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尘埃落定?  

2010-01-18 22: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adc87609aecd852e

 

 

星期五晚上,特地去了立法会门外.做了这么多年的记者,当然明白,单纯依靠媒体的报导,虽然能够整合,大致了解现场的状况,但是总比不上亲身感受来得真切.况且,媒体有兴趣的往往只是產生衝突的时候,那怕衝突和一个大的场景相比其实很小,也会因为媒体的不断强化和聚焦,而被无限放大.就好像电视上看韩国农民和警察的衝撞,和当自己站在首尔街头的示威人群边上近距离见证,做出的判断完全不同.前者让人觉得,似乎首尔大乱了,后者则让人明白,只要过一条马路,就是日常的正常生活.

 

 

中环就是这样,只要从立法会过一条马路走到匯丰银行,或者另外一边的文华酒店,中环还是中环,不关心高铁的人们,除了看到马路边多了警车,夜空中传来的听不清楚讲什么的高音喇叭声音,不会觉得这个夜晚,这个中环有何不同.

 

 

坐在立法会正门外的空地,环顾周围,绝大部分是年轻的面孔,当自己支持的议员发言的时候,一片欢呼声,轮到支持高铁的议员说话,则是嘘声一片,组织者安排的大电视屏幕,很显然不是让大家听清楚议会內的辩论.事实上,如果不是主席台上的主持人知道每隔几分钟用具有衝突性,直接甚至粗俗的语言调动大家的情绪,如此冗长的会议和问答,很难让这些明显对会场內的內容不感兴趣的年轻人坐下去.而这正是这次的由八十后年轻人带起的这场社会运动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台上的锣鼓,年轻人的口头禪语言,直截了当的表述,吸引了眾多的年轻人,有一种嘉年华式的狂欢气氛.而我作为台下的听眾,对於牵扯上政治议题的表述会稍微皱皱眉头,但是当高音喇叭传来感性的表述,"因为我们为了我们的香港"的时候,我又会被深深的打动.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立法会最终通过拨款,示威者和警方发生衝突,不过警方出动胡椒喷雾,还是有点意外.参与社会运动的人,既有崇尚理性表达的温和派,也有相信用身体抗爭的激烈派,这个时候当然考验的是警察的控制能力,原本以为经歷了世贸会议標悍的韩国农民之后,面对这些小年轻,最多也就是几个警察把他们抬出去而已.

 

 

社会运动中用激烈的方式,对於抗爭的一方来说,是一把双刃剑,要看社会的主流民意是否接受.加上这次反高铁示威组织鬆散,依靠自发性,没有绝对的领导,因此要在行动中保持统一的策略,真的很难.

 

 

香港一向是崇尚理性,法治的地方,激烈行为可能会为抗爭者减分,也许是因为这样,曾荫权今天的回应非常的强硬,批评部份衝击立法会的示威者,违背了香港社会核心价值以及法治精神,表示政府绝对不能接受,要求示威者进行反思.

 

 

曾荫权讚扬警方的克制,作为行政长官,当然有责任维护纪律部队的权威性,这样才能保持政府的管制威信,但是问题在於,他的回应,只是针对很小部份的过激人士,却没有回应大部份示威者的诉求,存在让民眾认定反高铁行动不理性的误导,对大部份理性表达的民眾来说,非常的不公平.这和之前政府,还有一些媒体刻意把反对和失落的八十后掛勾一样,让民眾忽略这些年轻人,就算不是全部,但至少也有很大的一部分的人是出于社会理想和责任感.

 

 

关于高铁的討论,从一开始就变成了简单的是非题,支持或者反对,没有花时间去討论,支持者可能只是支持兴建,但是不认同如此大的投入,或者是选址,反对者可能不是反对高铁,同样也市反对落实的具体细节.而一些支持和反对者开始互相指摘,前者认定后者不爱港爱国,后者认定对方卖港求荣.

 

 

而所谓的民意调查,无法找到一个中立和具有公信力的.比如媒体引用最多的七成支持来自一家叫做智经的民间智库的报告,有人质疑这家机构和政府的官方背景,不过这次民调倒是委託岭南大学进行,只不过受访的样本只有七百多人.如果从人数来看,声称六成会员反对高铁的建筑地盘工作的结果更具有代表性一点,毕竟有四万多个会员,而根据香港政府的数字,09年地盘开工人数是五万多,但是,找不到具体的问卷,要知道,问题的设置,非常容易左右调查结果,而且这个工会隶属反对高铁的政党.

 

 

或者再回到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如果香港没有加入广州一小时生活圈內,香港真的会被边缘化吗?边缘化这个词,让人想起多年前关于上海是否会取代香港的討论,不管是媒体还是政府,显得那样的担心.这么多年了,难道他们看不到,上海陆家嘴的高楼大厦里面,是一个上网搜索,可能会告诉你"依照法律某些结果无法显示"的地方吗?为何看不到自己最珍贵的地方,不是西九龙的高楼,未来的高铁,而是年轻人可以坐在立法会前面,对著站在自己前面的警察,高唱"真的爱你",选举最靓仔的警察哥哥?

 

 

政府说会正视八十后的问题,如果还是认定,八十后这样做是缺乏幸福感的一种发泄,那么採取的措施依然无法让这场社会运动消失.正如学者所说,政府需要的是一个商业的香港,那如果香港人需要的是一个民主的香港,这种深层次的矛盾,应该如何解决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1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