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往事再提  

2009-11-01 19:1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对于个人来说,却又是那样的偶然.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发生着,因为战争,冲突,灾难,原本可以预见的人生成长的轨迹突然消失了.好像那些因为战乱逃离家园的难民们,还有因为天灾突然从现代文明社会,回到了石器时代.当然,不单单是战争,冲突,和灾难,还有别的,比如我们用白色恐怖形容的东西.一个人,因为一句话,一封信,一本书,一篇文章,突然消失了,而且大家不敢谈论和提起,就好像电影泪王子开头,那个被孩子们认为,比大卫像还要英俊的美术老师,被当作间谍,扔下了大海,就这样,消失了.尔这样的情形不单单发生在五十年代的台湾,2003年,当萨达姆被推翻之后,街头巷尾出现了无数的寻人启事,还有一个个被发现的无名墓地,我亲眼看着人们疯狂的寻找,曾经不敢去提及的亲人.而对于年长一些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文革,反右,四清,土改......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五十年代的美国,麦卡锡主义下,同样有着宣示效忠风气以及告密文化.1953年科学家卢森堡夫妇因为被控为苏联作间谍而判处死刑,不过有关夫妇俩人是否从事间谍工作,到现在还有争议,而一些虽然经过调查证明没有从事间谍工作的科学家,艺术家,依然遭到迫害,当中,包括了刚刚去世的钱学森.对于钱学森在49年申请美国国籍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一个相当准确的消息来源,所以,对于他是否当时是否想回到新中国,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毫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学问的人,直到美国政府限制他的研究,政治才和他的生活有,而对于个人来说,却又是那样的偶然.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发生着,因为战争,冲突,灾难,原本可以预见的人生成长的轨迹突然消失了.好像那些因为战乱逃离家园的难民们,还有因为天灾突然从现代文明社会,回到了石器时代.当然,不单单是战争,冲突,和灾难,还有别的,比如我们用白色恐怖形容的东西.一个人,因为一句话,一封信,一本书,一篇文章,突然消失了,而且大家不敢谈论和提起,就好像电影泪王子开头,那个被孩子们认为,比大卫像还要英俊的美术老师,被当作间谍,扔下了大海,就这样,消失了.尔这样的情形不单单发生在五十年代的台湾,2003年,当萨达姆被推翻之后,街头巷尾出现了无数的寻人启事,还有一个个被发现的无名墓地,我亲眼看着人们疯狂的寻找,曾经不敢去提及的亲人.而对于年长一些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文革,反右,四清,土改......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五十年代的美国,麦卡锡主义下,同样有着宣示效忠风气以及告密文化.1953年科学家卢森堡夫妇因为被控为苏联作间谍而判处死刑,不过有关夫妇俩人是否从事间谍工作,到现在还有争议,而一些虽然经过调查证明没有从事间谍工作的科学家,艺术家,依然遭到迫害,当中,包括了刚刚去世的钱学森.对于钱学森在49年申请美国国籍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一个相当准确的消息来源,所以,对于他是否当时是否想回到新中国,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毫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学问的人,直到美国政府限制他的研究,政治才和他的生活有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本声明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

 

 

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

 

 

,而对于个人来说,却又是那样的偶然.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发生着,因为战争,冲突,灾难,原本可以预见的人生成长的轨迹突然消失了.好像那些因为战乱逃离家园的难民们,还有因为天灾突然从现代文明社会,回到了石器时代.当然,不单单是战争,冲突,和灾难,还有别的,比如我们用白色恐怖形容的东西.一个人,因为一句话,一封信,一本书,一篇文章,突然消失了,而且大家不敢谈论和提起,就好像电影泪王子开头,那个被孩子们认为,比大卫像还要英俊的美术老师,被当作间谍,扔下了大海,就这样,消失了.尔这样的情形不单单发生在五十年代的台湾,2003年,当萨达姆被推翻之后,街头巷尾出现了无数的寻人启事,还有一个个被发现的无名墓地,我亲眼看着人们疯狂的寻找,曾经不敢去提及的亲人.而对于年长一些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文革,反右,四清,土改......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五十年代的美国,麦卡锡主义下,同样有着宣示效忠风气以及告密文化.1953年科学家卢森堡夫妇因为被控为苏联作间谍而判处死刑,不过有关夫妇俩人是否从事间谍工作,到现在还有争议,而一些虽然经过调查证明没有从事间谍工作的科学家,艺术家,依然遭到迫害,当中,包括了刚刚去世的钱学森.对于钱学森在49年申请美国国籍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一个相当准确的消息来源,所以,对于他是否当时是否想回到新中国,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毫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学问的人,直到美国政府限制他的研究,政治才和他的生活有

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

 

 

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

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

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而对于个人来说,却又是那样的偶然.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发生着,因为战争,冲突,灾难,原本可以预见的人生成长的轨迹突然消失了.好像那些因为战乱逃离家园的难民们,还有因为天灾突然从现代文明社会,回到了石器时代.

