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香港高铁为何迟迟不上马?  

2009-12-28 12: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e0b43a1c3731097一说起关于香港高铁的争议,身边的朋友马上变得立场鲜明,一种认为,为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大前提,必须牺牲小我,因此菜园村的那些不愿搬走的村民,显得不够大气,而且有要挟政府的嫌疑,为了要更高的赔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民主的本质,在于保障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小部分人,没有争议,那才是可悲的事情,至于争议影响了工程进展的速度,甚至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那就要看,到底一个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更加尊重,还是把经济快速发展放在最前。香港高铁的争议,除了菜园村征地问题,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在于,纳税人的钱应该怎样花?从原先的三百多亿港元的预算,到现在的六百五十二亿港元,香港的高铁被称为全球最贵的高速铁路,因为26公里长的路线,平均每公里要花大约25亿港元。花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到底何时能够回收回来?政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高铁兴建可以增加的就业职位,带动的GDP,以及未来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但是正如回收时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确切回答的问题一样,未来的经济收益,同样也不过是专家画出来的一个大饼而已,准不准确,谁也不知道。或许会超出预期,但也可能好像当年对迪斯尼的估计,让人跌眼镜。除了投资,还有路线的问题,反对的声音认为,高铁站放在西九龙,中间没有停站,无法让新界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牺牲小我?是不是会羡慕香港,至少在决定之前,你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香港高铁的拨款方案,特区政府在明年一月八号又要闯关,一批八零后的年轻人已经呼吁,到时候要包围立法会,监督立法会议员投票。他们这些天在电影院门外发传单,因为香港不少的文化人敢看,看完电影阿凡达,马上联想到了菜园村的居民,以及兴建高铁的不公。这是一个现实,虽然西方社会正在反思看重物质,轻视精神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阿凡达里面的大团圆结局,更多的只是美好愿望,因为当经济利益放在眼前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攻击土著人的外来者。所以,原本觉得,这些八零后在高铁问题上的执着有点点过,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被经济利益主导,看不到其他的时候,没有这些有点点过的年轻人的呼喊,还有谁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说话?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e0b43a1c3731097一说起关于香港高铁的争议,身边的朋友马上变得立场鲜明,一种认为,为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大前提,必须牺牲小我,因此菜园村的那些不愿搬走的村民,显得不够大气,而且有要挟政府的嫌疑,为了要更高的赔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民主的本质,在于保障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小部分人,没有争议,那才是可悲的事情,至于争议影响了工程进展的速度,甚至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那就要看,到底一个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更加尊重,还是把经济快速发展放在最前。香港高铁的争议,除了菜园村征地问题,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在于,纳税人的钱应该怎样花?从原先的三百多亿港元的预算,到现在的六百五十二亿港元,香港的高铁被称为全球最贵的高速铁路,因为26公里长的路线,平均每公里要花大约25亿港元。花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到底何时能够回收回来?政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高铁兴建可以增加的就业职位,带动的GDP,以及未来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但是正如回收时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确切回答的问题一样,未来的经济收益,同样也不过是专家画出来的一个大饼而已,准不准确,谁也不知道。或许会超出预期,但也可能好像当年对迪斯尼的估计,让人跌眼镜。除了投资,还有路线的问题,反对的声音认为,高铁站放在西九龙,中间没有停站,无法让新界版权声明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e0b43a1c3731097一说起关于香港高铁的争议,身边的朋友马上变得立场鲜明,一种认为,为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大前提,必须牺牲小我,因此菜园村的那些不愿搬走的村民,显得不够大气,而且有要挟政府的嫌疑,为了要更高的赔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民主的本质,在于保障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小部分人,没有争议,那才是可悲的事情,至于争议影响了工程进展的速度,甚至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那就要看,到底一个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更加尊重,还是把经济快速发展放在最前。香港高铁的争议,除了菜园村征地问题,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在于,纳税人的钱应该怎样花?从原先的三百多亿港元的预算,到现在的六百五十二亿港元,香港的高铁被称为全球最贵的高速铁路,因为26公里长的路线,平均每公里要花大约25亿港元。花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到底何时能够回收回来?政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高铁兴建可以增加的就业职位,带动的GDP,以及未来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但是正如回收时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确切回答的问题一样,未来的经济收益,同样也不过是专家画出来的一个大饼而已,准不准确,谁也不知道。或许会超出预期,但也可能好像当年对迪斯尼的估计,让人跌眼镜。除了投资,还有路线的问题,反对的声音认为,高铁站放在西九龙,中间没有停站,无法让新界: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e0b43a1c3731097

 

一说起关于香港高铁的争议,身边的朋友马上变得立场鲜明,一种认为,为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大前提,必须牺牲小我,因此菜园村的那些不愿搬走的村民,显得不够大气,而且有要挟政府的嫌疑,为了要更高的赔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民主的本质,在于保障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小部分人,没有争议,那才是可悲的事情,至于争议影响了工程进展的速度,甚至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那就要看,到底一个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更加尊重,还是把经济快速发展放在最前。

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牺牲小我?是不是会羡慕香港,至少在决定之前,你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香港高铁的拨款方案,特区政府在明年一月八号又要闯关,一批八零后的年轻人已经呼吁,到时候要包围立法会,监督立法会议员投票。他们这些天在电影院门外发传单,因为香港不少的文化人敢看,看完电影阿凡达,马上联想到了菜园村的居民,以及兴建高铁的不公。这是一个现实,虽然西方社会正在反思看重物质,轻视精神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阿凡达里面的大团圆结局,更多的只是美好愿望,因为当经济利益放在眼前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攻击土著人的外来者。所以,原本觉得,这些八零后在高铁问题上的执着有点点过,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被经济利益主导,看不到其他的时候,没有这些有点点过的年轻人的呼喊,还有谁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说话?

香港高铁的争议,除了菜园村征地问题,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在于,纳税人的钱应该怎样花?从原先的三百多亿港元的预算,到现在的六百五十二亿港元,香港的高铁被称为全球最贵的高速铁路,因为26公里长的路线,平均每公里要花大约25亿港元。

花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到底何时能够回收回来?政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高铁兴建可以增加的就业职位,带动的GDP,以及未来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但是正如回收时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确切回答的问题一样,未来的经济收益,同样也不过是专家画出来的一个大饼而已,准不准确,谁也不知道。或许会超出预期,但也可能好像当年对迪斯尼的估计,让人跌眼镜。

除了投资,还有路线的问题,反对的声音认为,高铁站放在西九龙,中间没有停站,无法让新界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

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

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

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

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牺牲小我?是不是会羡慕香港,至少在决定之前,你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

香港高铁的拨款方案,特区政府在明年一月八号又要闯关,一批八零后的年轻人已经呼吁,到时候要包围立法会,监督立法会议员投票。他们这些天在电影院门外发传单,因为香港不少的文化人敢看,看完电影阿凡达,马上联想到了菜园村的居民,以及兴建高铁的不公。

这是一个现实,虽然西方社会正在反思看重物质,轻视精神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阿凡达里面的大团圆结局,更多的只是美好愿望,因为当经济利益放在眼前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攻击土著人的外来者。所以,原本觉得,这些八零后在高铁问题上的执着有点点过,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被经济利益主导,看不到其他的时候,没有这些有点点过的年轻人的呼喊,还有谁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说话?

 

  评论这张
 
阅读(31514)|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