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莫斯科随想  

2009-06-18 04:0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www.my1510.cn初夏的莫斯科是令人愉快的,蓝天白云,满眼的葱绿,晚上快十点钟了,从窗户望出去,是迟迟不愿离去的夕阳。普金在他的别墅接待到访的胡总,两个人共进早餐,然后胡总才到克里姆林宫和梅德韦杰夫进行双边会谈。不过这样的安排,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在俄罗斯到底谁更加重要?看着两个人在别墅门口合影的照片,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是2003年,也是在普金的别墅,两个人身穿西装便服共进晚餐,和六年前相比,普金的头发白了,人也开始发福了。和普金相比,记者会上的梅德韦杰夫,不管是发言的语气还有声音,都没有那种干脆的感觉,人也显得没有电视上看起来那样的精灵。和当地朋友聊天,问他对这个新总统的感觉,他想了一会儿,说还是觉得普金好,问他理由,他说,因为普金要强硬很多。这到让我觉得诧异。看关于俄罗斯的报道,崇尚“自由总比不自由要好”的梅德韦杰夫,和普金的强力统治手法不同,更着重公民社会的建设,来促进社会发展。比如普金时代对于非政府组织管制是相当严格的,因为在很多的官员眼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往往在背后推动颜色革命等等,一系列反政府的活动,但是梅德韦杰夫四月份的时候公开表示,反对无根据的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他更是表示,明白官员的反对,是因为影响到他们的长期执政。再比如在对待记者的问题上,普金时代经常出现记者被杀和骚扰等个案,西方社会一直批评普金干预新闻自由,梅德韦杰夫则要友善的多,他认为,记者在形成公民社会和反腐败斗争中的作用应当更加积极,他更是和那些经常批评政府的媒体接触。而且,来自克里姆林宫的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也大大减少。如果说普金时代的美俄峰会,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两国元首非同道中人的话,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站在一起,这种感觉,则已经模糊不清了。而现在梅德韦杰夫正在积极的准备七月份奥巴马的来访,对于这次美俄峰会的热心,远远大于刚刚开完的金砖四国,尽管俄罗斯是这次会议的主席国。而这一点,体现在俄罗斯媒体关注程度的大小上。说到奥巴马,叶卡捷琳堡的一家公司,推出一款黑加白雪糕,被质疑用奥巴马来作为噱头,因为包装上是一个黑人男孩站在白宫前面。撇开争议,看得出来,奥巴马在俄罗斯也很有叫座力。不过会不会因为奥巴马而改变对美国的看法,在一项全球调查中,俄罗斯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被访者相信,美国会因此而改善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是比例最低的。正是因为这样,朋友怀念普金,仔细想想,也许和目前的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人到中年的他,当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质素和收入问题。高油价让俄罗斯受惠,但是一场金融危机,使得依赖石油能源出口的俄罗斯遭受打击,受到的影响远远大于中国。08年9月份,梅德韦杰夫还宣布,预期全年的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八,今年的经济预期,则只有负百分之六到八。卢布贬值,财富缩水,通货膨胀,失业率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民众,当然会怀念普金时代的经济辉煌时刻,当然往往会忘记,那样的经济辉煌,无关能力,可能更多的和所处的时代,外部环境有关。这次中俄峰会签署的协议中,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借出七亿美元贷款,而之前中国银行借出三亿美元贷款,给俄罗斯的电信公司购买中国生产的设备,最大一笔,当然是中国250亿美元换取俄罗斯20年原油供应的协议。缺乏资金的问题,很显然,虽然俄罗斯政府表示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但是对于资金的需求,显而易见。两年前美元兑卢布还是二十六,二十七,今年二月份变成了三十七,现在还好,回到了三十。深受美元汇率波动之害,俄罗斯一直提出要实现国际货币的多元化,金融体制不能够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为坐标,这样的说法,在08年七月的八国峰会前,梅德韦杰夫已经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出,不过引发的回响不大。去年十月份,在中俄工商界峰会上,作为主讲嘉宾的普金批评美元独大,另外一名嘉宾,温总也不点名的批评美国需要为金融危机负责,不过这样的讲话在当时依然没有在国际社会引发回响,因为当时在场采访的,都是中俄两国的媒体。尽管我们当时就觉得,两个人的发言重点就在这里。直到几天之后,西方通讯社才发掘了这条已经过去了的新闻。这一直是让我觉得遗憾的一个现实,那就是信息的流动,依然还是由英文媒体所主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导。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例子,人们会忽略本地媒体的第一手报道,当同样的新闻,几天之后出口转内销回来之后,特别是经过了西方通讯社之后,就成为大家关注的大新闻。不过这样的批评和呼吁真正让西方社会感觉到,一直是到今年二月份的达沃斯峰会,之后从伦敦二十国峰会到这次的金砖四国峰会,要让发展中国家发声的声音,才成为西方媒体报道的主流。至于挑战美元地位,专家还有分析员们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就算是金砖四国抱成一团,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因为各自的发展差异,以及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不同,要抱成一团对付美元,还不可能。普金在去年的发言中提出,要推动本国货币结算,这次中俄两国达成共识,率先在中俄双边贸易中开始实施。而俄罗斯也表示,会购买美元债券以外的外汇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如果是指IMF债券,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也算是伦敦峰会的共识,也是金砖四国最有效的转移风险的方法,因为如果抛售美元,可能最终还是拖累到自己。向美元叫板,也算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只是,如果用得多了,而对方有看穿了你的底细,筹码就不复存在。就像打扑克里面的bluffing,是讲求战术的。