 

 

了关系,而这样的影响,是再聪明的科学家们无法改变的,而那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选择,留还是走.国家之间意识形态的对抗,让个体的公民成为最终的受害者.因为对抗,因为害怕,所以无法信任公民.那个时候美国担心的是苏联间谍的渗透,远在台湾的蒋介石,认定自己的失败在于共产党渗透到高层获取了情报,于是,找出不忠诚,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成为最能够维护国家安定的选择.如果没有这样的意识形态的对抗,没有这样的不安全感,钱学森,还有被称谓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他们的人生轨迹,可能又不是他们所走过的那样.如果没有意识型态的对抗,或者是对资源的争夺,对霸权地位的爭夺,就不会有战争,那些死在战场的人们,那些在战俘营里面的人们,那些因为战乱而家破人亡的人们,他们的命运,又会不同.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都已经是故事,也就是往事.为何要记得这些往事?是因为这些故事毕竟不是爱情故事,放得下,才能向前走,这些故事是放在那里让我们和现在进行对比,,如果没有过去的坏,怎幺直到现在的好.万一看不到分别,那就是告诉我们,现在还不够好.

当然,不单单是战争,冲突,和灾难,还有别的,比如我们用'白色恐怖'形容的东西.一个人,因为一句话,一封信,一本书,一篇文章,突然消失了,而且大家不敢谈论和提起,就好像电影'泪王子'开头,那个被孩子们认为,比大卫像还要英俊的美术老师,被当作间谍,扔下了大海,就这样,消失了.尔这样的情形不单单发生在五十年代的台湾,2003年,当萨达姆被推翻之后,街头巷尾出现了无数的寻人启事,还有一个个被发现的无名墓地,我亲眼看着人们疯狂的寻找,曾经不敢去提及的亲人.而对于年长一些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文革,反右,四清,土改......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

五十年代的美国,麦卡锡主义下,同样有着宣示效忠风气以及告密文化.1953年科学家卢森堡夫妇因为被控为苏联作间谍而判处死刑,不过有关夫妇俩人是否从事间谍工作,到现在还有争议,而一些虽然经过调查证明没有从事间谍工作的科学家,艺术家,依然遭到迫害,当中,包括了刚刚去世的钱学森.

 

 

对于钱学森在49年申请美国国籍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一个相当准确的消息来源,所以,对于他是否当时是否想回到新中国,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毫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学问的人,直到美国政府限制他的研究,政治才和他的生活有了关系,而这样的影响,是再聪明的科学家们无法改变的,而那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选择,留还是走.

 

 

版权声明:可以任意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3a6cc7f1f57ddef4这个周末,看完龙应台的新书和杨凡的电影泪王子,两者都是关于台湾的,当然也并不是纯粹关于台湾,而是关于中国,因为书和电影里面的人们,他们都不是出生在台湾,他们的家乡都在大海的另外一边.虽然,我们总是告诉孩子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很多的时候,命运并不在自己的手上,尤其是把小人物放在一个大背景的下面,生和死,往往因为一个偶然.就好像那些,在49年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来到了台湾这个地方的人们,当中很多人,只因为挤上了那条船,或者被送上了那条船.正如很多人,因为没有挤上那条船只.而这样的场景总是在重复,1975年四月的那一天,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当时只有四岁的她,被她的爸爸抱著,和她的家人一起挤上了美国大使馆屋顶的直升飞机,她的命运和她那些留在当地的人们从此不同,只因为她的父母当时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其实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听奶奶在那里唸叨,原来她有一个当兵的弟弟,应该是在那一年去了台湾,之所以用应该,是因为,她也只是听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她任何确切的消息,以至于以后,当两岸开始可以通信的时候,询问她弟弟的名字,奶奶已经记不真确了.而现在,随着奶奶的去世,这段往事,也就无从提起了.这样的故事太多,对于大局来说,是一个掌控之中的必然

国家之间意识形态的对抗,让个体的公民成为最终的受害者.因为对抗,因为害怕,所以无法信任公民.那个时候美国担心的是苏联间谍的渗透,远在台湾的蒋介石,认定自己的失败在于共产党渗透到高层获取了情报,于是,找出不忠诚,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成为最能够维护国家安定的选择.

 

 

了关系,而这样的影响,是再聪明的科学家们无法改变的,而那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选择,留还是走.国家之间意识形态的对抗,让个体的公民成为最终的受害者.因为对抗,因为害怕,所以无法信任公民.那个时候美国担心的是苏联间谍的渗透,远在台湾的蒋介石,认定自己的失败在于共产党渗透到高层获取了情报,于是,找出不忠诚,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成为最能够维护国家安定的选择.如果没有这样的意识形态的对抗,没有这样的不安全感,钱学森,还有被称谓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他们的人生轨迹,可能又不是他们所走过的那样.如果没有意识型态的对抗,或者是对资源的争夺,对霸权地位的爭夺,就不会有战争,那些死在战场的人们,那些在战俘营里面的人们,那些因为战乱而家破人亡的人们,他们的命运,又会不同.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都已经是故事,也就是往事.为何要记得这些往事?是因为这些故事毕竟不是爱情故事,放得下,才能向前走,这些故事是放在那里让我们和现在进行对比,,如果没有过去的坏,怎幺直到现在的好.万一看不到分别,那就是告诉我们,现在还不够好.

如果没有这样的意识形态的对抗,没有这样的不安全感,钱学森,还有被称谓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他们的人生轨迹,可能又不是他们所走过的那样.如果没有意识型态的对抗,或者是对资源的争夺,对霸权地位的爭夺,就不会有战争,那些死在战场的人们,那些在战俘营里面的人们,那些因为战乱而家破人亡的人们,他们的命运,又会不同.

 

 

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都已经是故事,也就是往事.为何要记得这些往事?是因为这些故事毕竟不是爱情故事,放得下,才能向前走,这些故事是放在那里让我们和现在进行对比,,如果没有过去的坏,怎幺直到现在的好.万一看不到分别,那就是告诉我们,现在还不够好.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601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