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终于来到了平壤  

2009-10-03 22:1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

 

在马路中间抛锚了。一进市区,最吸引大家眼球的是站在马路中间的女交通警察,朝鲜官员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平壤的一道风景。从酒店的房间看下去,就可以看到年轻的女警察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指挥交通,不过,数了数经过的车辆,稀疏零落,怪不得说她们是一道风景。而听到风景两个字,看者那些个俏丽的女警,觉得很熟悉,把她们成为风景,而且要加上亮丽两个字,不是流行在不少中国的城市吗?因为聼太多人说,不可以隨便拍摄,也不可以隨意走动,曾经有去过朝鲜的朋友开玩笑:如果觉得肚子饿,在房间里面大声说,第二天就会有好吃的放在房间里面,所以一直有一种担心,会不会没有行动的自由。採访的接待安排其实並不令人陌生,因为就在几年前,境外媒体在内地採访也是这样,需要有官员陪同,需要支付当地的外办一笔採访费用。好几个国家採用这样的办法,比如越南,外媒也需要有外交部的官员陪同,不过越南好一些的地方在於,不需要交纳採访费。当然这些年,内地的城市也没有了这样的规定。一些同行听説美联社在平壤有常驻记者站觉得非常的差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美国应该是朝鲜非常敌视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允许一家美国的媒体在这里设立记者站。事实上,所谓的常驻机构,外籍的工作人员更多的驻在北京,只在有採访活动的时候,才会被允许进入平壤。儘管这样,还是让人觉得算是一种突破,同时也透露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版权声明在马路中间抛锚了。一进市区,最吸引大家眼球的是站在马路中间的女交通警察,朝鲜官员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平壤的一道风景。从酒店的房间看下去,就可以看到年轻的女警察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指挥交通,不过,数了数经过的车辆,稀疏零落,怪不得说她们是一道风景。而听到风景两个字,看者那些个俏丽的女警,觉得很熟悉,把她们成为风景,而且要加上亮丽两个字,不是流行在不少中国的城市吗?因为聼太多人说,不可以隨便拍摄,也不可以隨意走动,曾经有去过朝鲜的朋友开玩笑:如果觉得肚子饿,在房间里面大声说,第二天就会有好吃的放在房间里面,所以一直有一种担心,会不会没有行动的自由。採访的接待安排其实並不令人陌生,因为就在几年前,境外媒体在内地採访也是这样,需要有官员陪同,需要支付当地的外办一笔採访费用。好几个国家採用这样的办法,比如越南,外媒也需要有外交部的官员陪同,不过越南好一些的地方在於,不需要交纳採访费。当然这些年,内地的城市也没有了这样的规定。一些同行听説美联社在平壤有常驻记者站觉得非常的差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美国应该是朝鲜非常敌视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允许一家美国的媒体在这里设立记者站。事实上,所谓的常驻机构,外籍的工作人员更多的驻在北京,只在有採访活动的时候,才会被允许进入平壤。儘管这样,还是让人觉得算是一种突破,同时也透露: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

 

在马路中间抛锚了。一进市区,最吸引大家眼球的是站在马路中间的女交通警察,朝鲜官员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平壤的一道风景。从酒店的房间看下去,就可以看到年轻的女警察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指挥交通,不过,数了数经过的车辆,稀疏零落,怪不得说她们是一道风景。而听到风景两个字,看者那些个俏丽的女警,觉得很熟悉,把她们成为风景,而且要加上亮丽两个字,不是流行在不少中国的城市吗?因为聼太多人说,不可以隨便拍摄,也不可以隨意走动,曾经有去过朝鲜的朋友开玩笑:如果觉得肚子饿,在房间里面大声说,第二天就会有好吃的放在房间里面,所以一直有一种担心,会不会没有行动的自由。採访的接待安排其实並不令人陌生,因为就在几年前,境外媒体在内地採访也是这样,需要有官员陪同,需要支付当地的外办一笔採访费用。好几个国家採用这样的办法,比如越南,外媒也需要有外交部的官员陪同,不过越南好一些的地方在於,不需要交纳採访费。当然这些年,内地的城市也没有了这样的规定。一些同行听説美联社在平壤有常驻记者站觉得非常的差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美国应该是朝鲜非常敌视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允许一家美国的媒体在这里设立记者站。事实上,所谓的常驻机构,外籍的工作人员更多的驻在北京,只在有採访活动的时候,才会被允许进入平壤。儘管这样,还是让人觉得算是一种突破,同时也透露

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

 

 

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朝鲜对於美国的重视。这在关於六方会谈的问题上就表现无遗,朝鲜要绕过六方会谈和美囯直接谈,而美国不答应。在飞机上看朝鲜的杂誌,头版的新闻就是克林顿访问朝鲜。那张朝鲜媒体拍摄的克林顿和金正日会谈的照片非常有趣,因为镜头下两个人严肃的表情显得非常的默契。忽然觉得,很多人用神秘两个字形容朝鲜,或者看到朝鮮的一景一物,總是表現出驚異的神情,其实和那些,以为中国人还梳者辫子的老外没有實質上的差別。如果抛开猎奇心態来看这个城市,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眼,但是不得不承认,不管是这样的建筑还是人的面貌,和中国的太多城市没有差別。倒是我的一个八零后的同事讲的实在,他说他好像快点去朝鲜看看,因为如果去晚了,朝鲜发展了,那就看不到他小时候的中国的样子了。

