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默多克和美国的新闻自由  

2007-05-13 23: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们班上正在为是否要签署一封信而进行讨论,信是准备写给持有华尔街日报的家族,支持他们到现在为止,没有把报纸卖给出高价的默多克。
 
默多克在美国的名声并不好,不少人认为,他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牺牲新闻自由和新闻素质,把钱放在做第一位的商人。他在英国的出版社,就因为他的命令,而把一些准备出版的书放在了一边。最近的一次,就是最后一名港督,前欧盟外交专员彭定康的一本新书,据说里面有一些对中国负面的评价。在不少我的美国同行看来,办报纸,办媒体是需要理想的,需要坚守一些原则,赚钱是在次位。因此对于默多克提出收购华尔街日报,他们的反响相当的大。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来自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记者来说,反应并没有他们如此的强烈,甚至对于用基金会的名义发信表示反对。因为我们基金会应该是一个保持中立的机构,我们可以对一些国家打压新闻自由表示抗议,但是对于这种商业行为,我们应不应该这样做呢?一位来自非洲的记者更是举了自己国家的例子,记者遭受恐吓,审判,但是在美国,特别是这一次,只是一个商业行动,我们为什麽要这样做?
 
发起者给每个成员发来一封长长的邮件,解释他之所以提议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他指出,新闻自由的死亡是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的。政府打压,记者遭到迫害是大家公认的,但是那些通过合乎逻辑的方式来限制新闻自由的行为呢?大家关注在发展中国家的新闻自由的问题,其实要比关注在发达国家出现的新闻自由的危机要容易得多。他指出,默多克限制新闻自由的名声,来自于这些年他属下的机构进行自我审查的太多的案例,在他看来,默多克是一个危险的人,因为他可以透过自己的财力,让一家有信誉的报纸死亡。而他之所以如此的担心,因为他将负责对中国新闻的采访,他担心,报纸的转手,会让他未来对中国的报道有诸多的限制,为了讨好中国政府。在不少的美国同行的眼中,华尔街日报对中国的报道是坚持独立客观的,也因为这样,他们关于中国的报道在过去还有今年都获得了普里策奖。对于这一点,我倒是觉得,华尔街日报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应该不错,不然的话,他们的中文简体版的网站,又如何可以在中国推出?
 
不过我想他提出了一个很多人忽略的问题,就是日益增强的财团对新闻自由的影响。当我们讨论新闻自由的空间的时候,我们往往只是关注来自政府的压力,或者是政府给与空间的大小,却忘记了,在日常的运作里面,来自财团的压力,这些财团可能是外来的,以广告主的身份,也可能是内在的,在于控制这个媒体的财团本身,把媒体更多的是看成赚钱的工具,还是有着使命感和理想。这封信说服了我们大部分人,我们决定签署这封信,但是我们也决定不会用基金会的名义,而是用个人的名义,希望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把华尔街日报放手的这个家族,感觉多一些来自外界,和业界的支持。只是,最终他们会不会出售,我们谁都没有信心。因为经营报纸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事情,特别是在美国,读者的减少,广告的减少,面对新媒体的竞争,新的信息传递环境,读者习惯的改变,报纸之间的合并,缩减规模,越来越多,而最明显的,就是各大报章削减驻外记者站,这样的话,对于这些报纸的报道质量会有怎样的影响,是否也是一种变相的对新闻自由的限制,都值得观察。
 
昨天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正在采写一片关于默多克旗下的公司到底有多少因为他的干预,而影响了报道的文章,凤凰也算是默多克投资的企业之一,不过我只能够老老实实告诉他,在我们的日常编辑工作里面,发挥影响力的绝对不是默多克。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