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北京杂记  

2009-09-21 15:3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d8aa7c90cfcebfb因为朋友结婚,周末去了一次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正好遇上演练,暗自庆幸没有住在二环里面。之后听北京的朋友说,那天中午开始,地铁拥挤,连农民运营的小三轮车都涨价,还找不到,因为很多公司提前下班。也因为这样,在半个月前约好大家晚上聚会的地方,也因此要临时更改地点。准新娘新郎提醒大家,虽然婚礼是在第二天,但是希望大家预备充足的时间,费事错过了婚礼。当然,情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糟糕,星期六一早,交通早已经恢复正常。其实在星期五晚上八点多,一些地方已经解封,倒是遇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武警,拿着一张纸片问路,可惜我是个对北京熟悉有限的人,只是依稀知道方向,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路程。住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所小学,凌晨被高音喇叭吵醒,看看时间,二点多,应该是学生们参加完排练回到学校。辛苦的当然还有家长,凌晨要来接孩子回家。还好政府宣布,为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这是最后一次排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d8aa7c90cfcebfb因为朋友结婚,周末去了一次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正好遇上演练,暗自庆幸没有住在二环里面。之后听北京的朋友说,那天中午开始,地铁拥挤,连农民运营的小三轮车都涨价,还找不到,因为很多公司提前下班。也因为这样,在半个月前约好大家晚上聚会的地方,也因此要临时更改地点。准新娘新郎提醒大家,虽然婚礼是在第二天,但是希望大家预备充足的时间,费事错过了婚礼。当然,情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糟糕,星期六一早,交通早已经恢复正常。其实在星期五晚上八点多,一些地方已经解封,倒是遇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武警,拿着一张纸片问路,可惜我是个对北京熟悉有限的人,只是依稀知道方向,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路程。住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所小学,凌晨被高音喇叭吵醒,看看时间,二点多,应该是学生们参加完排练回到学校。辛苦的当然还有家长,凌晨要来接孩子回家。还好政府宣布,为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这是最后一次排练。朋友的孩子参加方队训练,说起有同学太调皮被开除出队,问他为何不用同样的方法偷个懒,他直摇头。倒不是怕被批评,或者评不上三好学生,而是觉得,自己说到底,还是很想参加。朋友结婚是在景山附近的一座寺庙里面,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要打114询问才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说到出租车司机,忽然变得深沉起来,不是欲言又止,就是沉浸在广播声中,和以往国家大事无不知晓的北京的哥形象反差鲜明。下了车,依然毫无头绪,还好,胡同里面,拐一个弯就有几个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志愿者大妈大叔,在他们热心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不过,领路的大叔很好奇,因为他说这个寺庙还没有对外开放。这也是我觉得好奇的地方,这座清朝的庙宇,看来已经荒废了很久,屋顶上长满了杂草,但是很快这里会有一家意大利餐厅,会变成新贵们的时尚聚会场所。韩国朋友感叹,这在韩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肯定算是古迹,我们笑他:知道韩国的古迹太少了吧,在北京,古迹太多,多到我们都不在乎了。当然,这是自嘲。算得上中国通的美国朋友,拿起三个茶杯向韩国朋友解释:a是餐厅老板,b是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d8aa7c90cfcebfb因为朋友结婚,周末去了一次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正好遇上演练,暗自庆幸没有住在二环里面。之后听北京的朋友说,那天中午开始,地铁拥挤,连农民运营的小三轮车都涨价,还找不到,因为很多公司提前下班。也因为这样,在半个月前约好大家晚上聚会的地方,也因此要临时更改地点。准新娘新郎提醒大家,虽然婚礼是在第二天,但是希望大家预备充足的时间,费事错过了婚礼。当然,情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糟糕,星期六一早,交通早已经恢复正常。其实在星期五晚上八点多,一些地方已经解封,倒是遇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武警,拿着一张纸片问路,可惜我是个对北京熟悉有限的人,只是依稀知道方向,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路程。住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所小学,凌晨被高音喇叭吵醒,看看时间,二点多,应该是学生们参加完排练回到学校。辛苦的当然还有家长,凌晨要来接孩子回家。还好政府宣布,为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这是最后一次排练。朋友的孩子参加方队训练,说起有同学太调皮被开除出队,问他为何不用同样的方法偷个懒,他直摇头。倒不是怕被批评,或者评不上三好学生,而是觉得,自己说到底,还是很想参加。朋友结婚是在景山附近的一座寺庙里面,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要打114询问才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说到出租车司机,忽然变得深沉起来,不是欲言又止,就是沉浸在广播声中,和以往国家大事无不知晓的北京的哥形象反差鲜明。下了车,依然毫无头绪,还好,胡同里面,拐一个弯就有几个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志愿者大妈大叔,在他们热心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不过,领路的大叔很好奇,因为他说这个寺庙还没有对外开放。这也是我觉得好奇的地方,这座清朝的庙宇,看来已经荒废了很久,屋顶上长满了杂草,但是很快这里会有一家意大利餐厅,会变成新贵们的时尚聚会场所。韩国朋友感叹,这在韩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肯定算是古迹,我们笑他:知道韩国的古迹太少了吧,在北京,古迹太多,多到我们都不在乎了。当然,这是自嘲。算得上中国通的美国朋友,拿起三个茶杯向韩国朋友解释:a是餐厅老板,b是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d8aa7c90cfcebfb