导。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例子,人们会忽略本地媒体的第一手报道,当同样的新闻,几天之后出口转内销回来之后,特别是经过了西方通讯社之后,就成为大家关注的大新闻。不过这样的批评和呼吁真正让西方社会感觉到,一直是到今年二月份的达沃斯峰会,之后从伦敦二十国峰会到这次的金砖四国峰会,要让发展中国家发声的声音,才成为西方媒体报道的主流。至于挑战美元地位,专家还有分析员们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就算是金砖四国抱成一团,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因为各自的发展差异,以及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不同,要抱成一团对付美元,还不可能。普金在去年的发言中提出,要推动本国货币结算,这次中俄两国达成共识,率先在中俄双边贸易中开始实施。而俄罗斯也表示,会购买美元债券以外的外汇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如果是指IMF债券,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也算是伦敦峰会的共识,也是金砖四国最有效的转移风险的方法,因为如果抛售美元,可能最终还是拖累到自己。向美元叫板,也算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只是,如果用得多了,而对方有看穿了你的底细,筹码就不复存在。就像打扑克里面的bluffing,是讲求战术的。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www.my1510.cn初夏的莫斯科是令人愉快的,蓝天白云,满眼的葱绿,晚上快十点钟了,从窗户望出去,是迟迟不愿离去的夕阳。普金在他的别墅接待到访的胡总,两个人共进早餐,然后胡总才到克里姆林宫和梅德韦杰夫进行双边会谈。不过这样的安排,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在俄罗斯到底谁更加重要?看着两个人在别墅门口合影的照片,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是2003年,也是在普金的别墅,两个人身穿西装便服共进晚餐,和六年前相比,普金的头发白了,人也开始发福了。和普金相比,记者会上的梅德韦杰夫,不管是发言的语气还有声音,都没有那种干脆的感觉,人也显得没有电视上看起来那样的精灵。和当地朋友聊天,问他对这个新总统的感觉,他想了一会儿,说还是觉得普金好,问他理由,他说,因为普金要强硬很多。这到让我觉得诧异。看关于俄罗斯的报道,崇尚“自由总比不自由要好”的梅德韦杰夫,和普金的强力统治手法不同,更着重公民社会的建设,来促进社会发展。比如普金时代对于非政府组织管制是相当严格的,因为在很多的官员眼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往往在背后推动颜色革命等等,一系列反政府的活动,但是梅德韦杰夫四月份的时候公开表示,反对无根据的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他更是表示,明白官员的反对,是因为影响到他们的长期执政。再比如在对待记者的问题上,普金时代经常出现记者被杀和骚扰等个案,西方社会一直批评普金干预新闻自由,梅德韦杰夫则要友善的多,他认为,记者在形成公民社会和反腐败斗争中的作用应当更加积极,他更是和那些经常批评政府的媒体接触。而且,来自克里姆林宫的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也大大减少。如果说普金时代的美俄峰会,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两国元首非同道中人的话,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站在一起,这种感觉,则已经模糊不清了。而现在梅德韦杰夫正在积极的准备七月份奥巴马的来访,对于这次美俄峰会的热心,远远大于刚刚开完的金砖四国,尽管俄罗斯是这次会议的主席国。而这一点,体现在俄罗斯媒体关注程度的大小上。说到奥巴马,叶卡捷琳堡的一家公司,推出一款黑加白雪糕,被质疑用奥巴马来作为噱头,因为包装上是一个黑人男孩站在白宫前面。撇开争议,看得出来,奥巴马在俄罗斯也很有叫座力。