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哈佛教授论中国  

2007-04-05 04: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四年的时候,昂格尔和崔之元一起写了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China in the Russian Mirror希望改革中的中国能够以俄罗斯为鉴。在这篇文章里面,作者指出,如果中国不深化民主,中国会无可避免的在和强势政府共谋的精英主义或者是向精英的利益和分配渗透的弱势政府中进行选择。中国只有彻底的逐步的民主经验主义,才能够保证更广范围的经济经验主义,从而避免形成当时俄俄罗斯的分化和绝望的社会。

在这篇文章里面,作者提出,中国正在选择两个不同的未来,一个是把正在进行的改革,比如农业和乡镇企业只是看成单纯的过渡,过渡到传统的个人财产权,无序的不平等和半民主的政府的逻辑。而这样的发展,则会慢慢走到俄罗斯已经走过的路上。另外一个未来,就是在政治和经济的民主化过程,不是照抄西方的民主,而是建立具有自己特色的,民族解放和让更多的人拥有权力。

十年之后,昂格尔在他的新书“What should the left propose“里面再次谈到了中国,他总结了发展中国家过往的发展经验,第一,当这些国家放纵市场的力量的时候,虽然得到了高速的发展,但是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不平等。第二,就是发展的最快的中国,还有印度,是最不听从那些富有的国家的政府,学者和金融界人士所给予的发展方程式的。

但是,这些国家的发展都没有能够做到一点,就是社会的共同富裕,以及个人权利的增强。比如中国,数百万人生活在没有工作,不安定和充满恐惧的生活状态下。而在印度,大部分的人依然生活在没有权利和没有希望的非正式经济的阴影下面。在这些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当中,虽然很多人已经脱离了贫困,但是依然生活在法律和机会真空的泡沫当中,虽然每个人都很清晰地收到这样一个信息,我们是世界的主人,但是却没有办法真正站起来成为主人。

他提出改变这样的状况的一些办法,其中一个是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候,从自己的国情出发,适应市场经济以及全球化,但是同时要顾及到社会的共同发展。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就是要抵制十九世纪的黄金标准,因为这个原则把政府的手和那些控制财富的人联系在一起。

另外一点,就是政府有责任要把每个个人装备起来,而加强个人的能力,最核心的就是教育。只有真正让个人享有受教育的机会,才能够实现社会的公平。昂格尔指出,教育问题上,不能够依赖地方财政,政府应该在每个孩子身上有一个最低的投资,透过对每个学校的均等投资来实现。而如果在执行的过程中出现误差,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责任进行干预。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昂格尔的这种想法不太现实,但是我倒是觉得,一个真正公平的社会,就是要让大家有一个公平的起点,而教育就是最起码的一步。现在的社会,如果没有好的教育,就很难找到好的工作,就无法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至于为何没有好的教育,是因为穷人没有办法承担高质量的教育,从而在一开始就被排除在精英社会之外。

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他提出的关于民主的看法,十年前他就提出,政治决定经济,光有市场化的经济,但是没有政治民主化的支撑,是难以实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看看今天的中国,经济实力的腾飞,是建立在很大一部分低成本劳动力的贡献上面,他们并没有享受到经济腾飞的成果。而这样的结果,导致的社会分化,是政府没有办法不去正视的。而民主意味着一个公民社会,公民有责任也有渠道参政议政,同时政府不是由政治和经济精英们所左右的,要做到这一点,选举就是一个有效的防止政府和精英达成协议的方法。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