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不止一个高也  

2009-06-22 21:1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做到这个访问。结果,这段采访没有被采用,很简单,主管认为,这违反了新闻采访操守:不能够和被采访对象之间产生任何的金钱交易。而问题还在于,如果这个同事没有主动提起,她的主管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大部分的时候,主管不会很认真的询问,这样的新闻是如何采访到的,基于对同事的基本信任。却又不少滥用信任的事例。比如记者声称现场报道,其实正在酒店叹着冷气,看着当地电视台,打着电话。纽约时报就发生过刊登了一封自称是巴黎市长的来信,结果被发现是假的,原因是编辑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确认。如果前线编采人员滥用这种信任,受害的不单单是读者,也包括媒体本身,当然自己。只是,很可惜,不是每一次的欺骗都会被发现的。新闻媒体的操守要求,有的一开始就起点很高,这是因为媒体经营者对自己的高要求,长远眼光,有的则是随着受众的要求不断的增高而进行的自我调整。从高也的事件可以看到,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如果不能够严格用高标准的新闻操守要求自己的话,就会产生公信力被质疑的情况。如果高也是自愿或者不自愿的配合采访,那真的让人担心,他在学校课堂上学习的所有有关新闻的理念,要末本身就是错误的,要末就从他上镜这一刻开始,被彻底颠覆;如果高也到现在还觉得很委屈,因为他讲的就是他的真心想法,那末觉得可悲,因为学校的新闻课堂,居然没有教会学生基本的新闻操守和伦理,而新闻伦理是新闻系学生不可缺的一课。而更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当他进入媒体之后,他的前辈们,没有能够言传身教。而根本原因在于,在媒体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和环境。对于高也还有他的朋友的人肉搜索和攻击无法解决问题,与其责备这个年轻人,不如批评他所接受的教育以及媒体所存在的问题。因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也,肯定不止一个。希望尽快听到有关情况的说明,如果真的只是一个“低级错误”,不是故意造假,也希望高也听到了这些责备甚至谩骂之后,不要只觉得委屈,而是能够明白自己到底错在那里:绝对不是说错了什麽,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而是为什麽不能接受访问。如果高也决定,将来还是要进入新闻行业,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让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未来新闻同行明白,做新闻要讲操守,有一门课必须要学,那就是新闻伦理学。在新华网上找到一篇文章,国外一些媒体关于“利益冲突“的具体规范,或许,把一些规矩明文规定下来,对前线采编人员,对媒体本身,对读者,都会是好事情。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0916content_3499684_1.htm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8d1fde49048286关于高也接受“焦点访谈”的访问,我想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真假问题高也面对镜头的表述,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预设的台词。预设的台词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导预先写好,(记得见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位电视台记者,举着一张写满字的大纸,让街头民众按稿子接受采访,配合拍摄},还有一种事先明白了编导或者记者的采访意图,主动配合。到底是真是假,考验的是高也的诚实,新闻编导的诚实,媒体的诚实。他所供职的媒体有必要做出澄清,前线编采人员有否涉及“导演”新闻。第二,是否有利益冲突如果高也说的就是他所想的,而他本身确实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也是一些评论认为,采访没有不妥的理由。但高也作为一个实习生,雇佣关系成立,他的身份,是媒体的临时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有从这家媒体拿实习工资(如果没有拿,那就是违反了“劳动法“),采访一个和自己所供职媒体有金钱关联的人,肯定会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但是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属于新闻伦理,也就是新闻操守中的一部分,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严格,有的宽松。曾经有个去职的同事采访街头乞丐,这是非常困难的采访,因为没有人愿意对着摄像机。为了让对方接受访问和拍摄,同事给了当中一位一些钱。在同事看来,他这样做,只不过为了找到一个乞丐开口,完成采访任务而已。因此采访完毕,还很兴奋地告诉主管本声明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8d1fde49048286关于高也接受“焦点访谈”的访问,我想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真假问题高也面对镜头的表述,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预设的台词。预设的台词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导预先写好,(记得见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位电视台记者,举着一张写满字的大纸,让街头民众按稿子接受采访,配合拍摄},还有一种事先明白了编导或者记者的采访意图,主动配合。到底是真是假,考验的是高也的诚实,新闻编导的诚实,媒体的诚实。他所供职的媒体有必要做出澄清,前线编采人员有否涉及“导演”新闻。第二,是否有利益冲突如果高也说的就是他所想的,而他本身确实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也是一些评论认为,采访没有不妥的理由。但高也作为一个实习生,雇佣关系成立,他的身份,是媒体的临时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有从这家媒体拿实习工资(如果没有拿,那就是违反了“劳动法“),采访一个和自己所供职媒体有金钱关联的人,肯定会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但是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属于新闻伦理,也就是新闻操守中的一部分,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严格,有的宽松。曾经有个去职的同事采访街头乞丐,这是非常困难的采访,因为没有人愿意对着摄像机。为了让对方接受访问和拍摄,同事给了当中一位一些钱。在同事看来,他这样做,只不过为了找到一个乞丐开口,完成采访任务而已。因此采访完毕,还很兴奋地告诉主管

