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金融时报:留给亚洲的八个预言  

2007-04-09 03: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金融时报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荣凯尔退休,在他的最后一篇文章里面,为亚洲留下了八个预言,中国作为亚洲的一分子,当然预言里面有不少和中国有关。
 
荣凯尔说,并非整个东亚都是经济奇迹,事实上亚洲的奇迹,就是中国的故事。说到中国的将来,他认为,中国并没有超乎常人的计划,共产党继续执政,但是他指出,领导权的合法性,在于能不能够让尽量多的人生活共同提高。他看到了中国目前存在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地方政府为了让自己管理的地方更佳的富裕,而对于中央的指令在执行的过程中流于表面,第二,则是既得利益群体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并且在改革不彻底的领导层的管理下,既得利益者正在更强力地维护自己的利益。他认为目前在北京的政治游说已经变得和华盛顿一样重要,而这就是为什麽中国政治很多时候很难令人理解。
确实,这就是各省市,还有各类企业,为何要出现如此多的驻京办的很主要的原因,跑部委跑项目,里面有很多并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但是不可否认,是为了地方,或者是企业,还有一些既得利益团体的利益。这两点,都为管理中国增加了困难,也为政府实现大部分人的共同富裕增加了困难。荣凯尔说,需要观察中国的经济会把中国的政治引向何方,但我还是相信,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要削减既得利益的影响力,强化中央政策的落实,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就没有办法做到。除非大家容忍地方差异和贫富差异增大,不然的话,就会出现荣凯尔所说的,领导权的合法性问题。
中国的软实力被高估。荣凯尔认为,中国在国际上的外交举措,主要还是受到经济需求的推动,特别是对原料和能源安全的需求,之所以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走在了美国的前面,他认为,还是因为美国忽略了必需的政治营销技巧。但是到底什麽是有效的软实力?他认为,基础是内在的诱人的国家理念,原则和价值,尽管布什政府已经肆意浪费了这些资产,但和中国严厉的约束,无情的唯物主义和精神贫乏相比较,退了色的美国梦依然是会很多人的选择。
软实力这个概念是哈佛大学教授Joseph Nye1990年在他的书“Bound to lead: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里面提出的。 “The basic concept of power is the ability to influence others to get them to do what you want. There are three major ways to do that: one is to threaten them with sticks; the second is to pay them with carrots; the third is to attract them or co-opt them, so that they want what you want. If you can get others to be attracted, to want what you want, it costs you much less in carrots and sticks“(实力的基本概念是指能够影响别人,让他们去做你要他们做的事情的能力。主要有三种方法:一种是用大棒威胁,一种是给他们胡萝卜吃,第三种是吸引他们或者是和他们合作,让他们产生和你一样的需求。如果你能够让他们被你吸引,产生和你一样的需求,你付的成本远远低于大棒和胡萝卜。)第三种方法,就是Nye提出的软实力的概念。软实力的实现很大程度在于这个国家在国际社会的口碑,以及资讯的流向性。流行文化以及媒体通常被定义为软实力的来源。虽然中国已经非常重视中国的软实力,主动向外推广中国文化,但是正如学者指出的,军事和经济力量都是属于硬实力,虽然美国有一些声音在说,中国将会很快超越美国,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些只是指国家的硬实力,在更多的外国人的眼中,中国的崛起只是经济发展的数字,并不是软实力带给他们的中国的国家价值和理念上的影响。世界主流媒体依然是英文媒体,精确一点说,应该是英美媒体,尽管说中文的人数量很大。这一点,亚洲其他的国家,日本还有印度,因为也都被视为西方发展的对手,但只是局限在经济方面。
荣凯尔的最后一个给亚洲所有国家和地区的预言,限制言论自由的做法,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是错误的。他指出,多数的亚州政府都在致力于发展“知识型社会“,但是从韩国的肝细胞复制的丑闻可以看到,道路还很遥远。所有来自亚洲的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得者都是因为他们在西方社会的工作,这说明,如果一个社会不鼓励挑战现有秩序,只会培育出知识上的因循守旧。要改变这样的状况,不是高额的研究经费就可以解决。
确实,亚州政府都意识到,如果只是承担制造业中的制作而不是研究设计推广等工序,得到的只会是生产环节里面最低廉的汇报,但是要改变要创新,要建设知识型社会,没有自由的空间和思想,等级森严,充斥着服从文化,人的创造力一定会大打折扣。就好像我们在讨论中国的大学,学术行政化,哪里还有学术的自由和独立性?温总理问,为何学生增多,大学规模增加,还是没有大师的出现。我想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答案。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