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我的琐碎费时的民主生活  

2009-05-31 11:2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一拖就是半年,期间家人提醒我,该追追维修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刚刚搬来,中国的外交之道不是”不打旗,不扛头“吗?中庸之道,肯定有利于保持睦邻关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看着残缺不全的花园铁栏杆,总是有些担心自家的安全问题。不免对于这样的过程有点点抱怨,有点怀念民主集中制,有人肯做个决定,肯定有效率的多。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有坏处,六户人家各有所需,不管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家,时间一长,矛盾累积,不和谐。关键是如果遇到大事情,不团结,可能大家都没有好处,搬走的主席就曾经绘声绘色告诉我,当初他们是怎样合力阻止政府锯掉门前的那颗几十年的大树。而这种邻里气氛,也是当初吸引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终于,大家再开会了,原来的主席搬走了,所以首先选举主席。大家先进行口头讨论,看到没有共识,于是投票。很惊讶的看到身为秘书的邻居已经准备了不记名投票的选票,上面还用中英文写清楚了规则,每户一份。投票,唱票,新主席出炉。为了逼自己尽一点点义务,同时也希望改善工作效率,举手自荐做了秘书。关于铁栏杆维修的事项又从头开始,一个星期之内,身为秘书的自己,受主席委托,找到了三家公司的报价,用电子邮件,门口公告催促大家尽快选择。出师有名,加上忽然明白,民主制度的特点在于,不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一拖就是半年,期间家人提醒我,该追追维修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刚刚搬来,中国的外交之道不是”不打旗,不扛头“吗?中庸之道,肯定有利于保持睦邻关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看着残缺不全的花园铁栏杆,总是有些担心自家的安全问题。不免对于这样的过程有点点抱怨,有点怀念民主集中制,有人肯做个决定,肯定有效率的多。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有坏处,六户人家各有所需,不管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家,时间一长,矛盾累积,不和谐。关键是如果遇到大事情,不团结,可能大家都没有好处,搬走的主席就曾经绘声绘色告诉我,当初他们是怎样合力阻止政府锯掉门前的那颗几十年的大树。而这种邻里气氛,也是当初吸引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终于,大家再开会了,原来的主席搬走了,所以首先选举主席。大家先进行口头讨论,看到没有共识,于是投票。很惊讶的看到身为秘书的邻居已经准备了不记名投票的选票,上面还用中英文写清楚了规则,每户一份。投票,唱票,新主席出炉。为了逼自己尽一点点义务,同时也希望改善工作效率,举手自荐做了秘书。关于铁栏杆维修的事项又从头开始,一个星期之内,身为秘书的自己,受主席委托,找到了三家公司的报价,用电子邮件,门口公告催促大家尽快选择。出师有名,加上忽然明白,民主制度的特点在于,不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本声明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是等待别人为你做什麽,而是自己为自己做什麽。只有主动参与,才能够有改变。各家的回应这回很快,没有回应的,则提供了新的报价单,更价廉物美。于是让各家重新考虑。当然,决定的时间,又推迟了一些。不过已经下了决心,这回一定要有一个结果。前两天,收到主席的一个信封,打开一看,一叠表格。原来在香港,成立业户委员会属于结社行为,需要向警方报备的,包括成员变动名单,以及成员的身份证明文件等,当然,只是报备,不是报批,警方只有管理责任,没有核准的权利。签名,填写资料,邮寄,对于我这个怕麻烦的人来说,由点点头痛。我还以为当个邻里之间的秘书也就是举举手而已,没有想到如此正式。家人笑我:恭喜你,找到一个组织了。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

 

一拖就是半年,期间家人提醒我,该追追维修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刚刚搬来,中国的外交之道不是”不打旗,不扛头“吗?中庸之道,肯定有利于保持睦邻关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看着残缺不全的花园铁栏杆,总是有些担心自家的安全问题。不免对于这样的过程有点点抱怨,有点怀念民主集中制,有人肯做个决定,肯定有效率的多。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有坏处,六户人家各有所需,不管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家,时间一长,矛盾累积,不和谐。关键是如果遇到大事情,不团结,可能大家都没有好处,搬走的主席就曾经绘声绘色告诉我,当初他们是怎样合力阻止政府锯掉门前的那颗几十年的大树。而这种邻里气氛,也是当初吸引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终于,大家再开会了,原来的主席搬走了,所以首先选举主席。大家先进行口头讨论,看到没有共识,于是投票。很惊讶的看到身为秘书的邻居已经准备了不记名投票的选票,上面还用中英文写清楚了规则,每户一份。投票,唱票,新主席出炉。为了逼自己尽一点点义务,同时也希望改善工作效率,举手自荐做了秘书。关于铁栏杆维修的事项又从头开始,一个星期之内,身为秘书的自己,受主席委托,找到了三家公司的报价,用电子邮件,门口公告催促大家尽快选择。出师有名,加上忽然明白,民主制度的特点在于,不