也还有他的朋友的人肉搜索和攻击无法解决问题,与其责备这个年轻人,不如批评他所接受的教育以及媒体所存在的问题。因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也,肯定不止一个。希望尽快听到有关情况的说明,如果真的只是一个“低级错误”,不是故意造假,也希望高也听到了这些责备甚至谩骂之后,不要只觉得委屈,而是能够明白自己到底错在那里:绝对不是说错了什麽,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而是为什麽不能接受访问。如果高也决定,将来还是要进入新闻行业,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让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未来新闻同行明白,做新闻要讲操守,有一门课必须要学,那就是新闻伦理学。在新华网上找到一篇文章,国外一些媒体关于“利益冲突“的具体规范,或许,把一些规矩明文规定下来,对前线采编人员,对媒体本身,对读者,都会是好事情。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0916content_3499684_1.htm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8d1fde49048286关于高也接受“焦点访谈”的访问,我想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真假问题高也面对镜头的表述,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预设的台词。预设的台词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导预先写好,(记得见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位电视台记者,举着一张写满字的大纸,让街头民众按稿子接受采访,配合拍摄},还有一种事先明白了编导或者记者的采访意图,主动配合。到底是真是假,考验的是高也的诚实,新闻编导的诚实,媒体的诚实。他所供职的媒体有必要做出澄清,前线编采人员有否涉及“导演”新闻。第二,是否有利益冲突如果高也说的就是他所想的,而他本身确实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也是一些评论认为,采访没有不妥的理由。但高也作为一个实习生,雇佣关系成立,他的身份,是媒体的临时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有从这家媒体拿实习工资(如果没有拿,那就是违反了“劳动法“),采访一个和自己所供职媒体有金钱关联的人,肯定会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但是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属于新闻伦理,也就是新闻操守中的一部分,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严格,有的宽松。曾经有个去职的同事采访街头乞丐,这是非常困难的采访,因为没有人愿意对着摄像机。为了让对方接受访问和拍摄,同事给了当中一位一些钱。在同事看来,他这样做,只不过为了找到一个乞丐开口,完成采访任务而已。因此采访完毕,还很兴奋地告诉主管如何做到这个访问。结果,这段采访没有被采用,很简单,主管认为,这违反了新闻采访操守:不能够和被采访对象之间产生任何的金钱交易。而问题还在于,如果这个同事没有主动提起,她的主管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大部分的时候,主管不会很认真的询问,这样的新闻是如何采访到的,基于对同事的基本信任。却又不少滥用信任的事例。比如记者声称现场报道,其实正在酒店叹着冷气,看着当地电视台,打着电话。纽约时报就发生过刊登了一封自称是巴黎市长的来信,结果被发现是假的,原因是编辑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确认。如果前线编采人员滥用这种信任,受害的不单单是读者,也包括媒体本身,当然自己。只是,很可惜,不是每一次的欺骗都会被发现的。新闻媒体的操守要求,有的一开始就起点很高,这是因为媒体经营者对自己的高要求,长远眼光,有的则是随着受众的要求不断的增高而进行的自我调整。从高也的事件可以看到,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如果不能够严格用高标准的新闻操守要求自己的话,就会产生公信力被质疑的情况。如果高也是自愿或者不自愿的配合采访,那真的让人担心,他在学校课堂上学习的所有有关新闻的理念,要末本身就是错误的,要末就从他上镜这一刻开始,被彻底颠覆;如果高也到现在还觉得很委屈,因为他讲的就是他的真心想法,那末觉得可悲,因为学校的新闻课堂,居然没有教会学生基本的新闻操守和伦理,而新闻伦理是新闻系学生不可缺的一课。而更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当他进入媒体之后,他的前辈们,没有能够言传身教。而根本原因在于,在媒体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和环境。对于高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8d1fde49048286