不过会不会因为奥巴马而改变对美国的看法,在一项全球调查中,俄罗斯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被访者相信,美国会因此而改善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是比例最低的。正是因为这样,朋友怀念普金,仔细想想,也许和目前的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人到中年的他,当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质素和收入问题。高油价让俄罗斯受惠,但是一场金融危机,使得依赖石油能源出口的俄罗斯遭受打击,受到的影响远远大于中国。08年9月份,梅德韦杰夫还宣布,预期全年的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八,今年的经济预期,则只有负百分之六到八。卢布贬值,财富缩水,通货膨胀,失业率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民众,当然会怀念普金时代的经济辉煌时刻,当然往往会忘记,那样的经济辉煌,无关能力,可能更多的和所处的时代,外部环境有关。这次中俄峰会签署的协议中,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借出七亿美元贷款,而之前中国银行借出三亿美元贷款,给俄罗斯的电信公司购买中国生产的设备,最大一笔,当然是中国250亿美元换取俄罗斯20年原油供应的协议。缺乏资金的问题,很显然,虽然俄罗斯政府表示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但是对于资金的需求,显而易见。两年前美元兑卢布还是二十六,二十七,今年二月份变成了三十七,现在还好,回到了三十。深受美元汇率波动之害,俄罗斯一直提出要实现国际货币的多元化,金融体制不能够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为坐标,这样的说法,在08年七月的八国峰会前,梅德韦杰夫已经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出,不过引发的回响不大。去年十月份,在中俄工商界峰会上,作为主讲嘉宾的普金批评美元独大,另外一名嘉宾,温总也不点名的批评美国需要为金融危机负责,不过这样的讲话在当时依然没有在国际社会引发回响,因为当时在场采访的,都是中俄两国的媒体。尽管我们当时就觉得,两个人的发言重点就在这里。直到几天之后,西方通讯社才发掘了这条已经过去了的新闻。这一直是让我觉得遗憾的一个现实,那就是信息的流动,依然还是由英文媒体所主导。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例子,人们会忽略本地媒体的第一手报道,当同样的新闻,几天之后出口转内销回来之后,特别是经过了西方通讯社之后,就成为大家关注的大新闻。不过这样的批评和呼吁真正让西方社会感觉到,一直是到今年二月份的达沃斯峰会,之后从伦敦二十国峰会到这次的金砖四国峰会,要让发展中国家发声的声音,才成为西方媒体报道的主流。至于挑战美元地位,专家还有分析员们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就算是金砖四国抱成一团,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因为各自的发展差异,以及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不同,要抱成一团对付美元,还不可能。普金在去年的发言中提出,要推动本国货币结算,这次中俄两国达成共识,率先在中俄双边贸易中开始实施。而俄罗斯也表示,会购买美元债券以外的外汇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如果是指IMF债券,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也算是伦敦峰会的共识,也是金砖四国最有效的转移风险的方法,因为如果抛售美元,可能最终还是拖累到自己。向美元叫板,也算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只是,如果用得多了,而对方有看穿了你的底细,筹码就不复存在。就像打扑克里面的bluffing,是讲求战术的。www.my1510.cn

