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好人  

2009-08-06 08:2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

 

 

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

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

 

 

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

 

 

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

他的朋友质问他,为何加入纳粹,他曾经那样的痛恨,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机会改变纳粹。当然结果是,他被改变了。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特权社会的一部分,尽管他还是彬彬有礼,总是让别人称呼自己教授而不是在党卫军内的级别,但是他已经和其他纳粹没有分别,他也终于明白,纳粹需要他,是为了让党卫军的形象显得温和理性一些,他安慰自己,他依然是知识分子,党卫军的军衔只是名义上的而已。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63c2883adb7f60c做长途飞机的好处,就是总是能看到不错的电影,这些电影要末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错过了观看,要末就是根本不会在香港上映,因为在发行商看来,很难有观众捧场。Good就是一部没有在香港上映过的影片。Good是根据英国剧作家CPTaylor在八十年代初的一部舞台剧改编,讲述的是三十年代的德国,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从一开始对纳粹的抗拒,到成为纳粹的一分子,而且越陷越深。电影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大学教授的琐碎生活,重病缠身的母亲,精神恍惚的妻子,因为不愿意入党(纳粹)而升职无望,甚至可能丢失饭碗。更让他痛苦的是,教学内容遭到严格审查,他不能够在课堂上谈论他喜爱的作家,而学生们热衷于各种政治运动,上街游行,烧毁禁书,对于课堂上的学习显得毫无兴趣。而这个时候,一名钦慕他的热情女学生又让他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一部小说,他被纳粹最高层认为是最适合的人选,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来宣传纳粹的意识形态。他被要求写一篇文章。他同意了,而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不单单加入了纳粹,而且位置越来越重要,他决定离开妻子和病重的母亲,和美丽的女学生展开新的生活,而他和他最好的犹太人朋友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唯一的区别,是每次当他的良知苏醒的时候,他会听到歌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当他犹豫是否背叛家庭的时候,当他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犹太人好友的时候,当纳粹高层夸奖他的宣传手法不是苍白空洞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已经死在集中营内,而这个结果是因为他没有及时伸出援手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

 

 

这部电影的中文名称翻译成“人性历练”。这位曾经尖锐的批评纳粹,用消极的工作态度表达自己的不满的教授,当他被召唤到纳粹总部的时候,他是战战兢兢的,而正是因为这种惶恐,当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最高权利层认可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是加倍的诚惶诚恐,抗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权力认同。

 

 

教授当然觉得自己是好人,因为做所的一切,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来纠正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体制。只是,当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的时候,这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如果自己只是被当成工具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看不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

 

 

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当他看清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而出,因为这已经变成了生与死的选择。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

当这名教授的境遇不断改善的时候,他的犹太好友却在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先是被剥夺投票权,接受被剥夺了他的行医权,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固执的抱着希望,以为有一天,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这个国家会有所改变,最后他失望了,只是,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身不由己,因为,他连旅行的自由都没有了。最终,他和其他的犹太人一样,被送入了集中营。

 

 

而这样的结局,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德国在纳粹统治下,把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点点的积累起来。光靠纳粹自己是走不到这样的结局的,这是纳粹对整个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的结果。于是,一个意外事件,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遭殃的导火索,在经过这个质变,也就是跨过了这个底线之后,纳粹也就变得无所顾忌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65)|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