 

如何做到这个访问。结果,这段采访没有被采用,很简单,主管认为,这违反了新闻采访操守:不能够和被采访对象之间产生任何的金钱交易。而问题还在于,如果这个同事没有主动提起,她的主管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大部分的时候,主管不会很认真的询问,这样的新闻是如何采访到的,基于对同事的基本信任。却又不少滥用信任的事例。比如记者声称现场报道,其实正在酒店叹着冷气,看着当地电视台,打着电话。纽约时报就发生过刊登了一封自称是巴黎市长的来信,结果被发现是假的,原因是编辑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确认。如果前线编采人员滥用这种信任,受害的不单单是读者,也包括媒体本身,当然自己。只是,很可惜,不是每一次的欺骗都会被发现的。新闻媒体的操守要求,有的一开始就起点很高,这是因为媒体经营者对自己的高要求,长远眼光,有的则是随着受众的要求不断的增高而进行的自我调整。从高也的事件可以看到,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如果不能够严格用高标准的新闻操守要求自己的话,就会产生公信力被质疑的情况。如果高也是自愿或者不自愿的配合采访,那真的让人担心,他在学校课堂上学习的所有有关新闻的理念,要末本身就是错误的,要末就从他上镜这一刻开始,被彻底颠覆;如果高也到现在还觉得很委屈,因为他讲的就是他的真心想法,那末觉得可悲,因为学校的新闻课堂,居然没有教会学生基本的新闻操守和伦理,而新闻伦理是新闻系学生不可缺的一课。而更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当他进入媒体之后,他的前辈们,没有能够言传身教。而根本原因在于,在媒体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和环境。对于高

关于高也接受“焦点访谈”的访问,我想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

第一,真假问题

高也面对镜头的表述,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预设的台词。预设的台词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导预先写好,(记得见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位电视台记者,举着一张写满字的大纸,让街头民众按稿子接受采访,配合拍摄},还有一种事先明白了编导或者记者的采访意图,主动配合。

到底是真是假,考验的是高也的诚实,新闻编导的诚实,媒体的诚实。他所供职的媒体有必要做出澄清,前线编采人员有否涉及“导演”新闻。

第二,是否有利益冲突

如果高也说的就是他所想的,而他本身确实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也是一些评论认为,采访没有不妥的理由。

如何做到这个访问。结果,这段采访没有被采用,很简单,主管认为,这违反了新闻采访操守:不能够和被采访对象之间产生任何的金钱交易。而问题还在于,如果这个同事没有主动提起,她的主管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大部分的时候,主管不会很认真的询问,这样的新闻是如何采访到的,基于对同事的基本信任。却又不少滥用信任的事例。比如记者声称现场报道,其实正在酒店叹着冷气,看着当地电视台,打着电话。纽约时报就发生过刊登了一封自称是巴黎市长的来信,结果被发现是假的,原因是编辑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确认。如果前线编采人员滥用这种信任,受害的不单单是读者,也包括媒体本身,当然自己。只是,很可惜,不是每一次的欺骗都会被发现的。新闻媒体的操守要求,有的一开始就起点很高,这是因为媒体经营者对自己的高要求,长远眼光,有的则是随着受众的要求不断的增高而进行的自我调整。从高也的事件可以看到,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如果不能够严格用高标准的新闻操守要求自己的话,就会产生公信力被质疑的情况。如果高也是自愿或者不自愿的配合采访,那真的让人担心,他在学校课堂上学习的所有有关新闻的理念,要末本身就是错误的,要末就从他上镜这一刻开始,被彻底颠覆;如果高也到现在还觉得很委屈,因为他讲的就是他的真心想法,那末觉得可悲,因为学校的新闻课堂,居然没有教会学生基本的新闻操守和伦理,而新闻伦理是新闻系学生不可缺的一课。而更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当他进入媒体之后,他的前辈们,没有能够言传身教。而根本原因在于,在媒体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和环境。对于高

但高也作为一个实习生,雇佣关系成立,他的身份,是媒体的临时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有从这家媒体拿实习工资(如果没有拿,那就是违反了“劳动法“),采访一个和自己所供职媒体有金钱关联的人,肯定会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