 

导。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例子,人们会忽略本地媒体的第一手报道,当同样的新闻,几天之后出口转内销回来之后,特别是经过了西方通讯社之后,就成为大家关注的大新闻。不过这样的批评和呼吁真正让西方社会感觉到,一直是到今年二月份的达沃斯峰会,之后从伦敦二十国峰会到这次的金砖四国峰会,要让发展中国家发声的声音,才成为西方媒体报道的主流。至于挑战美元地位,专家还有分析员们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就算是金砖四国抱成一团,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因为各自的发展差异,以及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不同,要抱成一团对付美元,还不可能。普金在去年的发言中提出,要推动本国货币结算,这次中俄两国达成共识,率先在中俄双边贸易中开始实施。而俄罗斯也表示,会购买美元债券以外的外汇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如果是指IMF债券,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也算是伦敦峰会的共识,也是金砖四国最有效的转移风险的方法,因为如果抛售美元,可能最终还是拖累到自己。向美元叫板,也算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只是,如果用得多了,而对方有看穿了你的底细,筹码就不复存在。就像打扑克里面的bluffing,是讲求战术的。

初夏的莫斯科是令人愉快的,蓝天白云,满眼的葱绿,晚上快十点钟了,从窗户望出去,是迟迟不愿离去的夕阳。

普金在他的别墅接待到访的胡总,两个人共进早餐,然后胡总才到克里姆林宫和梅德韦杰夫进行双边会谈。不过这样的安排,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在俄罗斯到底谁更加重要?看着两个人在别墅门口合影的照片,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是2003年,也是在普金的别墅,两个人身穿西装便服共进晚餐,和六年前相比,普金的头发白了,人也开始发福了。

和普金相比,记者会上的梅德韦杰夫,不管是发言的语气还有声音,都没有那种干脆的感觉,人也显得没有电视上看起来那样的精灵。和当地朋友聊天,问他对这个新总统的感觉,他想了一会儿,说还是觉得普金好,问他理由,他说,因为普金要强硬很多。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www.my1510.cn初夏的莫斯科是令人愉快的,蓝天白云,满眼的葱绿,晚上快十点钟了,从窗户望出去,是迟迟不愿离去的夕阳。普金在他的别墅接待到访的胡总,两个人共进早餐,然后胡总才到克里姆林宫和梅德韦杰夫进行双边会谈。不过这样的安排,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在俄罗斯到底谁更加重要?看着两个人在别墅门口合影的照片,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是2003年,也是在普金的别墅,两个人身穿西装便服共进晚餐,和六年前相比,普金的头发白了,人也开始发福了。和普金相比,记者会上的梅德韦杰夫,不管是发言的语气还有声音,都没有那种干脆的感觉,人也显得没有电视上看起来那样的精灵。和当地朋友聊天,问他对这个新总统的感觉,他想了一会儿,说还是觉得普金好,问他理由,他说,因为普金要强硬很多。这到让我觉得诧异。看关于俄罗斯的报道,崇尚“自由总比不自由要好”的梅德韦杰夫,和普金的强力统治手法不同,更着重公民社会的建设,来促进社会发展。比如普金时代对于非政府组织管制是相当严格的,因为在很多的官员眼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往往在背后推动颜色革命等等,一系列反政府的活动,但是梅德韦杰夫四月份的时候公开表示,反对无根据的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他更是表示,明白官员的反对,是因为影响到他们的长期执政。再比如在对待记者的问题上,普金时代经常出现记者被杀和骚扰等个案,西方社会一直批评普金干预新闻自由,梅德韦杰夫则要友善的多,他认为,记者在形成公民社会和反腐败斗争中的作用应当更加积极,他更是和那些经常批评政府的媒体接触。而且,来自克里姆林宫的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也大大减少。如果说普金时代的美俄峰会,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两国元首非同道中人的话,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站在一起,这种感觉,则已经模糊不清了。而现在梅德韦杰夫正在积极的准备七月份奥巴马的来访,对于这次美俄峰会的热心,远远大于刚刚开完的金砖四国,尽管俄罗斯是这次会议的主席国。而这一点,体现在俄罗斯媒体关注程度的大小上。说到奥巴马,叶卡捷琳堡的