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

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在马路中间抛锚了。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

一进市区,最吸引大家眼球的是站在马路中间的女交通警察,朝鲜官员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平壤的一道风景。从酒店的房间看下去,就可以看到年轻的女警察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指挥交通,不过,数了数经过的车辆,稀疏零落,怪不得说她们是一道风景。而听到风景两个字,看者那些个俏丽的女警,觉得很熟悉,把她们成为风景,而且要加上亮丽两个字,不是流行在不少中国的城市吗?

 

 

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朝鲜对於美国的重视。这在关於六方会谈的问题上就表现无遗,朝鲜要绕过六方会谈和美囯直接谈,而美国不答应。在飞机上看朝鲜的杂誌,头版的新闻就是克林顿访问朝鲜。那张朝鲜媒体拍摄的克林顿和金正日会谈的照片非常有趣,因为镜头下两个人严肃的表情显得非常的默契。忽然觉得,很多人用神秘两个字形容朝鲜,或者看到朝鮮的一景一物,總是表現出驚異的神情,其实和那些,以为中国人还梳者辫子的老外没有實質上的差別。如果抛开猎奇心態来看这个城市,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眼,但是不得不承认,不管是这样的建筑还是人的面貌,和中国的太多城市没有差別。倒是我的一个八零后的同事讲的实在,他说他好像快点去朝鲜看看,因为如果去晚了,朝鲜发展了,那就看不到他小时候的中国的样子了。

因为聼太多人说,不可以隨便拍摄,也不可以隨意走动,曾经有去过朝鲜的朋友开玩笑:如果觉得肚子饿,在房间里面大声说,第二天就会有好吃的放在房间里面,所以一直有一种担心,会不会没有行动的自由。採访的接待安排其实並不令人陌生,因为就在几年前,境外媒体在内地採访也是这样,需要有官员陪同,需要支付当地的外办一笔採访费用。好几个国家採用这样的办法,比如越南,外媒也需要有外交部的官员陪同,不过越南好一些的地方在於,不需要交纳採访费。当然这些年,内地的城市也没有了这样的规定。

 

 

一些同行听説美联社在平壤有常驻记者站觉得非常的差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美国应该是朝鲜非常敌视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允许一家美国的媒体在这里设立记者站。事实上,所谓的常驻机构,外籍的工作人员更多的驻在北京,只在有採访活动的时候,才会被允许进入平壤。儘管这样,还是让人觉得算是一种突破,同时也透露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朝鲜对於美国的重视。这在关於六方会谈的问题上就表现无遗,朝鲜要绕过六方会谈和美囯直接谈,而美国不答应。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

在飞机上看朝鲜的杂誌,头版的新闻就是克林顿访问朝鲜。那张朝鲜媒体拍摄的克林顿和金正日会谈的照片非常有趣,因为镜头下两个人严肃的表情显得非常的默契。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487d9ae18f2fc22朝鲜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虽然开放了旅游,不过因为自己记者的身份,也明白成行的困难。之所以想去,是因为太多的道听途説,越多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神秘的国家,越希望能够有一天自己去亲眼看看,因为我縂觉得,靠听説和媒体的报道想象起来的一个地方,和真实之间总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因为工作的关係,终于登上了飞往平壤的飞机。一位同行不停的问身边的中国游客,是不是因为要去朝鲜而特別兴奋,对方的回答有些轻描淡写,不知道是否能够让我的同行满意。而坐在我身边的两位中国游客,则很诧异,朝鲜航空公司的飞机,原来是苏联的图-154,不过,这样的机种,中国的航空公司是在2002年底才淘汰的,而在中亚国家,俄罗斯内陆航班以及伊朗,东欧国家,都还作为民用客机在使用。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另一位同行在车内惊讶的感嘆,原来马路上有自行车呀。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嘆,她说看过一篇报道,在平壤是不能够把自行车当成交通工具的。陪同的朝鲜官员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到了市中心,確实是没有看到自行车的影子,人倒是很多,特別是排队等上公共汽车的人潮。公共汽车非常的残旧,有一辆有轨电车就

忽然觉得,很多人用神秘两个字形容朝鲜,或者看到朝鮮的一景一物,總是表現出驚異的神情,其实和那些,以为中国人还梳者辫子的老外没有實質上的差別。如果抛开猎奇心態来看这个城市,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眼,但是不得不承认,不管是这样的建筑还是人的面貌,和中国的太多城市没有差別。倒是我的一个八零后的同事讲的实在,他说他好像快点去朝鲜看看,因为如果去晚了,朝鲜发展了,那就看不到他小时候的中国的样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167)|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