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

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

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2bc79a4eedea493b搬到新居,院子里面总共六户人家,和别的小区不同,没有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就是每户代表,每户每月交一笔钱作为管理基金自我管理,支付所有在公共地方发生的费用开支。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大家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比如是不是要请人每天清扫门口的落叶,大家开会讨论,有的建议,不如让各家的外佣每人一天轮流做,可以节省这笔开支,有的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他们份内的工作,有点剥削的意味;有的提议不如把这笔费用让他们分摊,算是赚点外快,不同意的就认为,虽然身为他们的雇主,但是不能够擅自为他们做决定,还有的担心,因为风力大小每天不同,工作强度会有所不同。总之,为了这个问题,讨论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决定,还是把钱给外面的清洁工赚好了。那天的会议开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终于还决定,因为台风刮断了花园的铁栏杆,应该要修理了。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马上上网寻找有关的装修公司,对方来量了尺寸,报了价钱,发了邮件给各位邻居,做了投票表格贴在大门口,只是几个星期下来,只有三户人家投了票,正好百分之五十。这样

这样一拖就是半年,期间家人提醒我,该追追维修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刚刚搬来,中国的外交之道不是”不打旗,不扛头“吗?中庸之道,肯定有利于保持睦邻关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看着残缺不全的花园铁栏杆,总是有些担心自家的安全问题。不免对于这样的过程有点点抱怨,有点怀念民主集中制,有人肯做个决定,肯定有效率的多。

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有坏处,六户人家各有所需,不管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家,时间一长,矛盾累积,不和谐。关键是如果遇到大事情,不团结,可能大家都没有好处,搬走的主席就曾经绘声绘色告诉我,当初他们是怎样合力阻止政府锯掉门前的那颗几十年的大树。而这种邻里气氛,也是当初吸引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

终于,大家再开会了,原来的主席搬走了,所以首先选举主席。大家先进行口头讨论,看到没有共识,于是投票。很惊讶的看到身为秘书的邻居已经准备了不记名投票的选票,上面还用中英文写清楚了规则,每户一份。投票,唱票,新主席出炉。为了逼自己尽一点点义务,同时也希望改善工作效率,举手自荐做了秘书。

一拖就是半年,期间家人提醒我,该追追维修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刚刚搬来,中国的外交之道不是”不打旗,不扛头“吗?中庸之道,肯定有利于保持睦邻关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看着残缺不全的花园铁栏杆,总是有些担心自家的安全问题。不免对于这样的过程有点点抱怨,有点怀念民主集中制,有人肯做个决定,肯定有效率的多。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有坏处,六户人家各有所需,不管怎样的决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家,时间一长,矛盾累积,不和谐。关键是如果遇到大事情,不团结,可能大家都没有好处,搬走的主席就曾经绘声绘色告诉我,当初他们是怎样合力阻止政府锯掉门前的那颗几十年的大树。而这种邻里气氛,也是当初吸引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终于,大家再开会了,原来的主席搬走了,所以首先选举主席。大家先进行口头讨论,看到没有共识,于是投票。很惊讶的看到身为秘书的邻居已经准备了不记名投票的选票,上面还用中英文写清楚了规则,每户一份。投票,唱票,新主席出炉。为了逼自己尽一点点义务,同时也希望改善工作效率,举手自荐做了秘书。关于铁栏杆维修的事项又从头开始,一个星期之内,身为秘书的自己,受主席委托,找到了三家公司的报价,用电子邮件,门口公告催促大家尽快选择。出师有名,加上忽然明白,民主制度的特点在于,不

关于铁栏杆维修的事项又从头开始,一个星期之内,身为秘书的自己,受主席委托,找到了三家公司的报价,用电子邮件,门口公告催促大家尽快选择。出师有名,加上忽然明白,民主制度的特点在于,不是等待别人为你做什麽,而是自己为自己做什麽。只有主动参与,才能够有改变。

各家的回应这回很快,没有回应的,则提供了新的报价单,更价廉物美。于是让各家重新考虑。当然,决定的时间,又推迟了一些。不过已经下了决心,这回一定要有一个结果。

前两天,收到主席的一个信封,打开一看,一叠表格。原来在香港,成立业户委员会属于结社行为,需要向警方报备的,包括成员变动名单,以及成员的身份证明文件等,当然,只是报备,不是报批,警方只有管理责任,没有核准的权利。

签名,填写资料,邮寄,对于我这个怕麻烦的人来说,由点点头痛。我还以为当个邻里之间的秘书也就是举举手而已,没有想到如此正式。家人笑我:恭喜你,找到一个组织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46)|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