这到让我觉得诧异。看关于俄罗斯的报道,崇尚“自由总比不自由要好”的梅德韦杰夫,和普金的强力统治手法不同,更着重公民社会的建设,来促进社会发展。比如普金时代对于非政府组织管制是相当严格的,因为在很多的官员眼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往往在背后推动颜色革命等等,一系列反政府的活动,但是梅德韦杰夫四月份的时候公开表示,反对无根据的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他更是表示,明白官员的反对,是因为影响到他们的长期执政。再比如在对待记者的问题上,普金时代经常出现记者被杀和骚扰等个案,西方社会一直批评普金干预新闻自由,梅德韦杰夫则要友善的多,他认为,记者在形成公民社会和反腐败斗争中的作用应当更加积极,他更是和那些经常批评政府的媒体接触。而且,来自克里姆林宫的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也大大减少。

如果说普金时代的美俄峰会,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两国元首非同道中人的话,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站在一起,这种感觉,则已经模糊不清了。而现在梅德韦杰夫正在积极的准备七月份奥巴马的来访,对于这次美俄峰会的热心,远远大于刚刚开完的金砖四国,尽管俄罗斯是这次会议的主席国。而这一点,体现在俄罗斯媒体关注程度的大小上。说到奥巴马,叶卡捷琳堡的一家公司,推出一款黑加白雪糕,被质疑用奥巴马来作为噱头,因为包装上是一个黑人男孩站在白宫前面。撇开争议,看得出来,奥巴马在俄罗斯也很有叫座力。不过会不会因为奥巴马而改变对美国的看法,在一项全球调查中,俄罗斯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被访者相信,美国会因此而改善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是比例最低的。正是因为这样,

朋友怀念普金,仔细想想,也许和目前的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人到中年的他,当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质素和收入问题。高油价让俄罗斯受惠,但是一场金融危机,使得依赖石油能源出口的俄罗斯遭受打击,受到的影响远远大于中国。08年9月份,梅德韦杰夫还宣布,预期全年的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八,今年的经济预期,则只有负百分之六到八。卢布贬值,财富缩水,通货膨胀,失业率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民众,当然会怀念普金时代的经济辉煌时刻,当然往往会忘记,那样的经济辉煌,无关能力,可能更多的和所处的时代,外部环境有关。

这次中俄峰会签署的协议中,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借出七亿美元贷款,而之前中国银行借出三亿美元贷款,给俄罗斯的电信公司购买中国生产的设备,最大一笔,当然是中国250亿美元换取俄罗斯20年原油供应的协议。缺乏资金的问题,很显然,虽然俄罗斯政府表示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但是对于资金的需求,显而易见。