 

因为朋友结婚,周末去了一次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正好遇上演练,暗自庆幸没有住在二环里面。之后听北京的朋友说,那天中午开始,地铁拥挤,连农民运营的小三轮车都涨价,还找不到,因为很多公司提前下班。也因为这样,在半个月前约好大家晚上聚会的地方,也因此要临时更改地点。准新娘新郎提醒大家,虽然婚礼是在第二天,但是希望大家预备充足的时间,费事错过了婚礼。

当然,情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糟糕,星期六一早,交通早已经恢复正常。其实在星期五晚上八点多,一些地方已经解封,倒是遇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武警,拿着一张纸片问路,可惜我是个对北京熟悉有限的人,只是依稀知道方向,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路程。

练。朋友的孩子参加方队训练,说起有同学太调皮被开除出队,问他为何不用同样的方法偷个懒,他直摇头。倒不是怕被批评,或者评不上三好学生,而是觉得,自己说到底,还是很想参加。朋友结婚是在景山附近的一座寺庙里面,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要打114询问才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说到出租车司机,忽然变得深沉起来,不是欲言又止,就是沉浸在广播声中,和以往国家大事无不知晓的北京的哥形象反差鲜明。下了车,依然毫无头绪,还好,胡同里面,拐一个弯就有几个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志愿者大妈大叔,在他们热心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不过,领路的大叔很好奇,因为他说这个寺庙还没有对外开放。这也是我觉得好奇的地方,这座清朝的庙宇,看来已经荒废了很久,屋顶上长满了杂草,但是很快这里会有一家意大利餐厅,会变成新贵们的时尚聚会场所。韩国朋友感叹,这在韩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肯定算是古迹,我们笑他:知道韩国的古迹太少了吧,在北京,古迹太多,多到我们都不在乎了。当然,这是自嘲。算得上中国通的美国朋友,拿起三个茶杯向韩国朋友解释:a是餐厅老板,b是

住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所小学,凌晨被高音喇叭吵醒,看看时间,二点多,应该是学生们参加完排练回到学校。辛苦的当然还有家长,凌晨要来接孩子回家。还好政府宣布,为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这是最后一次排练。朋友的孩子参加方队训练,说起有同学太调皮被开除出队,问他为何不用同样的方法偷个懒,他直摇头。倒不是怕被批评,或者评不上三好学生,而是觉得,自己说到底,还是很想参加。

朋友结婚是在景山附近的一座寺庙里面,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要打114询问才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说到出租车司机,忽然变得深沉起来,不是欲言又止,就是沉浸在广播声中,和以往国家大事无不知晓的北京的哥形象反差鲜明。

下了车,依然毫无头绪,还好,胡同里面,拐一个弯就有几个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志愿者大妈大叔,在他们热心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不过,领路的大叔很好奇,因为他说这个寺庙还没有对外开放。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d8aa7c90cfcebfb因为朋友结婚,周末去了一次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正好遇上演练,暗自庆幸没有住在二环里面。之后听北京的朋友说,那天中午开始,地铁拥挤,连农民运营的小三轮车都涨价,还找不到,因为很多公司提前下班。也因为这样,在半个月前约好大家晚上聚会的地方,也因此要临时更改地点。准新娘新郎提醒大家,虽然婚礼是在第二天,但是希望大家预备充足的时间,费事错过了婚礼。当然,情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糟糕,星期六一早,交通早已经恢复正常。其实在星期五晚上八点多,一些地方已经解封,倒是遇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武警,拿着一张纸片问路,可惜我是个对北京熟悉有限的人,只是依稀知道方向,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路程。住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所小学,凌晨被高音喇叭吵醒,看看时间,二点多,应该是学生们参加完排练回到学校。辛苦的当然还有家长,凌晨要来接孩子回家。还好政府宣布,为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这是最后一次排

这也是我觉得好奇的地方,这座清朝的庙宇,看来已经荒废了很久,屋顶上长满了杂草,但是很快这里会有一家意大利餐厅,会变成新贵们的时尚聚会场所。韩国朋友感叹,这在韩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肯定算是古迹,我们笑他:知道韩国的古迹太少了吧,在北京,古迹太多,多到我们都不在乎了。

当然,这是自嘲。算得上中国通的美国朋友,拿起三个茶杯向韩国朋友解释:a是餐厅老板,b是官员,如果b有一个敌人官员c,c可以指责a手续不全,比如没有消防许可等把b踢走,因为证明b失职了,当然a也就失去他的餐厅。不过,如果b屹立不倒,那末a的生意就可以一直很安全。韩国朋友恍然大悟:当然明白,和韩国一样。

因为没有工作在身,大部分的时间在胡同里面闲逛。已经启动一级保安的北京,到处可以看到警察和警车,但是在长安街周边的马路和胡同里面,感受不到紧张的气氛。就好像星期五晚上,长安街天安门的演练进行的如火如荼,周边的地方,车子少了,显得特别安静,但是再距离远一点的地方,又和平常没有两样。散步的,蹓狗的,还有玩滑轮的小朋友,长安街的热闹和紧张似乎和他们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6307)|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