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依然不知道的朝鲜  

2009-10-11 15:4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

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

 

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

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

 

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

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

 

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 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

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e69f17d2d60311af从平壤回来好几天了,但是朋友同事之间聊天,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朝鲜的见闻.有意料之中的,也有一些想不到的.比如,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拍摄,但是对于朝鲜的新闻官员没有审查大家的稿件,在用互联网和卫星传送以及做直播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觉得意外.没有想到平壤的街头可以看到新款的奔驰和宝马,还有人群,因为在不少人的印象当中,太多去过朝鲜的人回来感叹说,平壤的街头是看不到人的.当然,对于朝鲜,依然是不了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朝鲜的人.陪同我们的官员,景点的导游,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职业守则以及谈话的口径,在没有办法和当地人聊天的情况下,平壤给人的印象,也就是一场走马看花.当然,可以观察当地人的表情,或者是一些细节上的表现.地铁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表情木然,但是想想在任何一个城市,地铁里面的表情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看到一些笑意盎然的脸,那才是不真实.公园里面,女性的表情总是要生动一些,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而坐在和蹲在那里的男性,那种表情,在中国大城市里面,街边的农民工身上经常看见.不要说可以接触到的朝鲜人,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在当地经商的外国人,即便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对于媒体依然很有保留,不愿意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在当地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同样非常的小心,接受访问的时候,言语之间经过仔细斟酌,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还有好几年的学业,大家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而那些陪同我们的,中文流利的外交官员,不知道是否因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时间太长,总是让我们很自然的把他们当成

 

维持这个城市的一个底子.火车站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所以陪同的官员不愿多提.朝鲜的经济崩溃从八十年代末东欧以及苏联解体开始,失去了经济援助的最大来源,直到2003年,才出现了第一次的正增长,百分之1.8.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买了好几本中文版的书籍,包括解读主体思想,南朝鲜驻军以及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不管怎样,了解一个地方,尝试去听取对方的立场,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当然不是全盘接受,不然就变成了被成功洗脑.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理论的东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到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争议,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因此,最关键的,在于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对于朝鲜人民来说,至少政府作主,让他们没有了了解外界的权利,也丧失了比较的权利和机会.当然,这也是主体思想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人的改造.问题在于,这样的改造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或者直是被动的主动.自娱自乐是民众的选择,还是一个人的决定?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

朝鲜归来,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如果开放,朝鲜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因为这样,朝鲜会不会开放,并不让人乐观.就好像古巴,政府拒绝大量的外资的流入,因为政府对自己在开放之后的管治能力没有信心.尔闭关自守的结果,就是会停留在某个年代,甚至倒退.

了中国人,还是那种,头脑不是一般灵活,用广东话来说,甚至有点点古惑的中国人.在朝鲜的时候,观看了一场中国和朝鲜艺术团的联合表演,看完之后问香港同行观感,男同事绝大部分在中场已经睡着了,女同事们则大部份更加欣赏上半场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虽然表达的可能过于直接,但总好过下半场,中国的表演节目让人不知道到底要表达什幺.朝鲜的表演形式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回忆.特别是最后的大合唱,穿着黑白色整齐服装的合唱队员,配上管弦乐队,一名指挥,还有一名领唱的歌唱家,这曾经是典型的中国舞台风格.当然,现在的中国不同了,讲求的是中西合壁,芭蕾舞二泉印月,还有穿着妖娆的女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配上色彩绚烂的大手笔的背景,只能说,非常符合现代中国,多姿多彩,当然,如果用批评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字:浮夸.看完阿里郎之后的最大感触,就是怀疑北京奥运开幕,应该参照了这场表演,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一个更加豪华一些而已.在金日成广场内拍摄,首先要做的,是被要求向塑像鞠躬敬礼,看大家没有反应,最后也就免去了买献花献花的环节.事后一想,似乎有点点不太好,因为在每个单位都要创收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光拍摄,却没有给管理单位带来利润.这也就是新闻官们,很热众于在参观完之后,带我们到售卖纪念品的小卖部,而所有的参观项目,包括坐地铁,大家都要按照外国游客的标准付费.在临时提出拍摄汉堡包店的时候,再三提醒我们,还是要花钱消费一点的,不然干扰了别人的生意,不是太好.也好,这至少显示,朝鲜民众有了对金钱的欲望,也对透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尊重.七八十年代的朝鲜,原来人均收入超过了二千美元,经济规模远远超过韩国,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在平壤看到的公共建筑,都是来自那个时候的投资,而那个时候都是苏联式的,因此大而牢固,也因为这样,可以成为

 

 

 

  评论这张
 
阅读(7019)| 评论(2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