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闾丘露薇的博客

闾丘露薇 ROSE GARDEN

 
 
 

日志

 
 

我有话要说  

2006-09-05 08: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不断地有媒体的朋友,包括网友建议我,既然人在哈佛,不如再采访一下丘成桐,因为new yorker的一篇报道,关于中国人的学术诚信问题成为国际话题。而北大也接受媒体访问,回应这些日子外界的批评。
 
我没有考虑,因为我觉得,丘成桐提出的问题,如果正如大部分的民众认为,在中国的学术界,高校里面确实存在,那末大家就应该就事论事,不应该转移视点,来讨论提出批评的这个人的本身的道德操守,不管他的出发点如何,如果他讲的是真话,大家也认为这是一个应该正视的问题,那末就应该去解决他。对于媒体来说,离开了事情的主轴,也开始追究事件里面有关人物的道德问题,似乎有点点违背了媒体的操守。
 
至于new yorker的文章,趁着今天假期,很认真地读完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在这个网址看到全文。http://www.newyorker.com/fact/content/articles/060828fa_fact2
 
作为一名记者,我觉得,这是一篇写得非常好的报道,采访了不同的当事人,也有详细的背景材料,把折磨复杂的学术问题,让我们这些非数学界的人,也能够明白。其实读完文章以后,我想我们应该思考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麽不能够向俄罗斯的PERELMAN那样,纯粹的做学问。
 
有不少有心人,把看完new yorker之后的感想贴在我的博客留言和评论版上,但是看完他们的评论,我在想,他们似乎在幸灾乐祸,因为觉得这篇文章把丘成桐的道德力量彻底摧毁,也就是说,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来对别人作出批评的。我倒是觉得,这次的争议是正好是发生在中国人,美国人,和俄国人身上,文章要反映的,是做学问应该有的品质。这可以放在所有国家的人身上。
 
倒是应该来看看PERELMAN这个人,他一个人在圣彼得堡做研究,他把结果贴在了互联网上,他拒绝领奖,因为他觉得“既然大家认为我是正确的,就不需要靠一个奖来证明我是对的。”
 
看完这篇文章,我想最让我触动的,是文章最后一句话,一位俄罗斯的科学家,在评价PERELMAN拒绝奖项的时候说的,“To do great work, you have to have a pure mind. You can think only about the mathematics. Everything else is human weakness. Accepting prizes is showing weakness.”(要做大事情,你必须有非常纯净的头脑。你只能够想和数学有关的事情。其他的都是人类的弱点。接受奖项,就是体现了这种弱点。)
 
文章认为,PERELMAN现在正在努力保持自己纯净的头脑,专注研究,这也是他要离开美国,回到圣彼得堡,拿着不到一百美元的工资,一个人关起门来做研究的原因,不过这很难,因为诱惑太多,学术界也越来越复杂,所以他的这种坚持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觉得,作者是就事论事,他采访一些数学家,这些人觉得,当年的丘成桐就好像PERELMAN,脑子里面只有数学。而现在,他希望能够巩固自己在数学界的地位,人的想法多了,做法就会产生争议。
 
这可能发生在任何做学问的人的身上。而如何做学问,真正拿出成果,我想需要的,就是一个纯净的头脑,和一个纯净的学术环境,这才是读了这篇文章之后,大家应该反思的问题,而不是纠缠在个别人的品质问题上。
 
媒体有这样的责任,不是让问题的讨论和焦点偏离原本的轨道,不要扮演转移大众视线的角色。
 
说到媒体,这些日子,富士康和第一财经的事件,虽然我在美国,也是非常的关注。
 
我想富士康告记者,它走的是法律程序,虽然从道德上来说,这样的手法让人侧目,但是从一个法制社会来说,媒体没有权力否定对方这样的权利。
 
至于是否像有的法律专家所说得那样,中国的法律规定,法院是不应该立案,把记者作为被告,我想,这应该由法律界人士作出评判,如果是错的,深圳中院应该在这次事件中承担怎样的责任,大家是不是还应该追究下去。
 
如果记者作为被告是可以接受的,那末,当记者承受压力的时候,他们所服务的媒体为何不站出来,在经济上和精神上支持自己的员工,因为一篇文章的刊登,不是记者的个人行为,为何要到被告改为媒体本身的时候,才表示要和对方抗争到底。
 
最后,联合声明,作为独立的媒体,是否需要用这样的方式,这是表现一种妥协,还是为了展现胜利,如果坚持自己的报道是正确的,还需要联合声明吗?
 
不少人觉得,这次是媒体的胜利,我倒觉得,媒体应该想想,那些被采访的员工,将来还会相信媒体吗?公众,又会从这次事件里面,对媒体产生怎样的想法呢?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vvO0ef6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