態度及包容胸襟作为沟通的基础,努力寻求共识”。而负责推销政改方案的唐英年亦指:“无论大家认为一步是大步还是小步,但我们有一步,就要行一步”。

 

 

反对的泛民主派认为,方案比05年还要倒退,政府没有明確2017以及2020的普选时间表,也没有明確废除功能组別。所谓功能界別,是香港和澳门代表社会上某些职业而在特定公职选举中拥有投票权的类別。而被詬病的地方在於,在现有制度下,大部份功能界別只能代表行业中的小部份,如通常是僱主,因此不能全面反映全体从事该行业的市民的意见。

 

 

部分反对的政党更是提出2012双普选的要求。5月16日 立法会五区补选,投票率只有17%创新低,5月20日,特首曾荫权主动提出和“五区公投“发言人余若薇进行电视辩论。同时,在五月底,包括民主党,普选联在内的温和民主派和中联办副主任李刚会面,这也是回归之后,中联办首次和民主党进行对话接触。

 

 

6月7日,特区政府正式向立法会备案,把6月23日定为2012年政改决议案立法会表决日,就在同一天,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在北京发表讲话,为普选定义,表示「普选」也就是投票权人人平等,但没有回应普选联提出的另外两个要求,包括双方设立沟通机制,及开放政改方案建议的五个新增区议会议席由市民投票选出。之后民主党两次让步,6月16日抛出底綫,只要求新增五个立法会区议会功能组別议席都由一人一票產生,如果政府接受,將会投票支持政府政改方案。

 

 

6月17日,曾荫权和余若薇的电视辩论,民调显示,七成被放者认为余若薇表现优胜,连带反对政府方案的人数增加。不过,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当天表示,民主党的改良方案没有违反人大常委会○七年决定。在她表態之后,其他的一些建制派成员纷纷表示支持民主党的方案。

 

 

6月20日傍晚,特区政府消息人士透露,特区政府的法律专家及中央,正就民主党的区议会方案,是不是会抵触基本法以及人大常委在07年的决定进行最后阶段研究,相信很快会明朗化,而政府不会改变这个星期三表决的日期,而如果政府接纳民主党的方案,有关的选举安排在下半年立法的时候再进行討论,强调会公道以及合理。

 

 

根据基本法,政府的方案需要立法会三分之二支持,也就是四十票,由於民主党握有9票,因此,如果政府接受民主党方案,最多可以拿到48票,就算民主党内三名反对这个方案的议员不支持,同样可以过关。

 

 

作为一个香港的选民,当然希望可以透过一人一票选出立法会议员以及行政长官,即便一些人担心,香港人是否为一人一票准备好了吗?但是如果不落实,谁又能证明没有准备好?

 

 

只是,现实是,香港现在处於一个普选还在对岸的阶段。既然谈论的是民主,那末必须承认香港也有不同的利益方的存在,谁也无法代表所有的香港选民。就算批评建制派,但也不可以否认,他们也代表了一批有著同样的想法的香港人。

 

 

不过有一点却是明確,那就是爭取终极普选和爭取保留功能组別的人,是站在对立方的,因为是反特权和保特权的关係。也因为这样,看到应该在同一阵营内的下的相互指责,甚至攻击,总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在相同的目標下,可以有不同的方法,没有绝对的好坏,只有在某个特定的环境和时段,那个最为有效可行而已。

 

 

不少人奇怪,既然中央说了“可以“,为何这些香港人一定要一个明確的路綫图。看看香港的民调,中文大学的六月十五日的民调显示,过半数受访者表示,不相中央有决心於二○一七及二○年,落实行政长官及立法会普选,浸会大学香港过渡期研究计划的研究发现,確实相信中央政府承诺的时间表是不会更改的,只有百分之十八,其他受访者认为这时间表可以移动,甚至有百分之二十七的受访市民认为那是中央「虚假承诺」。

 

 

香港人要的民主,其实就是透过功能组別以及行政长官小圈子选举的最终取消,消除现在存在的特权,体现投票权人人平等的理念。 要求很简单。只是现在很奇怪,看看到底谁在为资本带来的特权説话?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325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