但是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属于新闻伦理,也就是新闻操守中的一部分,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严格,有的宽松。

曾经有个去职的同事采访街头乞丐,这是非常困难的采访,因为没有人愿意对着摄像机。为了让对方接受访问和拍摄,同事给了当中一位一些钱。在同事看来,他这样做,只不过为了找到一个乞丐开口,完成采访任务而已。因此采访完毕,还很兴奋地告诉主管如何做到这个访问。结果,这段采访没有被采用,很简单,主管认为,这违反了新闻采访操守:不能够和被采访对象之间产生任何的金钱交易。而问题还在于,如果这个同事没有主动提起,她的主管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大部分的时候,主管不会很认真的询问,这样的新闻是如何采访到的,基于对同事的基本信任。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8d1fde49048286关于高也接受“焦点访谈”的访问,我想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真假问题高也面对镜头的表述,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预设的台词。预设的台词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导预先写好,(记得见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位电视台记者,举着一张写满字的大纸,让街头民众按稿子接受采访,配合拍摄},还有一种事先明白了编导或者记者的采访意图,主动配合。到底是真是假,考验的是高也的诚实,新闻编导的诚实,媒体的诚实。他所供职的媒体有必要做出澄清,前线编采人员有否涉及“导演”新闻。第二,是否有利益冲突如果高也说的就是他所想的,而他本身确实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也是一些评论认为,采访没有不妥的理由。但高也作为一个实习生,雇佣关系成立,他的身份,是媒体的临时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有从这家媒体拿实习工资(如果没有拿,那就是违反了“劳动法“),采访一个和自己所供职媒体有金钱关联的人,肯定会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但是利益冲突这个问题属于新闻伦理,也就是新闻操守中的一部分,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严格,有的宽松。曾经有个去职的同事采访街头乞丐,这是非常困难的采访,因为没有人愿意对着摄像机。为了让对方接受访问和拍摄,同事给了当中一位一些钱。在同事看来,他这样做,只不过为了找到一个乞丐开口,完成采访任务而已。因此采访完毕,还很兴奋地告诉主管

却又不少滥用信任的事例。比如记者声称现场报道,其实正在酒店叹着冷气,看着当地电视台,打着电话。纽约时报就发生过刊登了一封自称是巴黎市长的来信,结果被发现是假的,原因是编辑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确认。如果前线编采人员滥用这种信任,受害的不单单是读者,也包括媒体本身,当然自己。只是,很可惜,不是每一次的欺骗都会被发现的。

新闻媒体的操守要求,有的一开始就起点很高,这是因为媒体经营者对自己的高要求,长远眼光,有的则是随着受众的要求不断的增高而进行的自我调整。从高也的事件可以看到,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媒体如果不能够严格用高标准的新闻操守要求自己的话,就会产生公信力被质疑的情况。

如果高也是自愿或者不自愿的配合采访,那真的让人担心,他在学校课堂上学习的所有有关新闻的理念,要末本身就是错误的,要末就从他上镜这一刻开始,被彻底颠覆;如果高也到现在还觉得很委屈,因为他讲的就是他的真心想法,那末觉得可悲,因为学校的新闻课堂,居然没有教会学生基本的新闻操守和伦理,而新闻伦理是新闻系学生不可缺的一课。而更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当他进入媒体之后,他的前辈们,没有能够言传身教。而根本原因在于,在媒体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和环境。

对于高也还有他的朋友的人肉搜索和攻击无法解决问题,与其责备这个年轻人,不如批评他所接受的教育以及媒体所存在的问题。因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也,肯定不止一个。

希望尽快听到有关情况的说明,如果真的只是一个“低级错误”,不是故意造假,也希望高也听到了这些责备甚至谩骂之后,不要只觉得委屈,而是能够明白自己到底错在那里:

绝对不是说错了什麽,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而是为什麽不能接受访问。如果高也决定,将来还是要进入新闻行业,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让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未来新闻同行明白,做新闻要讲操守,有一门课必须要学,那就是新闻伦理学。

在新华网上找到一篇文章,国外一些媒体关于“利益冲突“的具体规范,或许,把一些规矩明文规定下来,对前线采编人员,对媒体本身,对读者,都会是好事情。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09/16/content_3499684_1.htm

  评论这张
 
阅读(470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