两年前美元兑卢布还是二十六,二十七,今年二月份变成了三十七,现在还好,回到了三十。深受美元汇率波动之害,俄罗斯一直提出要实现国际货币的多元化,金融体制不能够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为坐标,这样的说法,在08年七月的八国峰会前,梅德韦杰夫已经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出,不过引发的回响不大。去年十月份,在中俄工商界峰会上,作为主讲嘉宾的普金批评美元独大,另外一名嘉宾,温总也不点名的批评美国需要为金融危机负责,不过这样的讲话在当时依然没有在国际社会引发回响,因为当时在场采访的,都是中俄两国的媒体。尽管我们当时就觉得,两个人的发言重点就在这里。

直到几天之后,西方通讯社才发掘了这条已经过去了的新闻。这一直是让我觉得遗憾的一个现实,那就是信息的流动,依然还是由英文媒体所主导。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例子,人们会忽略本地媒体的第一手报道,当同样的新闻,几天之后出口转内销回来之后,特别是经过了西方通讯社之后,就成为大家关注的大新闻。

一家公司,推出一款黑加白雪糕,被质疑用奥巴马来作为噱头,因为包装上是一个黑人男孩站在白宫前面。撇开争议,看得出来,奥巴马在俄罗斯也很有叫座力。不过会不会因为奥巴马而改变对美国的看法,在一项全球调查中,俄罗斯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被访者相信,美国会因此而改善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是比例最低的。正是因为这样,朋友怀念普金,仔细想想,也许和目前的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人到中年的他,当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质素和收入问题。高油价让俄罗斯受惠,但是一场金融危机,使得依赖石油能源出口的俄罗斯遭受打击,受到的影响远远大于中国。08年9月份,梅德韦杰夫还宣布,预期全年的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八,今年的经济预期,则只有负百分之六到八。卢布贬值,财富缩水,通货膨胀,失业率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民众,当然会怀念普金时代的经济辉煌时刻,当然往往会忘记,那样的经济辉煌,无关能力,可能更多的和所处的时代,外部环境有关。这次中俄峰会签署的协议中,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借出七亿美元贷款,而之前中国银行借出三亿美元贷款,给俄罗斯的电信公司购买中国生产的设备,最大一笔,当然是中国250亿美元换取俄罗斯20年原油供应的协议。缺乏资金的问题,很显然,虽然俄罗斯政府表示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但是对于资金的需求,显而易见。两年前美元兑卢布还是二十六,二十七,今年二月份变成了三十七,现在还好,回到了三十。深受美元汇率波动之害,俄罗斯一直提出要实现国际货币的多元化,金融体制不能够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为坐标,这样的说法,在08年七月的八国峰会前,梅德韦杰夫已经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出,不过引发的回响不大。去年十月份,在中俄工商界峰会上,作为主讲嘉宾的普金批评美元独大,另外一名嘉宾,温总也不点名的批评美国需要为金融危机负责,不过这样的讲话在当时依然没有在国际社会引发回响,因为当时在场采访的,都是中俄两国的媒体。尽管我们当时就觉得,两个人的发言重点就在这里。直到几天之后,西方通讯社才发掘了这条已经过去了的新闻。这一直是让我觉得遗憾的一个现实,那就是信息的流动,依然还是由英文媒体所主

不过这样的批评和呼吁真正让西方社会感觉到,一直是到今年二月份的达沃斯峰会,之后从伦敦二十国峰会到这次的金砖四国峰会,要让发展中国家发声的声音,才成为西方媒体报道的主流。至于挑战美元地位,专家还有分析员们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就算是金砖四国抱成一团,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因为各自的发展差异,以及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不同,要抱成一团对付美元,还不可能。

普金在去年的发言中提出,要推动本国货币结算,这次中俄两国达成共识,率先在中俄双边贸易中开始实施。而俄罗斯也表示,会购买美元债券以外的外汇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如果是指IMF债券,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也算是伦敦峰会的共识,也是金砖四国最有效的转移风险的方法,因为如果抛售美元,可能最终还是拖累到自己。

向美元叫板,也算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只是,如果用得多了,而对方有看穿了你的底细,筹码就不复存在。就像打扑克里面的bluffing,是讲求战术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13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